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世代的自然純淨情感-專訪《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導演曹瑞原


跨世代的自然純淨情感-專訪《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導演曹瑞原

/楊子峯

如果把食物比喻為男女情感,葷食工法絢麗,講究味蕾的刺激,甚至十里外可嗅之氣味,就像男女之間在愛情的華麗冒險中,總是伴隨著暢快淋漓的歡笑與椎心刺骨的淚水;蔬食則工法樸素,雖色澤豐富但味道天然清新,猶如男女生活嚮往於山林蟲鳥、閒雲野鶴,而點綴生活的,只有淡淡微笑與參透紅塵的哀愁…

重逢的喜悅-Joyful Reunion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20《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的故事原創來自監製徐立功,其實徐監製在當年和李安導演完成《飲食男女》後,就一直希望能拍續集,徐立功認為李安版的《飲食男女》比較強調3個女兒的情感,但老年人也應該有愛情,也會有生命最後的追求,於是就把故事擴張開來,講述不同世代的愛情,17年後的《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故事發想就源於此。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除了延續廚師老爸爸帶著女兒的家庭結構之外,基本上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蔬食文化的天然與純粹,也和著重食慾、情慾、性慾的李安版《飲食男女》截然不同。曹瑞原導源認為天然、純粹、簡單,就跟電影裡面老父親的內在情感契合,老父親執著等待幾十年前的愛情重現,這份執著與純粹就像處理蔬食食材一樣,曹導演說,「電影主要是講述生命的價值,人們經歷太多地球的災難,更應該去尋找簡單、純粹的情感,而不是盲目追求外在的慾望。」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的英文片名是Joyful Reunion,翻譯成中文就是重逢的喜悅,會別具巧思,不按照字面翻譯的原因,除了和17年前李安拍的《飲食男女》呼應之外,更大的連結還是來自於故事本身,老爸爸的執著、大女兒保有對愛情的幻想卻掙扎於現實社會、小女兒則象徵年輕人敢愛敢恨的愛情,曹導演面帶笑容的說,「三個不同世代的人,都被40年代老父親回憶裡的愛情影響,另一個世代的愛情不僅讓老父親與初戀情人重逢,年輕人也被這份執著感染,而重新追尋自己的愛情。」

愛情與蔬食文化的連結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和一般以美食為主軸的電影不同,是以蔬食文化連結愛情,很多導演在選擇題材的時候都會先考量自己熟悉的元素,但曹導演卻說:「其實蔬食我也不算很熟,但以前有段時間會吃比較簡單的食物,那時候不管是精神或是狀態都很舒服,這種飲食習慣的改變只是習慣的不同,它沒有任何困難。」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21導演覺得吃素或不吃素都不是大問題,最困難的地方是拍攝手法上要怎麼呈現,像李安拍的主要是中國傳統菜,中國傳統菜有很多工法和廚師功夫的展現,那畫面就會非常吸引人,但是兩部電影相隔將近20年,觀眾對中國食材的處理已經不陌生了,但蔬食的食材處理過程又非常簡單,沒有所謂的工法,於是強調食物的細節,回到蔬食本質的純粹簡單,把新鮮純粹、色澤多樣呈現出來,再和愛情扣在一起,電影的故事性就會很有重量。

兩岸三地演員大薈萃
歸亞蕾在《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飾演一位情感看似奔放,實則細膩感性的大媽,在許多情緒轉折的地方都以動態舞蹈來呈現靜態的內在思想,如此設定的背後,其實是一段承諾的故事,曹瑞原感性談到接拍《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的最大原因,「一位演員在10幾年前或更早的時候,曾向一位製片人表達想拍歌舞片的信念,製片人在多年後還把事情擱在心上,我覺得身邊有如此在乎你的朋友,是多麼動人的友誼,徐老闆與亞蕾姐背後的故事雖然不完全和電影有關,但我一定要完成他們的心願。」

歸亞蕾專業的舞蹈動作,彷彿職業水準般的表演狀態都來自於反覆練習,導演很明白跳舞對亞蕾姐是個負擔,尤其在電影中的湖上平台跳舞更是一大挑戰,因為場地是臨時搭建,下面都是爛泥巴,而且湖面有波浪,平台不完全是穩固的,完全違反專業舞蹈場所的條件,雖然很為難亞蕾姐,但也讓觀眾看到專業演員熱愛且精準執行角色的能力,值得很多演員向她討教及學習。

過去常在港片裡飾演黑道大哥或是反派角色的演員曾江,在《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裡則演出了現代父親的樣子,開放的了解現在年輕人的想法,但又不失溫婉且威嚴的中國傳統父親形象,導演十分佩服曾江的勇敢,觀眾難以抹除對李安版《飲食男女》裡老廚師郎雄的印象,但曾江把典型的父親樣貌拋開,走出新父親的樣子,也為這個角色增添了不少色彩。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06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

大女兒唐瓦兒則由大陸演員霍思燕主演,電影中不僅要詮釋工作女強人,還得扮演需要愛情滋潤的小女人及家中貼心的女兒等多重身份,富有層次的表現,成功駕馭了這個角色。但在拍攝一開始卻和曹導演有些許摩擦,導演回憶說道:「其實是彼此對角色的看法不同,唐瓦兒有工作上的威嚴,卻也懂得體恤員工,是容易親近的角色,我們希望塑造的不是典型女強人,但霍思燕可能覺得角色是比較剛硬的現代女性,但當她參透、理解以後,也精準地把角色表現出來,是很聰明的演員。」

曹瑞原導演接著說,「當初選角看了很多這個年齡層的大陸演員,但對霍思燕主演的香港電影《我要成名》印象特別深刻,她詮釋一個並不討好的角色,可是演來既靈動又讓人很喜歡,代表她對人物的刻畫能力很強,能夠駕馭不熟悉的角色。而選擇藍正龍來演霍思燕男朋友,則是因為彼此很早就希望合作,但檔期一直兜不在一起,《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剛好有機會,而且角色跟藍正龍的個性又不太一樣,拍片最有樂趣的地方就是把演員放到不熟悉的角色裡,看看有什麼變化,另外也是希望台灣演員可以走出去,讓更多人看到他們的表演。」

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08《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看到兩岸三地演員彼此對抗較勁,激盪出燦爛的花火,豐富的表演風格,歸因於地域性的多元文化及不同調電影產業發展腳步,導演認為香港電影產業較多商業片,所以香港演員很懂得電影節奏,會用專業和技術表現人物特色,偶爾會覺得過多表演的痕跡,此時就要靠導演去收;台灣演員則對商業電影的歷練較不足,台灣演員會太注重內在情緒的堆積而忽略表演節奏,好的是比較融入角色,但不能只依靠內在情緒散放,要更精進自己專業的表演;大陸演員則介於兩者之間,對複雜人性的理解比較表面且單一,這可能跟文化社會有關,迅速進步的經濟步伐,要快速消化很多東西卻沒有思索細節,需要花時間成長,讓表演更深刻。

走進華人電影工業場域
中國大陸充足的資金與廣大市場,導致越來越多大成本電影在中國大陸完成,拍片經驗的累積不只對演員重要,對導演及幕後技術人員也同樣重要。也許在創意、思想上中國大陸還比較封閉,但電影畢竟還是講究技術層面的產業,隨著大陸電影工業慢慢形成,與中國大陸的合作勢必也會是無可避免的趨勢,《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的主創人員,包括攝影、美術、燈光、服裝、化妝、剪接及音樂都來自台灣,導演也希望透過電影,讓台灣優秀的電影工作者進入華人電影工業場域。

曹導演強調:「我一直要求電影品質,歸因於世界電影產業流通迅速的當下,更不希望被認為電影達不到國際品質,但台灣電影絕對沒有好萊塢搞特效和大筆經費投注的能力,所以更不應該輕易浪費手邊資源,要靠更嚴謹的堅持來呈現高品質的電影專業,讓更大的舞台看到台灣電影細緻與創意的一面,不要把眼光放小,將自己放在小小的角落。」

曹瑞原的導演生命狀態
過去有學生一畢業就拍電影長片,也有從事多年電影幕後工作,之後轉任導演的人,但一向自我要求嚴謹且追求完整的曹瑞原導演,從《孽子》、《孤戀花》到《倪亞達》,甚至拍過奇幻創作《米迦樂之舞》,製作電視劇超過20年,對他而言,是在電視把該做的都做盡做足了,於是踏上被他視為神聖創作的電影之路,在今年推出人生第一部電影《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他從來不覺得導演頭銜高不可攀,因為一個招牌砸下來,或許就會砸死好幾個導演,要讓自己變成一位好導演,需要有詮釋故事的能力,並把角色拍的生動,但要真正讓觀眾記住且有所啟發,就必須有獨特的生命價值和觀點,讓電影跟別人與眾不同,成為在電影史上留名的導演,這也是曹導演在影視創作生涯中,持續追求的目標理想,就誠如他希望台灣電影走進世界般遠大。

更新日期:2012/06/2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