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公路電影---專訪《寶島大爆走》導演羅安得


本土公路電影---專訪《寶島大爆走》導演羅安得

/陳佩詒

自古以來,描寫語言所造成的紛爭與誤會的電影可能層出不窮,但是以如此天馬行空的惡搞方式呈現,並以近來蔚為話題的陸客來台自由行作為背景,羅安得的《寶島大爆走》可能是第一回。電影從南台灣鵝鸞鼻開始,中間穿梭廈門、上海、福建,一路往北台灣前進,最終場景拉到台北101,一場草根味十足的熱鬧冒險就此展開。

和羅安得相約在其實有點吵雜的星巴克裡,一見到羅安得,是個笑容滿面的人。綁著馬尾,穿著補丁牛仔褲,完全率性地穿著。專訪羅安得很輕鬆,也或許是身處於咖啡廳的關係,這位初試啼聲的導演一坐下來便顯得相當從容自得,原來他平日開會也習於在咖啡廳中。專訪時看似搞笑輕鬆,但回答起問題卻是慎重而誠懇。

從小提琴家到電影導演
說起來有點俗套,但是「騷動的靈魂」這句話或許是最適合羅安得的形容詞。說完這句話,羅安得自己也不好意思似的低著頭笑了笑。他接著說,自己的路走很多,從小就做過很多事情,可以說是很不安分。他不喜歡在一個舒適圈生活太久,也不喜歡在同一個地方太久,他曾當過交響樂團樂手、教過小提琴,一段時間過後覺得有點無聊了,便轉行進入流行音樂界,還曾從事過網路平台事業;後來進入廣告圈到奧美上班,他自言,回頭看覺得這一些歷程都是很珍貴的,讓他更了解這個所謂的影視產業、娛樂工業。當初他並沒有這樣設想,但是這些流浪,會讓他做很多事情更篤定。

關於這部片的發想,羅安得談起自己以前在奧美公司當廣告導演的經驗。當時常於上海及北京拍片,台灣去的工作人員如果要講秘密就會用台語說,而上海人就會說上海話,對他來說這是很有趣的事情,即使聽不懂也會努力的想要了解對方究竟在講些什麼,「我覺得語言本身就有自己的幽默跟喜劇在裡面。」而原先只是想要寫一齣單純的、關於語言隔閡的喜劇,但在寫劇本的途中,不斷地琢磨,漸漸加入了文化隔閡及兩岸差異的主軸,又將喜劇的成分加重,為了讓故事精采,放入警匪及父女親情的元素…,就這樣在書寫劇本的過程中,各種元素慢慢成形。

雖然將書寫劇本的過程說的如此輕鬆寫意,但羅安得皺了皺眉頭苦笑說:「寫劇本的過程,卻是非常痛苦、非常要命的。」他自嘲笑說自己簡直像是人格分裂,不停想像一個住在鵝鸞鼻的退休刑警腦袋想什麼,而住在上海的19歲富家千金會喜歡什麼、穿什麼衣服、說什麼話…。他進一步解釋,寫劇本時必須不停跟自己對話、挑戰自己的世界也挑戰自己的價值觀,更必須揣摩那個想像出來的世界及其人物,而那些揣摩並非憑空而來,而是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不停地觀察身邊的各種人、事、物。而這觀察人物的洞察力,不僅在電影中以豐富的人物特質顯現,更顯現在他的選角上。

羅安得忽然問起我最喜歡電影中哪個角色,我想了想,回答他是房思瑜與九孔所飾演的搖滾兄妹檔,他們的臉妝誇張,如同閃靈樂團搬的整臉塗白,讓人難以辨認。羅安得微笑著說覺得自己拍這部片最好玩的,是挑戰很多演員的極限。房思瑜本來也不知道自己的扮相會是那樣,羅安得自己也有點擔心演員的反應,但是定裝時,羅安得看到房思瑜戲服一穿上身,就開心地在自拍,就像有魔力一樣,他當下就曉得「妥當了」,演員們都很享受自己的造型。電影中的造型請來蔡明亮的御用造型師王佳惠打造,人物看來華麗誇張;像是留法的檳榔西施大姊頭(陳怡蓉 飾)穿著鮮紅旗袍,正面看來端裝且婀娜多姿,背部卻是性感裸背;這種融合中國風格及日本元素的大膽設計,彷彿將所有的顏色多重融合在服裝上,而其他人的定調則呈黑白色系,羅安得說自己一直想將故事定在寫實的基調,但這種大膽的造型他後來覺得是好的,一方面幫助演員表演,一方面很像他原來想像中的樣子。

「移動」,內心的本能
《寶島大爆走》從南到北,全台走遍背後的無數場景,其實是導演羅安得從小到大生活的小縮影,「移動」在不知不覺中潛移默化於他的體內,不僅是人生的道路選擇,也影響了他的作品風格。羅安得聳聳肩說,自己從小在花蓮長大,是個鄉下小孩,他的銀幕處女作處處充滿童年回憶。羅安得說,創作是騙不了人的,尤其是電影這行業,這些全都是他生活的點滴。

我接著問起他下一部電影的計畫,是否還會繼續拍喜劇類型的電影,羅安德想了一下,回答自己是一個沒有設限的人,但是他自己最近時常在思考一個問題,要當Woody Allen這樣的導演,拍一百部電影都是一個樣子,或是要當Steven Spielberg這種任何類型都能說故事的導演。羅安得打趣地說,或許要等他拍了三部片以後才能回答這個問題,只期許自己能夠做好導演的工作,說更多故事給大家聽。

專訪接近尾聲,羅安得談起自己近期最喜歡的導演──Christopher Nolan──《蝙蝠俠:開戰時刻》及《全面啟動》的導演及編劇。他說自己最近很迷他,買了一堆Christopher Nolan的劇本回家研究。「Nolan的電影好看,節奏感與說故事能力強,以商業的手法拍出但不失個人風格與內涵,這是他巴不得自己可以做到的。」他跟著笑言,由於Nolan的影響,自己書寫劇本的格式其實都是好萊塢式,而非台灣的傳統華文書寫格式,也習慣在筆記本裡畫上大量的樹狀圖跟人物關係表。

羅安得是個感恩的人,一場專訪中,他感謝了很多人,不論是一路上走來每位幫助過他的人,像是求學時獲得侯孝賢、焦雄屏及王童等資深電影人指導與賞識,更重要的還有這部片的製片黃志明跟唐在揚,以及演員們的情義相挺,才能讓他順利完成這部片的拍攝。

「我很開心拍了這部片,《寶島大爆走》很草根、很KUSO、也很本土。最令我高興的是試片那一天,我爸媽完全看懂這部片。我很得意能夠拍了一部電影是我爸媽可以看懂的,而且我裡面沒有違背我自己所謂的螢幕道德。」


羅安得接著說起比較嚴肅的部分,他正經地說:「讓人開心是好事,但欺負別人不是好的事。我很相信,一個人因為甚麼而笑跟他的道德觀有很大的關係。」

他表示自己很喜歡喜劇,但喜劇有很多種。很多拍喜劇拍得很好的人,背景可能都有一段難過的過去,他頓了一下,接著才說:「或許懂得淚跟痛的人更懂得笑,懂得痛,才更知道笑的可貴。」

更新日期:2012/02/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