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吧!歐吉桑》世代與族群的融合─專訪黃建亮導演


《燃燒吧!歐吉桑》世代與族群的融合─專訪黃建亮導演

文/陳佩詒


黃建亮有一雙犀利的眼睛,在眼鏡後的一雙圓眼睛咕嚕咕嚕地轉,說話時總是專注地看著對方,彷彿他腦中浮現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幅幅分鏡圖與光影交織的影像。

 

從事攝影工作數十年,黃建亮是一個用畫面思考的「影像工作者」。可能你認識的他是一名「哲學攝影師」,總是在一幅幅的影像中,潛藏許多社會批判及哲理。攝影色彩濃厚的黃建亮,在攝影圈漸建立起一個無可取代的獨特性。從平面攝影起家,後來拍攝主題包羅萬象的人物紀錄片,如今,黃建亮選擇實現自己從小的夢想,拍攝一部可以輕鬆看待,也可以從中省思的電影,首部執導的電影劇情片《燃燒吧!歐吉桑》劇情笑淚交織,即將於10/28精采完整呈現給觀眾。

 

從小眾攝影到大眾電影
從小愛影成痴,從10幾歲開始攝影,1986年遠赴美國伊利諾大學攻讀電影及攝影學位,赴美期間曾協助李安拍攝《喜宴》。「我在美國念的本來就是電影,但念完之後我就認清拍電影是很花錢的一件事。電影是一個集體創作,太多人數及變數,並非我一人能夠控制的,斟酌之後的結果決定先從平面攝影開始做。」

 

他自嘲自己的攝影作品相當小眾,笑言:「原本我的攝影就跟台灣大眾不一樣,需要思考、談文化的紋理,我在20年前就拍了關於全球化的事情。」黃建亮喝了口飲料接著苦笑著說:「我的作品在攝影界一直沒被接受,因為我想的太多且太複雜,台灣攝影大多比較感性、比較美好。」

 

當時的環境,攝影媒體在台灣似乎始終無法被嚴肅地看待;攝影的外表形式及內涵在台灣不被重視,「我一直想讓台灣了解攝影是什麼,但是不論怎麼努力,攝影的地位都拉不起來;我感到『攝影』好像很難被肯定。」同時,黃建亮也發現,自己的批判性似乎不屬於攝影界,「我可以說是被動的走上導演這條路。」

 

黃建亮認為他的照片只想分享給看得懂的人,即使普羅大眾無法理解亦無妨,但是他的電影卻是另外一回事。「劇情片是一個大成本的東西,不可能只給小眾看,必須拍一個讓大眾的人可以接受的故事,」黃建亮清楚地表示,這並非藝術或商業之分,而只是目標觀眾的不同。

 

立體的作品
身為一個創作者,黃建亮說他並不想侷限這部電影是給哪一類的人看的。「我希望給各種不同的人看,男女老幼都能夠欣賞這部片,從中獲得他想要的,或了解他從不知道的事。」

 

對黃建亮而言,一部電影應該像一個立體的雕塑品,意即有許多各種不同的面向。他直言,一個創作者不應該強迫他的觀眾應該要看到作品裡面的什麼,他放了很多元素在這部電影裡,從角色設定、他們發生的事情等,塑造各種不同的面向,「我想要這部作品是完整的,就像我無法只滿足某一種人一樣。我希望看完這部片每個人能得到不同的感受,而那對我來說就是最棒的,」話說完,導演心滿意足地笑了。

 

影像是我的全部
黃建亮認為自己是「Image Maker」(影像製造者),不論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從事哪一種形式的攝影意義都相同。不論是休息的時候、工作的時候或是思考的時候,他都在攝影。語畢,黃建亮眼鏡後的雙眸閃著堅定的光芒,說:「不管是哪一種形式,影像真的就是我的全部。」

 

《燃燒吧!歐吉桑》
他的首部劇情片處女作《燃燒吧!歐吉桑》,劇情講述一群熱中生存遊戲的年輕玩家,在隊長周莉雅(王思平 飾)及副隊長駭客(黃騰浩 飾)的帶領下,前往即將拆遷的眷村訓練巷戰技巧,卻無意間驚擾到在這光榮新村裡住了數十年的老榮民。光榮新村的村長李靖(丁強 飾)、老士官長(乾德門 飾)、狙擊手(傅雷 飾)及軍師姜明(鐵孟秋 飾)決定還以顏色,於是一場如戲似真的虛擬槍戰激烈地展開。

 

槍戰雖因誤會而起,但雙方都有不願意敗陣的執著,這場拿著玩具槍的世代戰役,不僅是年輕人發洩對生活現狀的不滿,更緊緊繫著老榮民晚年最後的光榮。

 

黃建亮表示,這個想法是副導先有的,但副導原本的這個有趣、好笑的想法,在他這種「嚴肅的人」眼中卻聯想到戰爭的陰影。「台灣活在戰爭的陰影底下,它好像不會發生又好像隨時會發生,就像籠罩的一片烏雲,不知道什麼時候雨會打下來。」

 

拍攝紀錄片累積的能量
可能很多人會誤以為黃建亮是生存遊戲的忠實玩家,但其實他「從沒接觸過生存遊戲。」第一次執導劇情片,卻大膽選擇原本不熟悉的「生存遊戲」作為劇情楔子,黃建亮淡淡地表示,對他而言拍戲就是這樣。

 

黃建亮認為,「拍別人的故事反而能夠更客觀的講一個故事。」他直言自己跟大部分的台灣導演不同,台灣導演大多喜歡拍自己的故事,但他認為自己很有限,「我們每一個人都很有限。」他從來不覺得拍戲一定要拍自己的故事,只要元素、空間跟想法是對的,一切就可成立。

 

能夠有這種膽識,或許是因為黃建亮從事紀錄片拍攝多年。2005年起黃建亮參與新聞局「台灣人物誌」紀錄片拍攝工作,陸續記錄《林懷民》、《吳清友》等人物故事,2008年開始與Discovery頻道合力製作「聚焦台灣」專題,拍攝一系列台灣在地傳奇人物,從殯葬業、同志故事、「脊椎神醫」張國華到最卑微的台灣流浪狗。「我們拍紀錄片什麼主題都做過了,還是第一個進入總統府拍攝的團隊。」這些歷練對黃建亮而言,他形容是「美好的」,讓他看盡人間百態。

 

角色的代表
或許每個人在看《燃燒吧!歐吉桑》時不免對生活週遭的人產生一些聯想,不論是沉迷遊戲的延畢大學生翟南(范峻銘 飾)或是留美歸國後卻對自身文化不適應的周莉雅等。導演表示,其實電影中的每一位年輕世代,都有其象徵性及代表性。

 

新生代演員黃河在戲中飾演丁強孫子的角色,整天窩在房裡打電動,升學不利又丟了工作,有點像後青春期,整天和爺爺吵架。兩人的對立其實不僅是祖孫的對立,某一方面也是年輕世代與老舊世代的對立。而黃騰浩所飾演的駭客,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但是在現實中卻不得志。

 

黃建亮指出,駭客是優秀的人,只是被放錯位置,當他的優秀沒有辦法在工作受到肯定,只能藉由生存遊戲獲得自己的價值。他進一步解釋,「台灣有制式的價值標準,比如說工作、收入或是地位,可是這件事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那麼制式去看一個人?對我來講駭客所代表的不只是現實失利,藉由生存遊戲宣洩而已,而是更深層的『擺錯位置』這件事;他是很優秀的人才,只是被擺錯位置。」

 

《燃燒吧!歐吉桑》精神
黃建亮表示,這部電影所要傳達的簡單來說就是族群以及世代融合。他覺得台灣有很多紛爭都源自於「不了解」,如同一個人很難理解跟自己成長背景不同的人在想什麼。但凡事不能只從自己的角度思考,黃建亮希望透過這部電影,能讓大家試著站在對方的立場考慮。

 

「這部片表面上在談戰爭,其實也在談台灣有很多不該存在的戰爭,衝突也好、對立也好,我認為都是不必要的戰爭。台灣已經很小了,每個人也都那麼可愛,大家原本可以好好相處,卻時常因為莫名奇妙的小事情分割。」黃建亮語重心長地接著說,「我希望可以藉由《燃燒吧!歐吉桑》這部片,讓大家重新思考『和平相處』這件事。」

 

雖然第一次就交出亮眼的作品,黃建亮仍對自己下一部劇情長片有著更多的期許。他坦言,這次因為預算有限,在影像的精緻度上做了妥協,選擇以「說故事」為優先順序,「重要的是故事。」但他接著說,之後仍希望能慢慢將自己對影像的想法放入電影裡,在空間、美術或服裝裡傳達自己的美學觀。

更新日期:2011/11/0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