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2分20秒》導演薛少軒


專訪《2分20秒》導演薛少軒

文/蔡筱玫

「現在的人遇到一點困難就想不開,動不動就跳樓自殺,因此我想拍一部可以激勵人心的故事,唯有內在開心,才能從容面對生命中的一切不如意。」…薛少軒


聽障奧運剛結束,而以聽奧為題材的國片《聽說》票房大賣,已突破兩千萬元大關,有機會擊敗《白銀帝國》,登上國片年度票房總冠軍寶座。另一部取材肢障運動題材的國片《2分20秒》也在近期上映,雖沒《聽說》的亮麗票房,卻仍是一部激勵人心的作品。


以下是這部電影薛少軒導演的訪談內容。這部電影雖然是薛少軒導演的第一部作品,但其實他在電影圈已磨練多年。他對於電影的喜好可回溯自小學開始,小學二年級的薛少軒喜歡看電影,但小孩子沒有零用錢,總是無法買票進場,只能在戲院門口觀望徘徊。至今他仍記憶深刻,在他老家高雄左營地區,戲院在觀眾買票進場後,會有一名歐巴桑坐在門口守門,以防有人偷渡進場。當時年僅十歲的薛導演非常外向,雖然沒錢買票,但為了看電影,他跟守門阿姨請求通融,希望阿姨讓他進去,還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把椅子弄壞。心軟的守門阿姨心想,戲院座位總是坐不滿,反正位子空著也是空著,於是就答應讓年幼的薛少軒進去戲院看電影,還再三叮嚀他不要弄壞椅子,於是薛少軒開始一段免費看電影的歡樂時光。那段看電影的日子對薛少軒有很深的影響,甚至後來深受李小龍還有邵氏電影的潛移默化,還開始一段學習武術的日子,也埋下對影像的喜好。


拍電影是辛苦的,不但過程漫長,執行度複雜,還需要背負財務壓力,一般人如果沒有很大的興趣,很難去完成一部電影作品。在薛導演的年代就是以升學為主,看電影是那年代的人最大的休閒娛樂。「因為我自己很喜歡看電影,中學有了零用錢,常常跟家裡拿了零用錢說要去圖書館,結果卻跑去電影院。那個年代戲院是不清場的,我常常買了便當就到戲院待一整天,看一整天的電影。」對薛導演而言,看著電影膠卷是很神奇的事,每部電影都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導演藉由電影闡述自己想說的劇情,表達自己人生的體驗,觀眾每看一部電影就好像經歷另一種人生。有時候劇中男主角死了,但是戲院燈一亮,觀眾還活在現實世界裡。現實與虛構相互交錯,令人不自覺著迷。


後來薛導演升學考試,無意間考上世新三專,因為從小在高雄長大,所以內心嚮往到外地唸書,也就開心報到。當時選填電影技術專業,想說將來可以當導演,上課之後,接觸到很多人,包含當時在世新擔任講師的王童導演。王童導演很喜歡黑澤明,因此也間接影響了他的學生。「為了了解王童導演,我將他的電影全都看過一遍,他影響我非常深,他的《策馬入林》令我印象深刻,黑澤明的作品講求人性,而王童導演也喜歡人性的東西,從他們的作品當中,例如《稻草人》、《香蕉天堂》都可以看到人性的訴求,除此之外,他們兩人另一個相似處就是都是美術背景出身。」


當時的薛導演被外國電影《ET》所吸引,到戲院觀賞完還掉眼淚,並且希望自己將來可以拍這樣類型的電影,但這跟台灣當時的電影教育衝突。「當時老師叫我們看完做報告,班上三十多個同學只有我看完覺得喜歡,但老師覺得這部電影沒有內涵,因為當時電影講求理論藝術,喜歡將電影當成學問來探討,流行的都是高達一派的大師風格,但我看不懂那些,《ET》卻讓我深受感動。」從此也讓他心生嚮往西方的電影工業世界。


後來台灣新電影時期的幾位著名導演,例如萬仁、李祐寧等導演到世新演講,薛導演趁機請教他們在國外都學些什麼,他們表示在美國都是直接拍電影,於是薛導演便決定到美國哥倫比亞學院電影系深造兩年,觀察對方怎麼拍出電影與當地工作情形。這段期間他受卓別林的電影影響很深,也對美國的電影制度印象深刻。相對至今台灣仍無法建立完善電影製作制度,領先我們好幾十年的美國專業分工制,確實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從美國回台灣後,因為沒有業界人脈,必須要在電影圈從頭開始打基礎。薛導演心裡知道,只要手上有一本劇本,就等於擁有進入電影圈的門票,只要有劇本,就可以打電話給任何一家電影公司,要求進一步洽談。他後來循此準則打給中影製片部經裡,對方便詢問他有無興趣到中影內部做企畫,同時他也跟龍祥的製片經理談,當時剛好邱明成也在現場,對方便詢問他有無興趣擔任《我在死牢的日子》的場記,因此他踏入電影圈第一個實務經驗就是擔任場記。從此開始師徒制學習的過程,這個案子結束之後就來到中影擔任編審,補吳念真的缺,工作執掌為評估各項電影企畫案的可行性。當時饒紫娟也在中影發行部門工作,兩人也認識。


當時中影製片部經理為徐立功先生,薛導演對他印象深刻,在他記憶中,徐經理是位學習力很強的人,從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館長到中影製片部經理,他下很大功夫,非常努力學習。那時期薛導演在中影製片部任職,還經歷李安拍攝《喜宴》時期,當時中影正在拍一部大片,是王童執導的《無言的山丘》,他就表達想跟片的意願,後來透過徐立功經理跟王童導演表達意願,在獲得導演同意之後,他便提出用VHS全程拍幕後花絮的想法,首開電影圈創舉。拍完之後王童導演非常開心,藉此學生也可以直接從幕後花絮影像中觀看實務過程。這部電影總共花費五千萬元經費,耗時半年的時間拍攝完成,有些幕後花絮至今還可以看到,而現在每部電影都會側拍電影幕後花絮,這全歸功於薛導演的創舉。


拍完這部電影之後,薛導演認為這個經歷重新塑造他的工作心態。在拍攝過程中,王童導演雖然貴為台灣本土知名導演,但因為台灣環境不健全,所以很多事導演都要做,不像國外導演只要負責指揮就好。這過程讓工作人員看到導演親力親為的做事態度,因此沒人敢摸魚,而且整個劇組向心力也非常集中。也因為這段實務經歷,《2分20秒》現在用的攝影指導就是這部片的楊渭漢,本片很多工作人員都與拍《無言的山丘》同一批,經歷充足。2分20秒


拍完《無言的山丘》之後,薛導演又再度回到中影製片部,薛導演於訪談中表示,中影有一個制度很好,只要在中影內部工作,任何部門的員工都可以申請去拍片,拍完電影之後繼續回到原崗位工作,增加學習與歷練的機會。這段期間令他念念難忘的就是當時拍電影有個不成文規定,就是雖然片場每天都會提供便當,但一天都還有一百塊飯費津貼,這個津貼對員工而言實在是一大福利。當然現在這樣的制度已經隨國片輝煌的年代一起離去,不復存在。


薛少軒導演在中影待了十一年,直到中影解散,辦理優退。離開中影後他便自組瀚暉影視公司接案子、拍紀錄片及廣告,這段期間他總是希望能有個電影作品,加上自己喜歡運動,所以就規劃拍一個跟運動有關的電影勵志片,在蒐集資料過程中認識達達,加上導演姪子本身是游泳健將,得過全國蛙式第二名,而且強烈表達想演出的意願,條件也不錯,所以就在電影角本出來後跟他對戲一次,薛導演演戲中林立洋扮演的父親角色,他姪子則飾演男主角,全程攝影拍下,之後剪輯後分送旁人觀賞,大家評語覺得還不錯,薛導演便勇敢向新聞局廣電處申請高畫質HD輔導金,步上導演之路。


2分20秒這部戲的資金申請到新聞局廣電處HD補助三百萬元,期限一年內完成。其他的資金缺口原本打算與美亞娛樂邱順清老闆合作,甚至已跟大陸洽談細節,經仔細估算,預估本片只賺不賠,大陸方面也樂於投資,但大陸要求影片內容需要有大陸元素,要有一個來自大陸的女孩子,而且要到大陸取景。但本片的劇情實在無法朝那個方向修改,加上到大陸取景一天就要花上一百萬,衡量許久只好放棄此機會。最後就是導演自己集資拍攝。這個題材在大陸就有很好的賣點,因此導演並不擔心會賠錢。「對我而言,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希望不要太急,希望有部電影作品可以先給觀眾看,之後有機會再逐步調整修正。」
選角過程


導演透露,這次會找來港星林立洋演出,是因為自己常跟太太去湯泉吃飯,常遇到林立洋,剛好那時想拍戲就找他來談,林立洋雖然是香港人,但是口音不重,本身外型不錯,加上電視報導他很節儉,形象良好,而且他看完劇本也很喜歡,雙方就一拍即合。而林立洋於受訪時也表示,看完劇本後,他覺得這個戲的重點及目標是希望大家在有限的時間之內,做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要快樂的面對人生。因此他非常喜歡這個角色。至於找來黃仲崑演出則是因為他年齡身材都符合,加上也有一定知名度,所以是不二人選。女主角則是透過經紀公司找來這一位民視的基本演員,男主角則是自己的姪子,目前還在唸高雄海科大。


本片拍攝期共二十四天,除了決賽那一場在台南取景拍攝之外,其他場全部取景高雄。可以拍這麼快是因為導演之前已經試拍過一次,所以拍攝過程非常順利。


本片主軸:達達精神

這部電影有一個出現次數不多,但是吸引眾人目光的角色-達達。每次導演在接受訪問時總會提及這一位讓他內心深受感動的小孩。講起導演與達達結緣的過程,要從兩年多前講起,當時亮達才剛學會游泳,薛少軒導演應邀紀錄達達復健過程。因而認識這個觸動人心的小生命。


達達的母親在懷他時經過十三次超音波檢查,都沒有發現異狀,但是孩子出生時卻是典型畸形兒,雙腿膝蓋以下全無,而且右手指、中指與無名指也沾黏併指。還好在達達六個月大時,醫生判定這孩子智力發展都正常,解除一家子的隱憂。一家人的心態也從剛開始幾年,不敢讓鄰居知道家中有這樣一個孩子,逐漸說服自己接受,然後勇敢帶他出門。兒童心理總是敏感,亮達或許察覺自己與別人不同,個性相當內向害羞,面對生人總是習慣躲在阿嬤背後。某天亮達去看堂哥學游泳,教練梁國禛看到亮達後,建議讓他游泳復健。後來亮達愛上水裡的自由,而且精通自由式、蛙式和蝶式,漸漸的亮達也從害羞,變成自信。自由式五十公尺僅花五十五秒,比許多成人還快。他榮獲今年中華民國殘障體育運動總會會長盃游泳錦標賽同齡組第一名、高雄縣中小學聯合運動大會游泳比小組第二名。他目前為鳳山國小一年級學生。現在參加比賽,不是為名次,而是建立自信心。


導演薛導演回憶當初見到達達步履不穩的下水情形,他仍記憶猶新。因為身體平衡感尚未建立,行走時特別吃力,他只能吃力的走上梯子,再用力用另一隻腿往上一躍,接著往上爬,光是爬到平台這個動作就讓亮達花了不少體力,雖然他動作不俐落也不標準,但當裁判指令一下,達達立刻跳下水,但缺乏小腿打水的他,身體總是下沈浮不出水面。一開始薛少軒對此情形感到擔心,心想達達怎麼沉下去了?後來發現他還在繼續游。短短的50公尺路程,達達也是一路載浮載沉到終點,但他卻始終沒放棄。這個精神感動了現場圍觀的民眾,那種歡樂的氛圍讓人感到這個孩子是愉快的,並不會令人感到心酸或是悲哀。因此導演也深受感動,他覺得悲哀的不是達達,而是社會上肢體健全卻充滿煩惱的正常人。雖然達達也知道自己與眾不同,沒有腳,但是在薛導演眼中的他卻看不到煩惱的影子。原本只是幫游泳教練拍攝紀錄存檔影片,薛少軒卻因為達達受到激勵,希望將他的故事搬到大螢幕。


《2分20秒》這部電影主要在敘述一位高中游泳選手,因為和父親之間的矛盾以及對人生的茫然,無法專注在自己喜愛的游泳領域發展,之後受到看到雙腳殘缺「達達」的真人事蹟而受到激勵。薛導演認為「達達生出來就沒有腳,但是不管先天條件如何艱困,他持續不斷努力,游泳成績甚至超越一般人,相對之下,男主角又為什麼會因為一些事情就放棄游泳?他是不是應該再更努力達到自己的目標?薛導演一直覺得現代社會有太多混亂的現象,許多人常受不了一些小挫折,動不動就跳樓或是燒炭自殺,所以他一直想拍一部勵志片,最後終於找到游泳作為題材,「我不是要做導演,只是平常喜歡拍東西,找到這個題材,想說把『達達精神』推出去。我認為人只要心裡開心,不管外在環境多麼不如意還是可以過得很開心。」


首映會達達的父母都有來參加,剛開始他們還誤會薛導演在消費達達,後來才了解導演的用心,是希望激勵其他人。「我們也表示,如果票房不錯,會提供達達一筆獎學金,用來做為他的教育經費。」


劇情另一個主軸是講父子、男女之情,最主要在描述〝親情〞與〝超越〞,常常人與人之間有很多誤會都是因為表達不清楚,誤會造成它們之間的衝突。而父母子女間也常出現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導演希望觀眾看完本片,能有多一點的反思。而劇中男主角其實最後是拿到游泳比賽第二名而非冠軍,比賽名次不是戲中的重點,重點是他突破某一瓶頸,超越自己。


音響效果
本片多數取景高雄鳳山街道,很有南部海港城市的味道,全片最困難的則是音樂製作方面,「我受到電影《ET》的影響,非常欣賞它音樂跟畫面配得很緊密的感覺,所以我對這方面非常要求,而在台灣要做到這樣必須要有一組樂團來製作,全台只有史擷永老師擁有自己的樂團,後來就找來史擷永老師幫忙。音響效果對電影非常重要,一位女性觀眾第一次在一般戲院觀賞,散場時沒有掉淚,但到威秀影城觀看就掉淚了,這是因為音響品質的關係。所以下次我會注意要選擇性戲院上映。現在電影聲音後製都進步到杜比聲軌,但如果遇到不好的戲院,效果就出不來。我認為台灣電影院還有很大空間要整頓改進。」

更新日期:2009/10/1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