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恰恰邁向電影導演路的首站:《帶一片風景走》


澎恰恰邁向電影導演路的首站:《帶一片風景走》

文/劉秀玲 從事演藝工作已有數十年之久的資深藝人澎恰恰,長久以來活躍於各電視台的綜藝節目,從早期知名的綜藝節目「連環炮」、「追趕跑跳碰」的諧星、長青連續劇「鳥來伯與十三姨」、「夜市人生」的演員、極盡搞笑能事的「鐵獅玉玲瓏」、歌唱節目「雙囍俱樂部」的主持人,甚至還出過數張歌唱專輯,澎恰恰可說是影、視、歌三棲的全方位藝人。然而,在幕前擁有廣大知名度的他,仍積極挑戰幕後各類歌曲和戲劇的創作。現在,澎恰恰即將推出個人首部電影長片《帶一片風景走》,他的身份又將多出一個稱號-電影導演。 以歌唱為職志的澎恰恰 諧星身分濃厚的澎恰恰談起從事演藝工作之路,一臉正經地說:「我本來是想當歌星的」,歌喉相當不錯的他誤打誤撞進入演藝圈,意外地發掘出喜劇的天份,就此開啟二十多年的演藝生涯。專訪過程中,即興表演起猴子學抽菸的澎恰恰表示,自知外型使他不易接獲男主角的角色,只好專心往導演的方向走。 澎恰恰頗自豪於自己的專注力,他說,每次做一件事情時都是心無旁鶩的狀態,像是答應幾時要交歌,寧可犧牲睡眠也要完成,像是最愛的棒球運動,每次上場時都不會想到接下來的行程是什麼,「這是在秀場學來的經驗呢!」澎導演表示,早期在秀場時,前後台通常僅有一片薄薄的布幕隔著,儘管後台發生多大的爭議,一上台就得笑臉迎人。澎恰恰還提到先前「鐵獅玉玲瓏」當紅時,有次上台前突然恐慌症發作無法表演,但在徒弟許效舜的建言後,順利上台,觀眾也發覺不到他有任何的異狀,澎恰恰微笑地說:「因為做什麼事就要像什麼樣。」 圓一個人生的夢 初執電影導演筒的澎恰恰提到,曾一度拍到要放棄,因為他覺得有可能會對不起力挺的朋友、投資人和貸款的單位,內心非常掙扎的澎恰恰心想當電影導演一直是自己的夢想,年屆五十六歲的自己,如果錯過這個挑戰機會,可能往後也沒有動力圓夢,「這步如果跨不過去,就永遠也跨不過了,更何況自己的小孩也看著老爸導戲,怎能漏氣!」澎恰恰更說:「這次的機會對我真的非常重要。」 選角!彭導:我並不想找演員。 《帶一片風景走》出人意表的由黃品源和侯怡君共同擔綱男女主角,澎導演表示,自己原本沒有要找專業演員,認為扎實的演技訓練反而讓專業的演員會有種匠氣,若用素人演員又怕票房吸引力不夠,故幾番思量之下,就決定從歌手去尋找。澎導演說本來有找過歌手伍佰,但被伍佰以沒有拍戲計畫回絕,後來才找到曾演過電影的歌手黃品源。澎導演說他有點憨厚的氣質和傻傻的外型剛好符合男主角的要求,而拍攝電影時,彼此間的溝通也相當順暢。 和日片《一公升的眼淚》不同之處,在於澎導演打算呈現真實的模樣,故尋覓女主角著實費了一番功夫,澎導演表示,前後找過許多大牌電影演員,如劉若英、舒淇和吳倩蓮等十幾位,不是檔期不合,就是片酬過高,很難找到飾演小腦萎縮症的適當人選,直到偶然的機會下,澎導演和侯怡君共同出席一個晚會的場合,當時的侯怡君因疲累坐在椅子上,歪著頭休息的模樣讓導演一想:「這不就是我心中女主角的形象嗎!」但侯怡君在八點檔中潑辣的形象深植人心,當澎導演向電影團隊提出她為女主角時,大家都跌破了眼鏡,紛紛表示是個冒險的決定,不過在電影完成後,團隊每個人都覺得這樣的選擇是對的。 拍攝前,澎導演就常聽到侯怡君到小腦萎縮症協會,去觀察各種程度病友的狀況,揣摩發病時的聲音和動作,像是有一幕指定侯怡君呈現病發時歪頭的瞬間,並且只能一隻眼睛流眼淚,澎導演指這場戲只拍了兩遍就順利完成,逼真且細膩的程度,連小腦症協會的理事長都為之動容,更說許多看過侯怡君的演出的朋友們,也都深受感動,「我覺得這是她的毅力所在」澎導演如是說。 讓演員自我訓練的澎導演反倒比較擔心飾演主角女兒的高靖榕。出身布農族的高靖榕為歌手高勝美的姪女,先前在連續劇「夜市人生」裡扮演藍心湄身後的舞群,導演本來屬意圓潤身材的她演其他的角色,但經過三個月的瘦身訓練,卻意外符合戲中女兒的條件,演出的效果也相當不錯。至於無演戲經驗的小野會不會最需要訓練?澎導演笑說根本不用擔心,因為小野本身從事寫作多年,常替角色建構完整的經歷,對角色的詮釋也有自己的一套想法。 隱藏版演員名單 長達160分鐘的初剪,礙於戲院的播放限制和讓電影內容更精準,澎導演只得剪掉萬芳和羅時豐的戲份等近一小時的內容……。 導演澎恰恰表示,好不容易請動歌手萬芳飾演主角女兒的鋼琴老師,原本用意是要透過教鋼琴的互動,來凸顯出女兒的叛逆性格,但萬芳的表現比起女主角侯怡君所飾演的媽媽還要兇,澎導演坦言這並非萬芳表現不好,而是整體的角色比例顯得過於失衡,只好忍痛做出刪除的決定,而聽到戲份被剪光的萬芳只是一陣哈哈大笑,並沒有太在意;另一個被剪掉的戲份則是知名台語歌手羅時豐。澎導演原本安排在男女主角環島將輪椅送修時,羅時豐和林美秀所飾演修車廠的老闆夫妻彼此大吵一架,但導演事後覺得這段戲份的調性與電影不合,苦笑說:「只好又剪掉。」 另外,為符合主角們環島旅行的過程,電影製作團隊也拍遍了台灣各地,例如他們在新竹拍攝了一間米粉工廠的製作過程,該工廠老闆的右手因為受傷只剩下一半長度,但卻不以為意,仍活動自如地邊聊天邊工作,澎導演雖對於老闆堅韌的生命力感到欽佩,但礙於電影篇幅,只好刪除米粉廠老闆的部分;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台南的拍攝裡,原本台南天壇有個「一」字的匾額,澎導演本想藉由這「一」字帶出「從一而終」的概念,並賦予電影主角們的遭遇一種「人算不如天算」、順天意而行的意味,但也因為電影太長,而同樣面對被刪除的決定。 雖然剪了不少長度,澎導演自己並沒有覺得太過心痛,不過,他表示如果有機會的話,蠻想剪一個導演完整版本送給有興趣的朋友看看,並自嘲說片名可以叫做「消失的眼淚」或「消失的60分鐘」。 重現「承諾」的價值 雖然,澎導演在電影裡拍攝了許多景點,如基隆荖梅、新竹東門城、彰化王功和花蓮太魯閣等等,但故事主要是聚焦於夫妻間的感情和承諾,讓現今功利的繁忙社會重新檢視「承諾」的價值,「特別是男人!」澎導演認真地說著。導演也坦言拍攝主角環島的情節,很容易讓電影變成觀光宣導片,也真有人在開拍前和澎導演連絡,願提供資金拍片,條件是故事需發生在某些特定地點,不過都被澎導演回絕了。 導演認為,這種平凡小市民的生活點滴反而能引起共鳴,像是真實生活中的男主角其實薪水不高,做的是清潔隊的工作,女主角則在加工廠上班,相當符合現今雙薪家庭的普遍現象,而放下手中的工作、抽出大把時間去觀光這件事對他們而言,似乎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澎導演略帶感傷地說:「直到女主角發病,男主角才真正立下決心實現早年的承諾,帶著老婆環島觀光。」 劇本構思的過程 早在撰寫劇本前,澎導演曾親自與現實的男主角談過數次,問及為何想要推太太去環島,不善言詞的男主角僅簡短地回答:「嗯,就推了。」,澎導不死心再度問有沒有因為太太罹患罕見疾病而怨天尤人,男主角也只是說兩個字:「沒有」,如此省話的個性讓彭導演決心靠自己去撰寫劇本,試著透過像是女兒個性的轉變、醫生自省的言談、以及女主角替女兒慶生等情節,去詮釋這對夫婦鶼鰈情深的故事。 大家或許還有印象,之前電影播過一則有關小腦萎縮症的宣導廣告,片中小女孩對母親說的那句:「我不再美麗了,你還會愛我嗎?」感動了許多觀眾,也感動了黃品源,向導演堅持要將這樣的對白放進電影中。但鑒於台灣人口中很少這樣赤裸地說「愛」字,澎導便想出女主角用「我會越來越醜」來代替,男主角則回應「我也會越來越老」,恰可凸顯夫妻間的濃郁情感,這樣寓意深遠的澎式對白也常出現在電影中,細心的觀眾不妨多留心一下。 整個環島的後半段中,有幾幕情節相當令人印象深刻,例如推著女主角的輪椅往前走的男主角,抬頭看到電線桿上掛著「天國近了」的牌子,是澎導演藉其代表女主角即將離世的暗示。另外,教堂裡的女主角一度以為看見女兒時,神情姿態的轉變也代表著迴光返照的瞬間。澎導演表示,在電影的後半段中,男女主角間的對白其實已經不多了,所以,他想用外在的象徵和大自然的現象帶出女主角的疲累和壓迫感。 從「企鵝」到「風景」 澎導演表示,其實本片片名也經過一番考慮,是因為小腦症病友的肢體動作被暱稱為企鵝,原本片名就取為《飛吧,企鵝》或《飛企鵝》來取名,但澎導演會擔心讓人搞不清楚電影的內容,也有人提議是否就以原著的書名《百萬步的愛》,澎導演卻想和書有所區隔,不想過份強調勵志的元素,於是和製作團隊邊拍片邊想片名,導演大笑地說,拍片現場可以看到打板的版上寫著不同的片名,像是《吹動沿途的風》、《一三九》(意指海岸線)、甚至連《輪椅推推推》、《輪椅追追追》等搞笑片名都出現了,後來,剪接師突然冒出一句:「帶一片風景走」。澎導馬上聯想到徐志摩「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豁達,轉化成現代人若能夠在人生道路上,擷取一點人生風景離世,似乎是個不錯的點子,「意外地和日片《一公升的眼淚》同樣為六字的片名。」 針對國片輔導金所提的建言 澎導演認為,其實台灣每年的拍片量相當多,往往造成一個片子一個廳的上映方式,且上映時間極短,這是因為資金不夠無法做有力的宣傳,他認為電影要有一定的資金才能拍出像樣的成果,故拍出好作品卻因為宣傳不夠而無法延續口碑,這是件相當可惜的事情。鑒於台灣市場不大的情況下,澎導演除提出可參考韓國為扶植影視產業所做的策略外,更建議政府每年輔導金的把關應更趨嚴格,並且訂有限額,將合格片數減少,每片便能獲得更加充足的資金,可避免導演們為錢四處奔波的窘境,也有籌碼和廠商談論合作事宜。 由澎恰恰執導,黃品源、侯怡君主演的《帶一片風景走》 改編自台灣真人實事的故事『百萬步的愛』,講述一個原本平凡且幸福的家庭,因為妻子罹患小腦萎縮症後,家人間的關係開始產生巨大變化,從原本的難以接受、釋懷到接納,丈夫甚至還實踐年輕時的承諾,帶著坐輪椅的妻子去環島旅行,片中丈夫對重症妻子不離不棄的情感及態度,令人動容。本片將於6月17日全台上映。

更新日期:2011/09/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