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一座迷人的城市 陳駿霖導演寫下愛與浪漫《一頁台北》


擁抱一座迷人的城市  陳駿霖導演寫下愛與浪漫《一頁台北》

文/余智虹


近來,電影與城市結為最佳拍檔,紛紛締下互助盟約,透過電影鏡頭,越來越多人發現,原來所處的城市這麼美;藉由地方政府的鼎力協助,電影工作的執行顯得更有效率,觸角也更為寬廣。以歌頌城市為主題不新鮮,透過城市看見生活在其中可愛的人們才令人驚豔,《一頁台北》就是這麼一部以台北這座城市為背景,訴說一段可能發生在你我之間的浪漫愛情故事。


新銳導演-陳駿霖
陳駿霖導演畢業自柏克萊大學建築系,由於始終無法忘懷電影夢,遂進入南加大攻讀電影碩士。初試啼聲的畢業製作《美》,便擒獲柏林影展最佳短片銀熊獎,也讓歷經家庭革命走進電影圈的他,有了交代。陳導演說,其實一直以來都對電影很感興趣,但一方面又因為覺得這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而感到卻步。此外,家人也希望他能克紹箕裘從事建築業,於是他對自己說,如果念建築可以感到滿足的話,就放棄電影,但是直到建築系畢業,仍無法抹煞心中那股電影創作的呼喚,於是,就這樣踏入電影界。


受楊德昌導演影響甚鉅
尚未踏入電影圈之前,陳駿霖導演對於設計也很有興趣,他也認為當初學設計而建立了許多美術及藝術的概念,現在回頭來看,其實對於電影創作幫助很大。但影響陳導演更多的是在其大學畢業時跟隨楊德昌導演拍片的時光,受到大師風範的薰陶,儘管那段期間壓力之大,但也體悟到何以大師能成就其事業。陳導演說,跟過楊導演的人都知道,他的要求非常高,不管是對於自己還是對其他人,因為楊導演非常清楚自己作品的水準要到哪,所以一定會達到自己的標準。同時,楊導演在做之前會將所有的細節考慮的很仔細,除非百分百的盡力做過,否則絕不放棄。相較之下,陳駿霖導演覺得自己還是太容易妥協,對於目標應該要更大膽要求。另外,他也很佩服楊導演是個全方位的藝術家,雖然非科班出身,但不管是音樂、美術他都很了解,對文化、歷史、政治也都有所涉獵,陳導演直呼,認識楊德昌導演後,才知道有這麼厲害的導演。


《美》的誕生
在美國長大的陳駿霖導演,第一次回到台灣就是跟著楊德昌導演拍電影,對於台灣獨特的夜市文化感到十分興緻盎然,也在那時候萌生了有機會一定要拍一部關於夜市的愛情故事,《美》於是就這樣誕生。


因為成長背景的不同,使得陳導演一開始努力想要拍出貼近本土的感覺,但後來他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以本地人的角度來拍這個故事,於是他只能相信自己,以一個外國人的觀點來拍《美》這個故事,肯定能夠創造出不同以往的感覺。


《美》同時也是陳導演在南加大電影研究所的畢業作品,在國外放映皆獲得不錯的反應,甚至還拿下柏林影展最佳短片銀熊獎。但在台灣卻有人無法理解為什麼夜市會跟浪漫扯上關係,陳駿霖導演也只能大嘆「這就是我心中的台北啊!」他認為這是當下台北這座城市給他的感動,也許之後對台北又有不同的體驗,不過當時他只是忠於自己的感覺而拍出電影。


從《美》到《一頁台北》
當初在台灣拍攝《美》時,陳駿霖導演覺得那是一段他經歷過最快樂的拍片時光,不同國家的工作人員一起合作,每天都能激盪出文化衝擊的火花,所以心中一直很希望能再有這樣跨國合作的機會。於是在製片的鼓勵下,便以《美》為故事背景,發展出《一頁台北》的劇本。


而拍攝《一頁台北》最大的挑戰,陳導演則認為是在前製與行銷,雖然實際拍攝過程也會遇到很多問題,不過陳導演認為那都比較容易解決。前製時不管是寫劇本還是找資金,都讓導演覺得在跟自己打架,因為當時尚未有清楚的架構,就會一直懷疑自己,找資金時也受到很多質疑,尤其《一頁台北》的調性又非三言兩語可以解釋清楚,說是一部愛情片,愛情的成分似乎又淡了點,說是喜劇片其實也沒那麼好笑。但投資者都想清楚知道這部片的定位,於是陳導演每次都要傷透腦筋,他也無法理解為何一部花了許多心思拍攝而成的電影,到頭來人們只希望能用一句話交代清楚。


《一頁台北》總預算超過3000萬,其中1200萬來自新聞局的策略性輔導金,150萬來自台北市政府,其他私人投資部份來自美國、新加坡及德國的投資。陳導演認為年輕導演真的很需要政府的幫助,因為作品不多的年輕導演們很難去說服投資者,但如果已經獲得一些政府補助,就等於幫投資者分攤風險,相較之下亦能提高投資意願。除了政府的資金挹注外,政府在行政事務上的協調也讓陳導演直呼這是用錢買不了的最大幫忙,像是在捷運上拍攝,或是需要交通控管的部分,除非政府願意幫忙協調,否則拍攝上一定困難重重。但他也提醒其他電影工作者,有時並非政府不願意協調,而是電影工作者沒有將需求提早告知,公部門根本毫無準備與協調的空間,雙方若能增進溝通,相信一定能增加彼此合作的機會。


人物特色鮮明的《一頁台北》
《一頁台北》最令人會心一笑的部分便是主角們充滿異樣笑點的個性,陳駿霖導演自認裡面小凱(姚淳耀)以及高高(姜康哲)與導演本人個性最相似。他認為自己年輕的時候很像小凱,想要追求愛情,太文藝、也對愛情太浪慢,覺得一定要離開自己生活的城市,高高的部分則是導演認為自己很害怕去跟人家溝通感情。而在陳導演心中,女主角郭采潔就代表了台北,一個很活潑很可愛的女孩,可是其實心裡有點悲傷、寂寞。要說《一頁台北》最讓導演驚豔的角色,則是由柯宇綸飾演的「阿鴻」,剛開始陳導演只是想要一個有禮貌、不是很壞的壞人,一個矛盾與衝突的角色,沒想到在柯宇綸即興演出的詮釋下,產生劇烈的化學變化,一個眼神、一句台詞都醞釀了無限奇妙的氛圍。阿鴻與其他角色對戲是陳駿霖導演拍攝期間最期待的時光。


拍攝概念與過程
陳導演認為每個人第一次談戀愛時,都會有一個晚上感覺很不真實,特別的魔幻,到天亮時就有種很捨不得畫下句點。《一頁台北》以此為元素,大部分的場景都是夜戲,讓觀眾都快不習慣白天的感覺了,於是清晨到來也暗喻著曲終人散,整個故事即將結束。此外,陳導演也認為台北在黃昏到清晨這段期間最美。


拍攝在夜市追逐的戲也是一項挑戰,尤其師大夜市又是台北著名的夜市,常常拍到一半就有路人看鏡頭,可是片中又需要大量人潮製造夜市熱鬧擁擠的感覺,所以每天真正可以拍攝的時間只有三、四個小時,導演也坦承實在很沒效率,不過看到銀幕上呈現出意想中的效果,辛苦也就值得了。


看過《一頁台北》都會被其中的舞蹈元素吸引,陳導演表示自己很喜歡歌舞劇,那種感覺到了就唱歌跳舞的方式,是台灣電影很少見的手法,其實用舞蹈表現主角的感情是很常見的手法,國內只有蔡明亮導演有用過,不過蔡導演的又是另一種方式,陳駿霖導演則想用舞蹈來表達內心愛情的喜悅。


國際影展發光
《一頁台北》在國際影展獲獎連連,一路紅回台灣,2010年就囊括了柏林影展獨立獎項「最佳亞洲電影獎」、西班牙巴塞隆納亞洲電影節最佳影片金榴槤獎、法國杜維爾影展評審團大獎。而陳駿霖導演則表示最開心的部分不在得獎,而是看到觀眾熱烈的反應,尤其看到演員跟觀眾的互動,演員們受到歡迎的樣子,心裡真的很感動,代表《一頁台北》成功地敲進觀眾的心,感動了他們。在籌備的初期有些製片認為《一頁台北》只能拍給特定人士看,無法引起共鳴,然而事實證明,不管是外國人或台灣人,都能收到這部簡單愛情所傳達的輕鬆浪漫,陳導演也證明了當初堅持不給自己設限,而誠懇地拍好電影,一定能得到認同。


國際名導溫德斯擔任監製
《一頁台北》開拍之初即攻占無數媒體頭條版面,因為德國國際級知名導演文溫德斯(Wim Wenders)首度擔任華語片監製。談到這次與溫德斯的合作經驗,陳導演則說,溫德斯像是一個很厲害的老師給了許多建議,不管是在劇本還是看過初剪之後。同時,他也對溫德斯的親切和藹留下深刻的印象,尤其溫德斯常常會講出一些很簡單但卻寓意深遠的話。透過這次的合作,陳導演也體悟到導演不是只有一種風格,各有各的特色,才能發展出多元的作品。


國內外電影環境的差異
陳駿霖導演表示自己很喜歡在台灣拍片,美國雖然有很多不一樣的電影創作類型,但在獨立製片方面,其實與台灣相差不多。但在與台灣的電影工作人員合作感覺,卻是與國外相差很多,台灣的電影工作者對電影充滿熱情,在美國不管是獨立製片還是商業製作,基本上每個人只做自己那一部分的工作,比如說美術組沒有把場景弄好,攝影組到了就會很不爽的在旁邊抽菸,但是一定不會下去幫忙,但是在台灣的話,一定是大家會下去幫忙,陳導演說,可能是因為環境不好,大家只能用感情拍片,但是這也讓人感覺,拍電影是個合作,而在美國拍電影就只是一個工作。


陳駿霖導演的下一頁作品
儘管《一頁台北》的宣傳才剛結束,陳駿霖導演已經開始籌劃下一部作品《南京東路》,這次的故事背景建立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由一家貿易公司所帶起的大時代故事,陳導演覺得這是一個很特別的題材,而且也是一個還沒有人講過的事件,同時《南京東路》也將是一個跨國製作,陳導演想用台灣經濟起飛帶出亞洲四小龍的發展,我們也期待陳駿霖導演下一頁會寫下什麼面貌的台灣。

更新日期:2010/05/2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