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暴的愛,寧靜的改變-《河豚》導演李啟源專訪


狂暴的愛,寧靜的改變-《河豚》導演李啟源專訪


文/陳佩詒

「『輕輕搖擺的憂傷』,在我拍攝《河豚》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一直回繞在我的腦中。因為河豚在泅水時滑稽又優雅的模樣嗎?還是當牠瞪著你時,新鮮而笨拙的眼神?他的存在逐漸變成一種象徵,劇毒而味美,於是一切都變得很衝突,很困難。愛很困難。」──李啟源

 

「狂暴,寧靜,他們的愛像河豚一樣搖晃」
坐在戲院中靜靜觀賞《河豚》,隨著劇中角色感受,跟著他們勇敢。敘事簡單而故事純淨,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閃耀金黃光芒的金針花田,穿破黑幕透著微光的清晨;單純的感情與波動情緒,這部片可以文藝的像一首詩,也可以美得像一本攝影集,看似清淡而絕美,此種純淨的悠然魅力,使得影片所滲透出的濃郁情感,在離開戲院後還能殘留在心裡很久很久。

 

《河豚》是李啟源導演繼《巧克力重擊》和《亂青春》後又一力作,去除多餘的台詞與敘事情節,回歸到最根本的感情。故事發生在一個幽偏的小鎮。小尊(潘之敏飾)的職業是電梯小姐,有一天意外撞見男友偷情,乖巧不與人爭的她,只是露出素來訓練良好,上排七顆牙齒的微笑,晚上她悄悄上網拍賣兩人共同飼養的河豚當做報復。搭了好遠的車來到鄉下小鎮,向她買河豚的男子是一名陰鬱的棒球教練(吳慷仁飾),老婆六花(姚安琪飾)跟人跑了,但房間仍維持本來的面貌,掛滿色彩炫爛的復古洋裝。原本只是想親手將河豚放進教練家中魚缸的小尊,卻與教練一同陷入愛情。

 

一個關於愛與孤獨的故事
愛情明明應該使人愉悅,但是往往令人感到痛苦,就像甜美的毒藥,亦或像令人酒醉心迷,往往宿醉令人難以忍受,卻一嚐再嚐酒醉的滋味。李啟源接受專訪時表示,愛情沒有一定的道理,也沒有一定的方式,不管什麼方式都是可以成立的,而《河豚》無非就是這麼樣的一個故事。他說:「《河豚》是一個關於愛與孤獨的故事,你會發覺越孤獨越愛,越愛越孤獨。」

 

由性到愛
張愛玲在《色‧戒》裡寫下:「到男人心裡去的路通過胃,到女人心裡的路通過陰道。」這和《河豚》的劇情開展不謀而合,似乎一開始與教練發生關係後,小尊就再也離不開他了。李啟源說,兩人相會後發生了肉體的關係,一開始也許是單純的宣洩,到一半的時候教練發覺不對,因為他將跑掉太太的恨發洩在這個女孩子身上,可是在那過程他沒有享受到做愛的愉悅,反而是一種很悲傷的情緒,因為那個女孩子不是他跑掉的太太,當他意識到這點之後開始哭泣,也正因為他的哭泣讓女主角對這個人反而感到好奇。為什麼他會哭?也造成她選擇留下來的原因,因為她對這個男人感到好奇。

 

兩個發光體
李啟源這次啟用兩位電影新人作為男女主角,分別為吳慷仁及潘之敏。以偶像劇走紅的吳慷仁在戲中飾演留著落腮鬍,沉默陰沉的小學棒球教練,李啟源表示,選擇吳慷仁是因為他在電影上的魅力絕對超過在電視上。「他不需要情緒上做很大的渲染或是演出,只要存在大銀幕上,我覺得就有他的味道在。」

 

挑選新人潘之敏擔綱女主角的原因,李啟源喝了口水,想了想,接著緩緩地舉了個例:居禮夫人有一天晚上回到實驗室,看到她採出來的礦石在發光,「我想那種興奮就像我當初碰到潘之敏,感覺她具有放射性的光芒,」即使你不用理他、也不用加工,她自然而然會發光,潘之敏就像這種放射性的礦石,一個簡單的微笑,觀眾看到的感覺好像不只是一個微笑。導演輕笑了一下說,這種東西很難解釋,只能說是一種魅力吧!

 

有限的台詞留有無限想像空間
《河豚》的對白不多,然而藉由李啟源的鏡頭調度及畫面流轉,卻更能表達各種隱藏於演員互動之下的情緒轉折及沉重幽暗的情感。李啟源導演認為:「講我愛你或是我恨妳很簡單,難是難在如何透過沒有講話的過程,用自己的情緒,將觀眾帶到戲裡面,瞭解你那時候的感受。」

 

這部電影不同年齡層、不同人觀看會有不同的感受,如何去看、體會到什麼都存在各人心裡,導演接著說,基本上《河豚》故事也是開放的結局,結尾的時候感覺男女主角走過一個曲折的道路,感覺他們的感情經過一番曲折終於要修成正果,可是最後一個鏡頭,兩個人看著觀眾似笑非笑;「那個就是一個問號」,李啟源接著講:「是不是真的像我們所謂有快樂的結局,從此王子和公主過著快樂的日子,我提出一個問號。」

 

河豚就是電梯小姐
李啟源表示,小尊的職業是一個電梯小姐,她的微笑是被訓練出來的,是一個訓練有素的電梯小姐。她回家後發現男朋友劈腿,卻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情緒,因為她所有的情緒都是被訓練出來的,在這種情況下她帶著河豚,她覺得她所能做的就是帶著河豚,逃離熟悉的環境,「其實河豚就是她自己,她把河豚送到一個她覺得比較好的、理想的地方去,於是碰到一個小學的棒球教練,故事於是這樣開始」。



小學棒球教練的角色設定
李啟源回憶,勘景的時候時常在花蓮或台東的小學操場上,看到一個被太陽曬的黑黑的、不苟言笑的棒球教練,訓練小朋友跑操場或是打擊接球,非常嚴厲。電影當中有很澎湃的情感,將角色設定為長期與小朋友接觸的職業,讓人有種落差感;或許他平常不笑且嚴肅,但是離開棒球場回到家以後,是一個完全不一樣的人、過著不一樣的生活。李啟源笑言:「這會讓我感到一種很大的反差。」

 

唯一不變的是日常生活
李啟源接著提到有一個大家較少談論的場景,但他每次看到總是特別地感動。棒球教練不斷重複日常的生活、日常的訓練,每天重複的事情,有一天,突然女主角把他鬍子剃了、頭髮剪了,他再度回到棒球場上時,小朋友看著他,他也看著小朋友,他們都沒有講話,接著他開始跑步,小朋友也跟著他跑。

李啟源緩緩地說:雖然是重複做著日常生活的事情,但是我們都知道,小朋友知道,他也知道,教練已經不是過去同樣的一個人。「有很多這種細微的小地方,就像我們一直在重複的日常生活,可是或許在這之間,一個人因為某些因素、某些關係、某個他重視的人,可能一切都被改變了,但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在愛情中喪失或認識自己
電影來到末段,教練露出清爽的面頰與俊俏的臉龐,個性似乎也跟著轉變、明亮了起來,會笑、會生氣,甚至跳起華爾茲。關於這些改變,李啟源認為教練可以說是被重組了,可能是他發現他已經不把小尊當成是跑掉的太太的替身,而是真的想認識這個女孩子,所以他回過頭來一直問小尊名字。一開始女主角跟他做愛完問他是誰,後來換男主角問女主角是誰,導演表示,這裡面想傳達的其實是,在追求愛及愛的過程中間,我們會一直出現的問題就是:我到底是誰?

 

半野喜弘的配樂
這是繼《亂青春》後,日本配樂大師半野喜弘與李啟源合作的第二部電影。與久石讓或阪本龍一的音樂旋律主題性很強有所不同,半野的音樂是像風的聲音、海浪的聲音、夏天蟬叫的聲音,青蛙的聲音等自然元素,幾乎感覺不到有音樂的存在;李啟源說:我不需要用很強烈的音樂來引導觀眾的情緒,什麼時候應該悲傷、什麼時候應該快樂或緊張,半野的音樂裡沒有這種東西,而對我來講這是對一部電影最好的配樂,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會更感人,因為你幾乎沒辦法察覺到音樂的存在。

 

《河豚》在心中留下的悸動無時限
李啟源表示,一般好萊塢商業電影的意義是被封鎖住的,可以預期花錢看一部科幻片或動作片可以得到什麼,但《河豚》不一樣,它對你的影響可能是離開戲院以後、看完電影以後;它的意義不是被封鎖住的,離開以後也許9天、90天也許9年,或許連故事都忘記了,但是卻會覺得看完電影,就像片中的棒球教練一樣,似乎有什麼不一樣了。雖然不能很確切的說明有什麼不同,但是悄悄地某一部份被改變了,李啟源接著說,或許容許這部份存在的觀眾會喜歡這樣類型的電影,而這對於一個創作者來說也是最過癮的一件事情。

 

更新日期:2011/09/2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