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用心,每一樣都是招牌麵包---專訪《愛的麵包魂》導演高炳權、林君陽


只要用心,每一樣都是招牌麵包---專訪《愛的麵包魂》導演高炳權、林君陽

文/楊子峯

「台灣幾乎每一個大小鄉鎮,都有家庭西點麵包店,你我從小到大的生日蛋糕,多半也都是父母親在這樣的店裡買來的,麵包的文化原來如此深植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成長歲月裡。後來家庭式西點麵包屋逐漸被大型連鎖的日式麵包店取代,歐式少油少鹽的雜糧麵包大行其道,但我們還是不時會懷念起那些陪伴我們長大的菠蘿、蔥花、奶酥。」---林君陽導演


以畢業為目標---電視版《愛的麵包魂》
高炳權導演和林君陽導演從學生時代開始合作,同是北藝大電影創作研究所的兩人,當時因為畢業至少要拍兩部片,而且要在電視播過或在戲院上映過,為了順利取得畢業證書,和一群同學投入了公共電視人生劇展,當時的主題是美味人生,高導演笑笑的說,「其實就約了一大群人一起去梨山玩,下山之後,不只故事雛形出來,也把很多人的名字放進劇本裡。」

雖然有了故事架構,但真正會用麵包做為題材還是來自家庭的記憶,原來高炳權導演的姑丈家以前是開麵包店,小時候常回去幫忙,久而久之,也了解製作麵包大概的基本流程;即便是熟悉的題材,對當時還是學生的高炳權導演依舊是很大的挑戰,他回憶當時的情景,「其實是一種硬幹的狀態,電視版資源大概一百多萬,在那之前我只拍過10分鐘的短片,製作團隊都是沒有經驗的,都找自己同學,副導是君陽,攝影是蕭立修,簡單的說,導演是第一次當導演,副導第一次當副導,攝影第一次當攝影,演員是素人演員,所有人都是第一次。」

雖然一切都像是被趕鴨子上架,但在2006年《愛的麵包魂》電視劇推出後,備受各界好評,並於隔年台北電影節獲得評審團獎及觀眾票選獎。

非預定計畫內---電影版《愛的麵包魂》
原本《愛的麵包魂》電影版不在兩位導演的計畫之內,只是接連投了其他案子,都礙於預算太高、要的資源太大,以新導演來說,沒有人願意承擔這個風險,之後才把目光轉向《愛的麵包魂》電影版,學生時代只有少量的資源,如果再花兩、三千萬重新包裝成一個更精緻的電影,或許會達到更好的效果。

於是從2010年中開始動工,先是獲得新聞局長片輔導金,之後陸續修改劇本,在當年金馬創投會議上獲得百萬首獎,也因為百萬首獎的光環,開始有企業希望與電影結合,林導演特別印象深刻的是,「獲得百萬首獎後的一個禮拜,在網路上收到統一企業行銷企劃部門的MESSAGE,認為《愛的麵包魂》可以和統一的部門合作,因為拍電影很需要資源,於是把訊息PASS給公司,之後才有統一企業的贊助。」

高導演說,「拿到案子後就開始評估電影要投多少錢去拍,公司也會思考多少錢是可以負荷的,譬如3千萬,如果覺得投3千萬風險還是太高,就會去找其他贊助。」所以除了統一企業以外,華研唱片及文創一號都在《愛的麵包魂》電影版給予很大的幫助。

林君陽導演接著說:跟華研唱片和文創一號合作有幾個目的,第一就是投入的資金分擔開了 ,大家的壓力比較小;再來是投入的企業可以用他們的資源,大家都看好這會是雙贏的局面,結合起來就滿順利的,資源夠豐富,電影拍起來效果就好,電影如果造成一波熱潮,相對的是有利於所有人,像倪安東是華研的歌手,知名度就會提高,演藝生涯也有更多元的發展。

斥資300萬打造『源晨麵包店』
電影中的小鎮是取景自高雄旗山溪洲,林導演說起這個地方,帶有點驚喜的口吻,「當初先確定會在高雄拍,希望找到是有商店街,比較聚集的小鎮,而不是居民住很散的平原,於是找到旗山的溪洲,這邊過去是種香蕉的蕉農集散地,以前靠香蕉出口賺了不少錢,後來沒落了,不過還是保有富庶狀態下會有的生活習慣以及居住品質,雖然有很多老年人居住在此地,但生活卻是很有質感的。」

電影中最主要的場景『源晨麵包店』和『邱家』是耗資300萬打造而成,不過既然溪洲是個聚集地,有各式各樣的店鋪,為何不索性就地取材?高炳權導演說出當時的考量,「一開始希望房子座落在三角窗,遺憾的是當地的三角窗,不是雜貨店就是7-11,就算真的有不錯的房子,也因為拍攝上鏡位的問題而放棄,房子要夠大,不能太低且要夠深,所以自己蓋一間,會有更多鏡位可以選擇,就像片場的概念,搭一個很大的景,譬如我們蓋的房子就讓麵包廚房跟麵包店相通,可以從麵包店拍到麵包廚房,也可以反拍回來。」

林導演補充說:「或許可以找到實際存在的地方拍攝,但鏡位卻會有侷限,所以要有些取捨,雖然也因此產生不同的電影美學,不過在資源足夠的情況下,會想有各種不同鏡位的嘗試。」

配角變一哥---陳漢典
《愛的麵包魂》的男主角選擇了過去都給人諧星印象的陳漢典,雖然曾以配角參與多部電影演出,但挑起大樑擔當男主角還是第一次;愛情電影難得不打帥哥牌,對此導演坦承一開始想的還是帥哥,不過在某次與豆導聊天時講了一些人選,豆導都覺得沒什麼新意,認為找之前演過幾支國片的演員,或許可以平穩的演好這個角色,但沒有驚喜,可能只會變成一部沒有特色的國片。

之後是華納的石偉民石總提到了陳漢典,兩位導演也覺得國片眼下勢頭正旺,卻很需要一些新面孔,電視圈有很多藝人有出色的表演實力,但缺少機會,如果拿到適合的角色、做足夠的準備,就可以把自己融入到角色裡,然後看到漢典在《艋舺》的表現,不是來插花當個小配角,是很認真的投入這個角色,於是就覺得是可以試試看的。

高炳權導演接著提到國內的喜劇演員,「自許不了之後,已經很久沒有演員是以喜劇為主,像好萊塢的傑克‧布萊克(Jack Black)、班‧史提勒(Ben Stiller)這類的演員,也許外型不是特別搶眼,但是演出來的效果是有十足的喜感;對陳漢典來說也是個好機會,誰也不知道他下一部戲再當男主角會是何時?不過我有自信看完《愛的麵包魂》會扭轉對陳漢典的印象。」


八家將始祖?
電影《愛的麵包魂》裡男主角糕餅的興趣是跳八家將,這個設定其實從06年電視版就已經存在,雖然最早的劇本沒有具體說明糕餅的興趣是什麼,不過導演為了讓角色更立體,一直想讓他有一個習慣,剛好電視版的男主角高志宏本身有在跳八家將,還是「哪吒劇團」團長,於是把這個元素帶進戲裡面,高炳權導演強調,「三太子是讓人印象深刻的東西,所以變成電影版之後還是保留下來,雖然現在很多電影都有在用,但各有各的特色。」

「像預告裡三太子在街上狂奔和騎摩托車的爆笑片段,就是我們玩的特色,但是這看似搞笑的片段卻暗藏危機,因為三太子的服裝太寬,騎直線還可以,若要轉彎的話會卡住,所以其中一段有岔路要轉彎的路,有讓漢典特別練習一下,不然會很危險。」

台式的幽雅
電影中,當倪安東飾演的布萊德來到高雄小鎮時,鎮民為了歡迎他的到來而辦了一場歡迎會,在糕餅及鎮民擁促之下,布萊德上台演唱電影《龍鳳配》裡的經典法文歌曲「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一段約莫兩分鐘的SOLO時間,讓所有人沈浸在倪安東的個人魅力之中,林導演說:「會放這首經典歌曲除了是向《龍鳳配》致敬之外,透過這首法文歌,也能讓電影不要太偏向〝台〞的部分,雖然《愛的麵包魂》電影本身是有點台,但希望在音樂這個元素上能有一些拉扯。」

兩位導演更提到這次電影配樂是下了重本,很多電影找人做配樂,卻沒有多餘的資金找樂手來配,常常都是用MIDI的,拿一些聲源就放進去,仔細聽的話,或多或少都會感受到和現場錄是不同的;高炳權導演說,「國片從《賽德克‧巴萊》之後,再請這麼大的弦樂團現場演奏的大概就是《愛的麵包魂》了,配樂從頭到尾絕對是用心製作。」

溫暖的家庭情感
《愛的麵包魂》的片名〝麵包魂〞三個字,有漫畫那種熱血對決的氣勢,乍看之下電影好像是兩位男性為了愛情,展開一場奪愛之爭,不過高導演表示電影真正想說的〝魂〞,其實是台灣人暖暖的家庭價值觀。

林導演說:「綜觀整篇故事,不論邱爸、糕餅、曉萍或是布萊德、每個人的出發點都和家庭有關,其實愛情只是家庭各種情感的其中一環,或許用愛情可以更快跟著劇情走進來,但是希望大家走出戲院之後 除了體會到愛情甜蜜的瞬間之外 還有一些感動是來自於家庭。」

更新日期:2012/02/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