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幸福‧發現愛-專訪《街角的小王子》導演林孝謙


守護幸福‧發現愛-專訪《街角的小王子》導演林孝謙

文/馬來魔
馬來魔,知名部落格「光影隨想」影評人,曾為多個網站和報紙撰寫電影專欄,如PC Home電影達人、哈拉影城、麻吉網、人間福報等等,為現正活躍的網路影評人。

守護幸福‧發現愛-《街角的小王子》
林孝謙,大學創作的歌曲《交大無帥哥》讓他上了新聞,在交大外文系畢業後,沒成為英文老師,反而成為導演,在第一部短片《自由大道》得到金穗獎肯定後,首部長片《街角的小王子》也要與觀眾見面了!在夏日午後的咖啡店裡,我很榮幸的可以和林孝謙導演面對面,和他聊聊這段築夢歷程,也聊聊這部關於貓咪的療癒系純愛電影《街角的小王子》。


馬來魔:為什麼想要拍攝《街角的小王子》這部電影呢?
林孝謙:其實我會拍這部電影,和一個已經過世的好友「文惠」有關。文惠是我在國立藝術大學的研究所認識的一個電影系的學妹,是個鬼才型的創作人,也有豐富的音樂才華,那時候我們甚至一起申請輔導金,也鼓勵對方一定要成為一個好導演。可是她卻因為拍片太累、疲勞駕駛的狀況下,車禍身亡!


對我而言,失去這個好友,等於是生命裡面缺了一角,所以當我的輔導金通過,有機會拍攝《街角的小王子》的時候,我心裡想起的是對文惠的那份承諾。所以電影裡面有三首配樂,都是文惠做的音樂,放在電影裡面,算是對她的一份紀念,也替她實現了那個來不及實現的夢。


馬來魔:《街角的小王子》是一部怎麼樣的電影呢?
林孝謙:這是一部非常恬淡的電影。用「貓」來穿針引線,以大學時代的社團生活為背景,要講的其實只是一些生活的片刻。也許是一段淡淡的友情,或是一段難以實現的愛情,以及很多小小的心事,這些東西都在成長過程裡面一直陪伴著我們,就像寵物的陪伴一樣,或許只是街角的偶然相遇,看起來也像是生命中的過客,可是當我們回頭去看的時候,就會發現那些東西對我們來說,都會是相當重要的一段經歷。


馬來魔:通常的寵物電影都是把狗當作主題比較多,可是你為什麼會想把貓當做主題?
林孝謙:這要從我小時候養動物的經驗談起。


我生命中的第一隻寵物,是國小的時候,表妹從夜市撈來的巴西龜。由於我答應表妹絕對不會讓牠跑掉,所以就把水裝滿整個盒子,把烏龜放在裡面,然後用蓋子蓋起來,沒想到烏龜竟然缺氧死掉了!於是我只好把他埋在小花盆,還做了記號,提醒自己小烏龜長眠於此。後來即使搬家,這個小花盆還是跟著我,從來都沒有離開過身邊。


我的第二個養寵物的經驗,是國小三年級,那是爸爸撿到的小狗,那隻小狗默默守護著我,陪著我長大,直到我們搬家,狗狗卻染上跳蚤,而且被家人帶去「放生」!過了一段時間以後,無意間聽到有人說在我們舊家的旁邊看到那隻狗,可見小狗仍然靠著記憶認路,回到了舊家,卻因為不熟悉新家的路線,所以永遠回不來。這件事情在我幼小的心靈裡面產生很大的衝擊!


後來到美國讀書,和室友一起領養了一隻貓,這隻貓咪陪著我度過那段學習的時光,還陪著我拍了《自由大道》(電影裡面小女孩抱的那隻貓就是牠),讓我覺得即使人生有的時候會面臨一些困難,可是當你看到牠那可愛的模樣,可以這麼單純、這麼快樂,也會讓我慢慢的改變心裡的想法,產生更樂觀的心情。於是我和小貓的關係,成為一種互動的關係,也是一種陪伴的力量。可是這段相處的時光並沒有持續太久,一年後,我就完成學業,準備要回國了!


在我回台灣的前一天,貓咪趴在行李箱上面,彷彿知道我即將離開,所以依依不捨。後來,我每年都會回去看牠一次,當我回去的時候,牠都會睡在我旁邊,代表牠仍然記得我…直到這隻貓咪因為肝病過世,我想起了那段相處的時光,又總覺得虧欠了牠一點什麼,所以當我有了拍電影的機會,就希望可以把這樣的經驗拍出來。其實貓常常在戲劇作品或既定觀念裡面被描寫成陰暗或邪惡,所以也希望這部電影可以呈現出貓咪可愛的一面,也改變大家對於貓的刻板印象。


馬來魔:貓在拍攝過程裡面,應該很難控制吧!
林孝謙:貓跟狗最大的不同,是貓比較怕生,而且害怕嘈雜的噪音。所以拍攝現場會準備一個房間來當小貓的休息室,除了訓練師和相關的演員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進去干擾。雖然電影裡面的「小王子」只有一隻,可是拍戲的時候,其實是用了七隻貓互相輪替,才拍攝完成的。這所有的貓都是八週至兩個月大,但是貓長大的速度非常快,可能差個五、六天就已經長大,導致體型完全不一樣,無法連戲,所以必須要一直更換這些貓。


幫助貓入戲的方法,最常見的當然就是「食物」。像是有一場戲,小貓要在鋼琴上面跑,我們就在鋼琴上面塗貓食,留下香味,引誘貓跳上鋼琴,至於要怎麼讓貓看鏡頭呢?其實是工作人員拿著逗貓棒一直揮動,吸引貓的注意力。至於貓咪比較聽誰的話呢?除了照顧員「小葉」之外,貓咪通常比較聽女主角郭碧婷的話(可見貓也是喜歡美女的)。


拍攝動物的戲一定要有耐心,而且不能給牠們壓力。像是貓咪睡覺的那場戲,其實拍了好多天,因為貓咪怎樣都不睡(有限制每天貓咪的工作時間),後來經過安撫,好不容易讓貓睡著,結果垃圾車經過,貓咪又被《少女的祈禱》的音樂聲吵醒了!一波三折之後,才終於拍到貓咪睡覺的可愛畫面。


即使在拍攝的時候遇到很多困難,但是我總會告訴自己說:這些貓咪也不是自己願意要來演這齣戲,而是被挑選來演的。所以貓咪們願意參與拍攝,我們必須心懷感謝,怎麼可以因為他們沒達到要求而責怪他們呢?所以無論是貓咪們所付出的努力,以及流浪貓協會,甚至是貓咪的主人,都為這部電影盡了一份力,一起完成這個創作,並且也傳達出「關懷動物」的訊息,這就是本片的初衷。


馬來魔:片子拍完之後,這些貓咪到哪裡去了呢?
林孝謙:其實電影裡所有的貓,都是由流浪貓來做演出,片子拍完之後,這些貓咪也已經全部被認養,找到全新的家。「幫小貓找到家」是一個最艱鉅的任務,因為這些貓都長得很快,所以拍完以後必須掌握黃金時間,趁著小貓還很小,還是最可愛的狀態的時候,趕快幫牠找主人,不然只要牠的體型變大,就比較難找到願意認養的人了!因為一般人都還是比較喜歡從小開始養,才能夠跟寵物培養深厚的感情。可是即使這個任務非常艱難,我們也還是做到了!因為這是一部注重動物權的電影,無論幕前幕後,都會盡力的對這些動物付出關愛。


馬來魔:選角的過程有什麼樣的趣事嗎?
林孝謙:選角過程中,最特別的是郭碧婷,因為我在試鏡時,都會請女演員跟貓互動,可是大部分的女演員在面對動物的時候都採用一種「裝可愛」的演法,可是郭碧婷的表現卻非常自然,甚至還用手指頭沾著貓食來餵貓,表示她是真心喜歡動物,符合這部電影的訴求。另外,在試鏡的時候,我設計了一個情境給女演員們試演,這個情境是說:這隻貓在隔天就要被別人認養了,所以這是女主角和貓咪一起吃的最後一餐,可是大部分的女演員也都是「裝可愛」的說:貓咪,你要記得我唷~只有郭碧婷是輕輕的抱著貓咪,然後眼淚從臉上靜靜滑落,雖然一句對白都沒說,可是真情流露的演出,讓我深受吸引,就決定用她來演出女主角「小靜」!


女主角「小靜」的好友「亮亮」,是另一個擁有很多面向的女性角色,她的個性活潑可愛,而且偷偷的喜歡小靜,卻沒辦法說出口。由於這個角色層次豐富,所以演出這個角色的楊子姍,也是經過很嚴密的挑選。她是來自南京的女孩,在鏡頭前面非常漂亮,很像日本氣質女星蒼井優。她是歌手,第一次演戲,可是她說:她在小時候被父母遺棄,是奶奶帶大的,奶奶一直希望她可以成功,所以不管有什麼機會,她都願意把握,這番話觸動了我的心,於是就讓她演了「亮亮」這個角色。她努力的改進發音,完全去除「大陸腔」,這樣的用心真的令人感動。


馬來魔:有用什麼特殊的方法訓練演員的演技嗎?
林孝謙:我當初在美國為了練習表演,曾經當過演員,所以我是把「方法演技」的這套訓練方式用在演員身上,最大的重點是「角色的心理建設」,也就是讓演員每天都用他所飾演的角色身份來寫日記,並且互相寫給對方,也互相交換心情,透過這些情緒的訓練,幫助演員們進入角色的內心,因為這部電影所呈現的東西,會是比較親密的感覺,所以在拍攝之前的互動和默契練習也很重要。


馬來魔:為什麼電影裡的那隻貓要叫做「小王子」呢?跟世界名著《小王子》有關係嗎?
林孝謙:雖然看起來並沒有非常明顯的關聯,但其實有很大的關係!最明顯的是畫面裡面有很多的地球儀、星球圖案,而且片中那個和小貓有關的部落格,就叫做「星球B612」,就是故事裡面「小王子」住的那顆星球。在世界名著《小王子》的故事裡面,所講述的是「馴養」和「等待」,對於我們來說,這些動物花了一輩子的時間來陪伴我們,可是我們能夠給他們什麼?我以這樣的出發點來呈現一個關於「承諾」與「守候」的故事,可以和那部世界名著相呼應。要告訴觀眾的是:不管你的生命走到哪裡,總是會有人默默的守護著你。


馬來魔:電影裡面的樂團成員都真的會彈樂器嗎?還是做做樣子而已?
林孝謙:除了林辰唏真的有在玩樂團,也會彈貝斯之外,這些飾演樂團成員的演員們,大部分都沒有音樂底子,所以花了很多時間訓練,每個演員都有專屬的老師來教他們彈奏,練了一個半月的時間才上手。所以他們在片中彈奏的那首主題曲,真的是由他們自己彈奏,可是有一些部分是有再重新配音或修飾,讓整體效果更好。


馬來魔:電影裡的那首英文主題曲《In Case of Love》是原創的嗎?真的是片中的樂團主唱李至正唱的嗎?
林孝謙:那首歌的詞是我自己寫的,曲是由金曲獎製作人陳建麒寫的。整首歌的前半段是寫給貓咪,後半段則是紀念大學生活,也透露出勇敢、誠實、熱情的生命期許。


這首歌其實是由金曲獎得主黃建為主唱,電影裡面飾演樂團主唱的李至正只是對嘴演出,並不是真正的主唱人。可是黃建為在配唱之前有先看過這部電影,也深入的掌握李至正這個角色在片中的情緒,並且模仿他的音調來唱,所以唱出來的歌才能夠和電影的情境非常契合,不知情的觀眾還以為真的是李至正唱的!


馬來魔:兩首插曲《美好的旅行》、《花一開就相愛吧》都是林依晨唱的,有特別喜歡她嗎?
林孝謙:其實我和林依晨很久以前就認識,也一直有聯絡。這次要尋找插曲的時候,有找不同的音樂作嘗試,可是都和電影搭不起來,這時候剛好遇到林依晨,她很開心的跟我說她出了新專輯,問我要不要聽聽看,結果聽了以後,發現這兩首主打歌都是溫暖但不煽情的風格,放在電影裡面簡直一拍即合,如同量身打造。所以也要感謝林依晨,用她歌聲裡的溫暖特質,豐富了這部電影。


馬來魔:女主角小時候搬家轉學,卻突然回到原本的學校去找小貓,然後發現小貓淋雨被凍死了,可是小貓不是跟小男孩一起養的嗎?男孩竟然放著不理?為什麼會這樣設定呢?
林孝謙:我們本來有拍小男生去救貓的畫面,後來修剪掉的原因是因為這件事情是屬於女主角心裡的傷痛,因為她覺得男孩沒有照顧好貓,也沒有守住他們之間的承諾,才會讓貓死掉,可是這其實是個意外,也不是男孩的錯,所以才會把重點集中在女主角身上,讓劇情的前後呼應可以更強烈。


馬來魔:為什麼男主角永遠沒有回覆女主角寫來的信呢?
林孝謙:男主角「阿軍」在片中的個性,被設定成比較壓抑,他小時候面臨的哥哥去世的衝擊,也因為這些傷痛,所以女主角「小靜」從小到大都不停的來信,可是他卻從來沒回過。原本我有考慮過要不要讓他回信?於是我就問我自己:如果同樣的狀況發生在我身上,我會不會回信呢?後來得到的答案是:不會!因為我怕我一回信之後,她就不會再寫信來了!其實在真實人生中,我們也會面臨類似的狀況,可是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時候,通常會把它先行擱置,可是阿軍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在大學校園裡面再一次的遇到小靜,接下來的故事也就這麼展開了。


馬來魔:男女主角從小學分開到現在才終於見面,為什麼相認之後反而尷尬?你是用什麼角度去刻劃他們的心境的?
林孝謙:對於小靜而言,她喜歡的是當年那個死去的哥哥,所以才會對飾演弟弟的男主角示好,可是發現眼前這個男生根本不是當年他所熟悉的人,所以會有一種羞愧的感覺,甚至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但對於男主角阿軍而言,他完全不知道眼前這個女生為什麼會喜歡他,當他知道原來小時候他們同班,才知道女主角原來就是死去的哥哥當年喜歡的女生,而他自己則是錯愛上「大嫂」,所以才會產生複雜的心情,導致他們的關係會變得如此尷尬。


對男主角而言,他的哥哥是因為他才過世的,所以他一直都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而是連同他哥哥的生命一起活著。楊祐寧在演出這場戲的時候,因為入戲而情緒激動,腦海裡只想著一件事情:如果哥哥沒有因為他而死的話,那哥哥會很幸福,因為有一個這麼好的女生愛著他。所以那樣的心情對於男主角而言,是五味雜陳的!楊祐寧有認真的演出這樣的情緒,至於其他細節,就要觀眾進戲院體會了。


馬來魔:最後是「小王子」解開了他們的心結嗎?
林孝謙:沒錯!最後男女主角的心結,意外的被貓給解開了!而且觀眾應該很容易就可以發現一種對照的關係。他們小時候養的貓過世了,可是長大後養的這隻貓卻活了下來;小時候的那隻貓來不及被拯救,可是長大後的這隻貓,卻是楊祐寧飾演的「阿軍」冒著大雨把他救回來的!在這部電影裡面,其實每個人都跨出了生命中的一小步,對於女主角來說,她或許可以放開胸懷,試著去接受一段新的關係,而對於男主角而言,他勇敢的把貓救了回來,就證明他和他哥哥是不一樣的個體,而女主角心裡的位置,也許真的可以留給他。


馬來魔:這些關於愛情的描述,有你自己的愛情觀在裡面嗎?
林孝謙:當然有啊~其實對我來說,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是「相聚有時,別離也有時」,但我又會比較貪心的奢求永遠,所以電影裡面的這些主角們的關係,雖然看起來都是淡淡的,可是在他們的內心深處,卻又有一種無比的堅貞,強烈而深刻的認定對方,這也是我對於愛情的感覺。


馬來魔:電影結束以後,故事好像還沒結束?你是想刻意營造這種感覺嗎?
林孝謙:是啊~其實這確實是一個還沒結束的故事,因為電影要結束的時候,故事裡的愛情才正要萌芽,至於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就留給觀眾更多的想像空間吧!我覺得把故事停留在這個瞬間,也蠻美的啊~


馬來魔:你不是交大外文系畢業的嗎?後來是為什麼會跑來拍電影?
林孝謙:交大外文系提供給我們很好的環境,而戲劇也是外文系的必修課,在學校演英文戲劇的時候,就對戲劇產生興趣,畢業後就去就讀台灣藝術大學應用媒體藝術研究所,接著又以公費留學,到美國匹茲堡州立大學傳播研究所就讀。當時到戲劇研究所報考的時候,也曾經遭受質疑,但是面對質疑的時候,我會說:文學是用筆來創作,但是戲劇或電影則是用攝影機來創作,即使這兩者之間所使用的素材不同,可是「傳達想法」的出發點是一樣的。


馬來魔:聽說你也有拍MV的經驗?從短片和MV轉成長片,會遇到什麼困難嗎?
林孝謙:我從國外回來之後,有做過美術助理、執行製片、副導,再慢慢的成為導演。在當副導的時候,有幫Energy拍過主打歌《鋼索》的MV,也幫張棟樑拍過暢銷情歌《錯了再錯》的MV,自己當導演的MV作品是周明璟的MV。


長片當然比短片費工,而且最大的困難是:所有的事情永遠不如想像中順利!在《街角的小王子》的拍攝過程裡面,我每天平均只睡三個小時,而且還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的突發狀況,可是面對這些狀況的時候,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並且想辦法克服!所以簡單來說,拍片就是一個解決問題的過程。


馬來魔:你從外文系轉到拍片這條路,有什麼樣的心路歷程呢?
林孝謙:我當初走這條路,是受到家人反對的。因為我哥哥有輕度智能障礙,所以我媽媽希望我從外文系畢業後,可以當個英文老師,過著收入穩定的生活,也可以照顧哥哥。可是在我心裡,還是有著那份電影夢!


我的第一部短片《自由大道》在某些層面而言,講的其實是我哥哥的故事,故事的本意並不是要去控訴什麼,而是可以激起一份同理心,對不同的人都可以有更深的關懷。其實《街角的小王子》裡面也有類似的描寫,劇中人都跟現實生活裡面的我們一樣,或多或少都有著一些過去留下來的傷疤,但是這些傷疤並不是要告訴你說當時的那些經歷有多麼痛,而是要告訴我們那些事情總有過去的一天,而這些傷口也終究會癒合,而且那些離開的人其實沒有真的離開,而是為我們的生命留下了很多珍貴的東西,這就是我的電影所要傳達給觀眾的訊息。


馬來魔:《自由大道》之後,似乎隔了很久才推出你的第一部長片《街角的小王子》,請問為什會隔了這麼多年呢?
林孝謙:《自由大道》是2005年的事,之所以隔了這麼久才繼續拍電影,是因為身體出了問題!當時我被診斷出大腸癌,開刀的時候,醫生發現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膀胱,所以考慮把膀胱切除,可是在媽媽堅持下,保住我的「小弟弟」!開刀的結果,讓我身上多了一條40公分的疤,也經過長時間復健之後,才能完全恢復。後來醫師進一步檢查的結果,發現那個腫瘤是良性的,讓我鬆了一口氣。(還好當時沒有把膀胱切掉,不然我應該會恨他一輩子吧!哈哈)總之,在手術過後,我休養了一年才回來拍片,現在一切安好,電影也順利拍完,要和觀眾見面了!


馬來魔:當初聽你寫的《交大無帥哥》還以為你是一個很KUSO的人,沒想到這次竟然拍出一部這麼感性的電影,當初是為什麼有這樣的構想呢?
林孝謙:說到我當時參與創作的《交大無帥哥》,其實是有一段故事的。當時的同學們,雖然常常聯誼,可是卻沒人找到理想對象,直到有天晚上,一個身材較為「豐滿圓潤」的女同學竟然跑過來宣布她已經死會,而且還有兩個學長同時在追她!這個消息讓我們這些單身憂鬱青年集體傻眼,也讓大家都陷入了「集體恐慌」,旁邊的同學只好安慰其他女生說:這不是妳們的問題,是因為交大沒有帥哥!於是大家突發奇想,才寫出這首歌。可是我們創作的本意並不在批判,也無意引起爭執,其實就只是以生活當作出發點的幽默趣味而已。


《街角的小王子》也是用生活化的角度切入,希望大家可以看到自己青春的某個片刻。我記得有一天媒體試片過後,有個大叔坐在位子上流淚,我走過去問他為什麼那麼感動,他說:「因為電影裡的大學生活,讓我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其實多數人的大學生活都是如此簡單,談談戀愛,玩玩社團,覺得自己的未來就永遠會是這麼美好,那是對於青春的一種相信和快樂!所以希望觀眾在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又可以找回一點勇氣,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馬來魔:接下來還有什麼樣的拍片計畫呢?
林孝謙:預計要拍一部電視電影,接下來又要拍一部關於狗的電影,叫做《生命救援》,是關於一隻狗串起三個人內心的故事。其實無論是《自由大道》、《街角的小王子》或者是接下來預計要拍的電影,我都是抱持著同樣的一份信念,那就是:有時候,在我們的生命中,總是受到太多的幫忙,所以一有機會,我就想透過作品,對這些曾經出現在我們生命裡的人事物,做出一些真心的回饋吧!

更新日期:2010/10/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