在《西門町》追一個電影夢-專訪導演王瑋


在《西門町》追一個電影夢-專訪導演王瑋

文/盧亞聖

70年代的西門町,有人開玩笑,若有招牌掉下來,肯定有三分之一的機率會砸死導演。當時國片曾有一年發行上百部的榮景,電影產業的盛況帶動西門町戲院林立,也讓影片字幕公司、試片室、發行公司等電影相關行業紛紛進駐,不少青年學子看電影一定約在西門町,更有許多人來此實現電影夢,那是台灣電影的盛世。

1972年,在西門町逛街的林青霞被星探發現,隨著瓊瑤電影的走紅,與秦祥林、秦漢、林鳳嬌三人合稱「二秦二林」,在大銀幕共織動人的愛情故事。當年才八歲的王瑋,父親帶著他走進西門町的戲院,看了人生的第一場電影《精武門》,在暗暗的空間他們盯著發光的布幕,看李小龍使出雙節棍與飛踢,不知不覺也跟著熱血沸騰,長大後的王瑋仍時常一個人到西門町看電影,雖然10歲時父親去世,但父子一起看電影的記憶仍然鮮明。

80年代國片市場一片蕭條,隨著台北東區發展成熟,西門町也一度沒落,當時王瑋大學聯考面臨了選志願的抉擇,原本喜愛電影的他,由於跟劉墉老師學過畫,能揮毫出一幅寫意的國畫,所以大學填志願優先選了美術系。或許是命中注定,王瑋並沒有如願進入時常需要拿起畫筆的科系,而是到了世新大學廣電系,當時唸電影前景堪慮,他的母親還憂心地告誡他,把成績顧好後可以轉唸新聞編採,不過他仍堅持用拍片渡過他的大學生活,更加深自己對電影的興趣。

結束大學學業後,當兵退伍他便遠赴紐約市立大學繼續進修電影藝術,隨後回台從事影評、電視劇本創作、廣告導演、影展策劃人以及大學老師等工作,累積十多年與影視相關的深厚經歷。

由於年少經常到西門町受電影薰陶,王瑋一直希望能像伍迪艾倫拍出自己城市的故事,在2012年,他帶著這份情感,拍攝了第一部電影,片名就叫做「西門町」。

 

 

關於電影《西門町》

本片最早的靈感來自王瑋這幾年幫李行導演寫傳記劇本,與他做過多次訪問,李行導演回憶起921大地震前夕,受邀擔任台影製片廠的董事長,準備完成台影民營化的任務,沒想到計畫隨著片廠被地震震垮而告吹,那時王瑋便想到一個故事,就是主角原本在台影製片廠工作卻遇上地震,工作沒了更無家可歸,然後便流浪到西門町這個與電影最有關係的地方。

電影若能連結實際生活,可以拉近觀眾的距離。《西門町》設定男女主角各自因為921大地震及88風災失去生命最重要的人,這兩個天災是台灣人共同的慘痛記憶,本片提出不管是多大傷痛,「愛」是撫平傷口的最佳良藥。

《西門町》並不是一部嚴肅的電影,它在笑鬧中有淚水,甚至還很浪漫,更有導演率性而為的幽默。王瑋說,他希望電影給人一種驚喜感以及新鮮感,所以影片中可以看見黃秋生在電影中大唱台語歌,間接帶出一個香港人離開家鄉,來西門町定居後,對台灣這塊土地的認同。

《西門町》的角色

片中曹西平飾演的雄媽說:「西門町什麼都有,什麼都很短暫,每天人來人往,所以我也不想記住任何人,但是有些人,偏偏我卻忘不了。」這句話多少反映王瑋設定故事角色的理念,他將西門町街頭中外型令他印象深刻的人作為框架,融入生命裡性格令他難忘的人,創造了六位個性鮮明的角色,分別是單純傻氣的潮店店員小萌(安心亞飾演)、心事重重的頹廢酷男景淳(郭品超飾演)、鐵口直斷的算命仙(黃秋生飾演)、精明幹練的男同志(曹西平飾演)、癡情天真的小混混(李杰宇飾演)以及為人刺青的黑道老大(北村豐晴飾演)。

本片大膽啟用安心亞擔任女主角,王瑋表示,其實在兩三年前劇本初稿完成便開始尋找適合人選,因覺得電影中小萌的角色與安心亞條件十分相近,便與她的經紀公司接洽,當時安心亞並未走紅,她的經紀公司十分訝異,頻頻詢問是不是真的,由於安心亞身材高挑,在時間以及身高的考量下,男主角郭品超反而是最後才確定下來。

王瑋回憶起擔任電視編劇十多年,在拍攝現場看到許多資深演員的表演,十分確定好演員對電影的幫助,所以他常告訴自己的學生,就算你有王家衛的才華,如果沒有張曼玉、梁朝偉,也難以完成一部《花樣年華》。

所以王瑋很榮幸《西門町》能夠邀請到黃秋生、北村豐晴、曹西平這幾位表演經驗豐富的演員加入,原本黃秋生的戲約滿檔,不過在他們鍥而不捨的努力下加上關錦鵬導演的大力幫忙,黃秋生看過劇本後大為讚賞,覺得這部電影的角色與自己興趣相符,加上又可以來台灣,便挪了一個月的檔期給劇組。曹西平在本片飾演潮店同志老闆與女主角情同母女,王瑋笑說,由於跟曹西平曾是多年老鄰居,有深厚交情,儘管他近年已移居泰國,還是情義相挺為了這部片回台拍攝。

《西門町》的幕後製作

《西門町》從去年12月底獲得國片輔導金後,便開始著手計畫拍攝,今年3月底開拍到9月初映演只花費半年時間。王瑋說,這樣的效率都仰賴事前周全的計畫,他當老師時絕不容許學生作業遲交,現在拍電影也等於是在交一份作業,當然也不准自己延遲。

王瑋為自己首次導演的電影給了75分的成績,提到美中不足之處,他說,因為受限經費與時間,有很多不錯的想法沒辦法實現,例如他想呈現西門町的熱鬧,卻無法做到封街管制,所以女主角的店只能選在人少的地方拍攝,不過他仍然滿意電影可以在有限的經費下完成超越經費的呈現,希望下一部作品可以更進步。

王瑋說,為了不讓視覺呈現上是平淡的,本片邀請霍達華來打造場景及角色外型設計,許多看來渾然天成的場景,都是美術的巧思,更是幕後人員的辛苦打造,為了讓女主角坐在陽台上背後有霓虹光影,工作人員用了近兩小時將自製的LED光源掛在對面公寓的外牆上,還有電影中麵攤上方掛滿了燈籠,美術利用燈光陳設融入場景的一部分,一方面點綴畫面,另一方面還減少現場打光的時間,讓拍攝工作更有效率。

王瑋開玩笑說,有一場戲是郭品超把醉倒的安心亞送回家,抵擋了安心亞的色誘,把她推到床上便逕自離開,可是美術把房間弄的燈光美、氣氛佳,要是一般人誰捨得走啊。就連黃秋生也愛上自己飾演天師的房子,他說自己以後老了,也希望家有那樣的環境氣氛。

編劇創意從何而來?

在王瑋十多年的編劇生涯中,曾擔任《第八號當舖》、《巴黎戀歌》、《我的野蠻千金》、《摘星》等電視編劇,並曾以公視人生劇展《再見全壘打》獲得九十九年度新聞局優良劇本優等獎。什麼是他創作劇本的靈感來源?王瑋說,就是每天多與周遭遇見的人聊天,無形中就會接受到很多資訊,經過消化醞釀後,它們能夠成為創意的養份,另外就是豐富自己的生活經驗,生活經驗一旦貧乏,創作劇本很容易就會停留在一個窠臼,呈現出的深度就會不足。所以說,多累積生活資訊與經驗,在創作上就容易信手拈來,劇本裡頭的人物也能夠更鮮活且具備多樣性。

王瑋還提到,當腦子有想法他會記錄下來,書寫本身就是很好的訓練,因為這些想法只要記錄下來,透過歲月積累可以把它發展地更完整,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如果寫故事出現瓶頸,他會先擺著,然後試著去思考另一個故事。王瑋說,這十多年下來,他的電腦已累積許多創意材料,有些已經是很完整的劇本,有些仍只是劇情大要,他期待有天這些創意材料都能被運用在未來的作品上。

更新日期:2012/09/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