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聽說」導演鄭芬芬


專訪「聽說」導演鄭芬芬


今年三十九歲,第一屆政大廣電系畢業的鄭芬芬,畢業後投身廣告界,跨足創意企畫以及製作領域,閒暇時並喜歡寫一些劇本,近期上映的電影「聽說」是她進入電影圈的第二部作品。


政治大學向來以新聞系聞名,因此鄭芬芬很多同學畢業後大都還是往新聞界發展,但她自己對新聞領域較沒興趣,所以一直留在廣告界。在從事廣告業之餘就寫劇本,甚至自己開始導戲,逐漸地,副業的比重超過正職,她便辭去廣告公司的全職工作,專心拍片。後來以『手機有鬼』獲電視金鐘獎『戲劇類編劇獎』,知名度大增,案子也變多,就拍了首部電影「沈睡的青春」,直接從一個廣告界上班族變成電影導演,不像其他人是從場記慢慢學習,變成副導後再到導演一職。


對此鄭芬芬表示,雖然沒有電影圈的實務經驗,但自己從事廣告業亦做過製片,還是有拍片基本概念。而當初之所以會拍「沈睡的青春」,是因為自己寫了一個劇本,找了大學時期到政大兼課的老師劉嘉明(佳映娛樂總經理),詢問他有沒有興趣投資拍片,兩人一拍即合,便投了新聞局廣電處高畫質HD輔導金,也拿到補助,一切都很順利,電影之路就由此開始。


第一次拍電影,鄭芬芬用十八個工作天就完工。對此驚人的效率,鄭芬芬表
示,要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必須事先都想得很清楚自己大概要拍什麼東西,也就是幾乎沒有時間讓你嘗試與犯錯。可能因為先前拍電視劇時訓練有素,所以能夠達成這樣艱難的要求,因為電視劇常須於九天、十天內拍完一部和電影同長度的作品,兩者相較之下,電影需要注意更多細節,也必須做好事前功課,才不致於在開拍後浪費時間。


電影是一種撫慰人心的作品

因為小時候受到韓國電影「淚的小花」的啟蒙,鄭芬芬喜歡讓人開心、掉淚的電影風格,當時她和媽媽及姐姐三個人一起去看這部片,因為劇情悲慘,她們三人全部哭得唏哩嘩啦,從此在她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也一直覺得,電影應該是一種能夠『撫慰人心』的東西。加上大學時代在傳播領域學習,造就她對影像濃厚的興趣。看過她電影的人都覺得她拍的影像畫面很唯美,推測這應該是跟她在廣告界的工作背景有關。她在廣告界多年的作品,加上私下接的案子,作品豐富,從1994年至今,廣告導演作品超過十五支,包含1994年《金八八兒童食品》榮獲大陸廣告賞銀獎;1995至1997年,台中廣三Sogo百貨SP《雪人篇》、《鞭炮篇》、《滑雪篇》、《拜年篇》;1995年衛生署《勿隨意丟棄流浪狗篇》;1996年道安委員會《喝酒不開車篇》;1997年台北市政府《居家安寧篇》;1998年新聞局形象廣告《豆豆看世界》系列「奶奶的眼淚篇」、「快樂的天竺鼠篇」、「有禮貌的車子篇」、「小阿姨不要走篇」(獲時報廣告金像獎公共服務類銅牌獎 );1999年來來百貨《母親節SP》;2000年全家便利商店《商品特賣廣告》「何處是我家篇」、「何處是我朋友家篇」。(入圍金鐘獎電視廣告最佳商業廣告類)。


除此之外,她的電視作品也很豐富,從2003年《我把阿公搞丟了》 I Lost My Grandpa電視單元劇開始,2004年即以《手機有鬼》Shadow Caller電視單元劇獲電視金鐘獎『戲劇類編劇獎』,並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類男主角獎』。2006年以《拍賣世界的角落》Sell My Life電視單元劇入圍電視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獎』,2007年便導了首部電影作品「沈睡的青春」,此片還入選韓國富川奇幻影展、香港亞洲電影節、瑞典斯德哥爾摩影展、新加坡亞洲新人影展最佳劇本、攝影、女主角、並獲新加坡亞洲新人影展最佳劇本、2008法國杜維爾亞洲影展競賽片、入選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台灣新導演等等。


2008年拍攝《長假》Long Vacation電視電影作品,入圍電視金鐘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女主角』、『最佳剪輯』,並獲電視金鐘獎『最佳迷你劇集』,本片還入圍新加坡亞洲電視節最佳女主角。之後拍攝《幸福的鑰匙》The Key of Happiness 電視單元劇、《查無此人》Finding Her電視電影作品,此片並且獲得98年優良電影劇本佳作,並且入圍2009年台北電影獎劇情長片競賽單元。2008年還拍攝《晨之美》Share the Morning短片,為《台北異想》八部曲之一。


2009年拍攝《生命紀念冊》The Life Book電視單元劇,並拍攝第二部個人電影長片作品「聽說」。


貴人一路相助

從鄭芬芬一連串得獎紀錄以及優秀的作品看來,她的確是位有才華的才女,不過她總是謙虛,覺得自己遇到許多貴人相助才有今天。例如在電視圈就遇到知名導演梁修身,鄭芬芬之前幫忙梁導演撰寫劇本,後來因為梁修身太忙沒時間拍攝,就將案子PASS給鄭芬芬拍,甚至之後梁修身還變成鄭芬芬的製作人,此舉讓鄭芬芬在電視圈拍了不少電視影集。


電影圈方面,則得到以前大學老師劉嘉明的協助,順利開拍第一部電影作品「沈睡的青春」。「這位老師本身在電影圈開設電影發行公司,有規劃拍電影,覺得我的提案不錯,後來就一起去投廣電處HD輔導金,也順利拿到補助,一切可說是一帆風順。」提起踏入電影圈的過程,一路也是風平浪靜,順利達成目標。


拍「聽說」的由來與經過

鄭芬芬自我剖析是個充滿想像力的人,在2007年的時候看到一篇讀者投書,描繪自己是一個聽人,愛上一位聽障朋友的心情後,她就覺得好有意思,靈感馬上湧現。 那年她寫了一個劇本,一開始便設定是一個聽障愛情故事,為了拍片,她便展開一系列調查訪問,透過書信往返訪問聽障人士以及他們的朋友們,試著深入了解聽障世界、聾人的生活圈子以及生活習慣,在那裡,聽不見的人被稱為『聾人』,而一般聽的見的人則被稱為『聽人』。


「聽說」這個故事裡面的劇情都是導演參考很多田野調查,甚至參考很多國外案例發展而來,當然國外在這一方面還是比較先進,為了整體提升大家對聾人的認知,很多國內做不到但是國外有做到的部分,導演也都寫在劇情當中。隔年完成劇本時鄭芬芬便跟知名電影人焦雄屏老師談合作,後來申請輔導金也拿到了,但因故沒有簽約。「我們失去輔導金金援之後,就跟聽奧主辦單位談合作,請他們贊助這部電影。因為內容合適,對方也很喜歡這個劇情,所以台北市政府這邊給予很大的創作空間,唯一要求就是要在聽奧舉辦之前一個月上映,以達協助聽奧曝光的成效。」


在今年年初敲定所有經費之後,「聽說」整個團隊才開始籌備,二三月陸續勘景找演員,確定開拍那時已經五月初,整部戲拍片期含休假才一個月,每天處在高壓的狀態,為了如期完成,每一場戲都事先排練,以求最短時間內拍攝完成。


鄭芬芬於完片之後,一開始還會很擔心,害怕大家以為這是政府的宣導片,會有很無聊的刻板印象,但是試片之後口碑還不錯,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大家都反應宣傳期太短太可惜。其他如劇本、演員、運鏡等等無一不受到大家的讚美。「但我們真的是沒有時間,雖然很希望宣傳期可以長一點,但真的很趕,連拷貝都是趕在試片前才完成,可見這一切是多麼緊迫,本來想在聽奧會前一個月上片,但時間上真的來不及,所以我們一直協調,最後改成是聽奧會前一週上片,但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擔心來不及上片。」


選角與拍攝過程

鄭芬芬表示選角過程找很久,大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飾演姊姊的角色本打算找真正的聽障人士,但找了很多人感覺都不對,最後只好放棄。改用audition試鏡的方式篩選演員,最後是陳妍希雀屏中選。至於妹妹及天闊的角色也是試鏡之後覺得陳意涵跟彭于晏最適合。


「因為要比手語,所以臉部表情非常重要,表情是溝通能力好不好的關鍵,也就是說肢體語言很重要,而這些人當中,意涵的肢體語言最豐富,雖然一開始她學習手語是比較辛苦的,但她也下了很多功夫。彭于晏則是因為他之前的作品呈現出陽光男孩的形象,很適合本片角色。」


確定男主角之後,導演就開始想,什麼樣的父母可以生出這模樣的兒子?因為劇中設定天闊個性善良,所以父母一定是非常愛他,家裡一定很溫暖樂觀。加上本片是喜劇風格,所以導演一開始便希望找喜劇演員演出,因此劇場出身的林美秀與羅北安便是不二人選。對此林美秀老是開玩笑自嘲說︰『憑他們兩人的姿色肯定生不出這麼俊俏的兒子,應該是隔壁老王的。』藉此自娛娛人。


找演員是拍片重要的一環,找的過程千辛萬苦,找到之後也不能輕易鬆懈,導演要努力教戲,才能讓演員演出劇本角色的靈魂。「找年輕演員演戲就要教他們怎麼去釋放情感,但是找有經驗的演員或是舞台劇出身的演員,則需要教他們怎麼收,不然五分鐘的戲他們常常可以自動演十分鐘,為了長度著想,我還剪掉好多戲份。」


「拍攝過程辛苦是一定的,尤其時間緊迫。我後來都一場一場的排戲,一句一句手語校對,詳細說明稍微的落差會有什麼不同的意思。」在選好所有角色之後便展開一個多月的訓練課程,這一部戲的老師特別多,包含游泳課、手語課、街頭藝人表演課等等。因為這部電影的前面三分之二都是手語的戲,一開始焦雄屏老師很擔心觀眾會不會睡著,還跟導演討論是否要配內心OS,就是主角在比手語的同時,旁邊也有口白。「但我覺得這樣太奇怪了,所以決定還是不要。」


電影拍完之後,聽障朋友非常期待,他們覺得這是他們的電影。一開始鄭芬芬並不是專門為聽障朋友拍這部電影,反而只是單純想拍一個聽障的愛情故事,讓一般人有機會可以瞭解聽障朋友的世界以及他們的真實生活。「這些聽障朋友看完試片之後都會寫信給我,表示我拍的真真切,給我很多FEEDBACK。」
這部電影的場景大多在台北,只有少部分在新竹,劇中姊妹們的家是跟朋友借來的房子,是一般正常的隔間,為了呈現出聾人生活的真實面,鄭芬芬跟友人情商將屋內牆面結構打掉,好呈現寬廣的空間。為了拍戲,鄭芬芬笑說自己把友情都用光了。


為避免時間來不及,拍戲現場整個製作組都很機動,只要天候狀況有異,馬上變更行程,所以大致而言都很順利。只有剛開始拍游泳池的戲花比較多時間溝通。因為有找來聽奧的選手,他們沒拍過電影,加上不能說話僅能以手語溝通,所以花比較多時間。起初他們無法理解為何要一直游來游去,好在現場有一位手語翻譯,居中來回溝通,後來拍久了,聾人們也學會停看聽,當劇組中間停下來講戲時,他們就會察言觀色,就會先離開游泳池,上來岸邊休息,不用一直泡在水中。陳意涵2


拍戲當中難免有一些有趣的小插曲,「拍街頭藝人那一段,中場沒有意涵的戲時,她自己就想說沒人認得出她,所以就大搖大擺到威秀美食街買吃的,結果服務員看著她欲言又止,後來大膽問她是不是在演〝素還真〞,結果意涵聽了就很生氣,因為她明明就是在演歐洲街頭藝人…。」這是比較好笑的地方。


「妍希比較內向害羞,在片場都是不大講話的,所以我都要求她跟意涵,沒事在片場也要手牽手培養姊妹感情。至於彭于晏跟陳意涵私底下都很活潑,沒事時候也都還在演,像這個我就要他們分開,甚至要拍吻戲也是臨時才告訴他們,以便營造出羞澀的效果。」


基本上,因為這部電影的製片很嚴格,所以本片沒有透支,「我事先都將分鏡表畫好並且跟攝影師講好要什麼效果,需要什麼器材,所以他們都會提醒我已經花了多少錢。」


永不放棄的精神

對鄭芬芬而言,這部電影有個想傳達的中心意念,她希望不管是聽人還是聾人,每個人在追求夢想跟愛情的時候,都要抱著不放棄的精神,都要努力不懈。「我很希望大家看完之後會又哭又笑,我就很開心了。」


在田野訪談過程當中,她發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這個社會有很多聾人老公及聽人老婆。因為很多女生都很有愛心,會去當志工,在這過程當中,男生就覺得跟這個女生溝通很好,於是就乾脆把她娶回家當老婆,但是很少有聾人老婆跟聽人老公的組合,因為台灣的傳統社會還是比較不能接受自己兒子娶一個聽不見的媳婦。甚至有一個實例,一個聽人先生堅持娶一位聾人太太,後來父母就不出席參加他們的婚禮。


因為這個緣故,導演在本片當中特別設定男主角天闊是聽人,但是有一顆善良的心,希望可以跟聽不見的心儀女生在一起,而他的父母愛屋及烏,最後也願意敞開心門接受對方。鄭芬芬希望這個觀念可以被傳達出去。


量產型導演 工作滿檔至2011年

接下來的規畫,鄭芬芬表示目前自己的工作已排到2011年,而且都是拍片。會視演員檔期決定先拍哪一部。日子可以想像會很充實,但是也可想像將會很累。她總是知足的說自己比較幸運,都有製片來找她拍片,所以不用擔心資金的問題。唯一的限制就是預算不多,但這世上應該很少有足夠的預算,因為導演都是求好心切,好還要再更好。


「自己是個很有感覺的人,只要稍有感覺故事就成型,只要有人喜歡那就先定著,有空就幫你做。」這就是鄭芬芬,一個很隨性好相處的女性。很多人看完鄭芬芬的電影之後,都很喜歡她的劇本,故事簡單,但是感人,看完會很想推薦給別人,而這正是目前其他導演欠缺的,對此鄭芬芬表示,很多人說她劇本原創性很高,但她自己認為就算劇本好也有可能拍的不好,所以要跟演員做好溝通,對於要表演到什麼程度,觀眾才會受感動?心裡要先有底,所以指導演員非常重要。


也有人說因為她是廣告背景出身,所以畫面都很唯美。也的確是如此,很多人看過電影之後都覺得她把台北拍的很美,但她說,自己其實就是每次要拍之前都會先想好這個鏡頭要表達什麼,是要失落的感覺或是很陽光?決定要的東西之後,就會用很多元素去support它,自然就可以呈現出來。相信只要用心,大家都可以拍出好的作品。

更新日期:2009/09/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