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哪吒》


《電哪吒》

文/劉秀玲


父子對立,自古以來向為許多家庭中所面臨的親情考驗;陣頭,台灣傳統民俗的廟宇儀式,油彩臉孔的官將首更是充滿著神秘、敬畏的色彩;電子音樂,規律又變化多端的音樂形式,總是吸引著大批的愛好者沉迷其中。這三樣看似不相關的元素相互碰撞在一起,便形成了讓人眼睛一亮的《電哪吒》!

 

「親情、愛情、夢想」
新銳導演李運傑直呼電子音樂其實並非《電哪吒》的重點,他要講的是一個融合親情、愛情和夢想的故事。

 

在民俗傳說裡,哪吒是天神李靖的第三個兒子,故有「三太子」之稱,小小年紀就擁有強大的法力,三歲時在海龍宮闖下大禍,父親李靖怕其長大後再惹禍,想殺子以絕後患,哪吒得知便憤而割肉還母、剃骨還父,後來一縷靈魂到西天告佛,如來取荷藕做骨、荷葉做肉,使哪吒起死回生。起死回生後的哪吒欲殺父親李靖以報剔骨之仇,但多虧如來從中說和,才消釋了父子冤仇。

 

這段描述親情糾結的傳說故事,也被直接用來當作片名-《電哪吒》,比喻電影中男主角與父親的互動,那種徘徊於血緣與心結間的掙扎,傳達出父親愛之深責之切的情緒,以及男主角渴望親情撫慰的心靈。

 

《電哪吒》中,男主角阿豪懷抱著當DJ的夢想,卻飽受夜店老闆市儈的對待,失望之餘,遇上個性嗆辣的女DJ小影,兩人從互看不順眼到互相愛戀,小影甚至還協助阿豪站上夢想的DJ台,以殺氣十足的將首臉裝扮在夜店聲名大噪。阿豪因為受朋友拖累,被父親誤會是販毒共犯,父子間僅存的信任就此崩毀...。導演表示,阿豪的夢想跟親情有很大的關係,而與小影間的愛情更是促成夢想的關鍵因素,若深入檢視《電哪吒》,其實,該片並非是大家所想充斥著音樂、玩樂的High片。

 

畫上臉譜就像是戴上武裝
《電哪吒》頻頻讓藍正龍畫著臉譜的模樣在海報、廣告中曝光,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導演解釋,臉譜像是人戴著的面具一樣,是遇到不如意時的一種偽裝,所以在電影的一開頭,就讓觀眾看著藍正龍的臉慢慢畫上臉譜,顯示男主角藍正龍解不開心結的情緒,但隨著衝突、對立、到理解、原諒,原本帶著的面具也會逐漸卸下,像電影結尾時,藍正龍那張乾淨無防衛的臉。

 

陣頭文化中有許多種臉譜,為何男主角藍正龍要畫上官將首的圖樣?導演表示,這是因為官將首代表著陰間的刑警,而男主角的父親則是陽間的刑警,兩者皆是秩序的維持者,他刻意將兩者的臉同時放在電影中,暗喻著兩人血緣上的關聯性,「但若仔細觀察,這兩父子的個性脾氣都是一模一樣的」。

 

導演語帶遺憾地說,身在台灣的人們,卻有太多人對於在地文化不熟悉,像是常將八家將與官將首混為一談,雖同是背負擒拿妖魔罪犯的任務,但八家將屬司法類神明部將,負責保護主神執行驅逐邪煞、緝拿惡鬼任務,相當於人間的「警察」,陣法動作較為陰柔,而官將首原名為八將首,也就是家將的首領,具有刑求妖孽的權威,相當於「刑警」身分,陣法動作特色較為陽剛、兇煞、為傳統戲曲之「鬼步」所改良、強調力量的展現。其實,陣頭文化非電影講求的重點,導演只想取其元素使電影的核心價值-「親情」,更加深植於人心。

 

電音與神
男主角玩電音為何要畫上陣頭中官將首的臉譜?導演說,廟宇是台灣社會中相當普遍的文化,國外的DJ也一直都有意要將東方元素融入音樂中,在導演的眼中,「香客V.樂迷」與「神明V. DJ」是有對應關係的,樂迷追隨著喜愛的DJ和香客虔誠地膜拜神明,兩者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電哪吒》宣傳預告中,電影公司也在其中加入「音樂面前我就是神」的標語,貼切地帶出導演想要呈現的概念。

 

從工業噪音開始啟蒙、長期聽電音、甚至可以聽電音入眠的導演表示,為完整呈現電影中的音樂,後製時花了許多心力去調整效果,導演亦說電子音樂層次很廣,絕非僅是舞廳中讓人隨之起舞的流行節奏,他覺得太多人聽電音只是為High而High,故電子音樂對他而言是內斂的,屬於更深層、更豐富的內涵,「一定要有意義,音樂才有意思」。所以,導演安排男主角執著於要在DJ台上播放自己製作的音樂,原因是男主角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男主角對母親的回憶僅有她口裡哼的歌曲,為了重現那首代表母親的歌曲,男主角決定要透過最愛的電音呈現給所有的人聽,也藉此抒發對母親的思念。這似乎已也和電影主題「父子糾葛」相呼應,一層層堆疊出的電音節奏就如同父子間的心結需要一層層被剝開般,最後將看到中心價值-親情的可貴。

 

於是,導演和製作團隊極力製作這首代表歌曲,欲讓觀眾感受到音樂的強度,並和男主角小時候連結在一起,進而感動其他人,導演亦坦言這首歌曲必須要能夠串聯起男主角的夢想、解決和父親的心結,甚至卸下男主角心中的面具,是這部電影最具風險之處。除了主要歌曲,《電哪吒》也巧妙地穿插許多音效,像是舞動陣頭武器所傳出風鈴聲般的聲響等,觀眾們觀賞電影之餘,不妨留心注意這些特別的安排。

 

打破傳統迷思
這類描述親子衝突的內容,拍攝時常用一些激動、誇張的手法呈現,但導演卻平靜地處理父子間的互動,為此導演表示,他不用灑狗血的方式來凸顯衝突,是因為不想落入鄉土片的陷阱,所以用淡淡地方式陳述親子問題。由於外界大多對從事電音或跳陣頭的人有著吸毒、黑幫的負面觀感,導演想要扭轉這些觀眾的觀念,讓他們看完電影之後能夠稍稍改觀,「也許能夠減少一成對此有負面印象的人數。」

 

獨一無二的演員名單
男主角藍正龍除了擔負《電哪吒》的沉重戲份外,這次的電影他還多了個頭銜「製片」,詢問在現場如何面對既是演員又是製片的藍正龍,導演則是一派輕鬆表示,他在拍戲的現場就是個演員,但他在整個劇組中有個很大的任務就是-安定軍心。藍正龍其實在3年前就已經看過劇本,3年後剛好又找他來飾演主角,但他戲約多又忙,「真正擔任製片的時候是在電影開拍的時候」,導演不諱言,藍正龍在電影宣傳的話題上出了許多力。

 

「找演員的過程,完全是緣分,是神來一筆!」導演如是說。如謝欣穎是《電哪吒》裡另一個亮眼的「嬌」點,和葉天倫之間有段出乎意料的情節發展,但會找謝欣穎來演,導演說是攝影師臨時推薦的,她既沒化妝,也沒準備好台詞就來試鏡,但導演一眼就屬意她;至於會找今年度億萬票房《雞排英雄》導演葉天倫參一腳,導演坦言其實之前根本不認識葉天倫,試鏡時,一眼看到葉天倫就決定他是夜店老闆了,而葉天倫也確實演活了這個角色,甚至將之變得有喜感。

 

而飾演父親角色的太保,其演戲的豐富經驗更不在話下,生動地詮釋了妻子去世、兒子不諒解的嚴肅父親,和以往太保的演出有著不同的差別;導演還選擇綜藝行腳節目主持人小馬來《電哪吒》飾演男主角的麻吉,他表示,其實早就想請小馬來演,但猶豫他是否能去除原本給人的綜藝喜感,所幸小馬在戲中的表現沒讓他失望,有演出內心的掙扎和痛苦。

 

十年的光陰
「我覺得我是一個內心充滿許多糾結的人」導演如是說。略帶嚴肅神情的導演表示,在創作這部電影的4年中,《電哪吒》原本是部暴力、甚至有點變態的電影,結局是所有角色都死光的悲劇,但隨著自己心態上的沉澱和改變,劇本才慢慢修改成現在大家看到的模樣。導演表示,創作的時間裡,自己像是得了憂鬱症般窩在家裡不出門,每個月僅花5千元,連買個便當也在想劇本要怎樣修正,但自從接受宗教信仰之後,反倒開始慢慢地改變看事情的角度,視野也變得較為廣闊、替別人著想,「這4年對我來說是個轉捩點」。

 

《電哪吒》是李運傑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在從事電影工作前,李導演其實有段不算短的網頁美術經歷,但他說,自己厭煩了那段為錢而降低作品品質的日子,雖然從事電影是一條漫長的路,光是自己就花了10年的時間才完成第一個作品,但他覺得如果業主僅用價格來決定作品好壞,那他情願將作品直接交給觀眾去評斷。《電哪吒》就是這麼一部李運傑花費10年光陰所交出的成績單!


 

更新日期:2011/12/3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