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絕命派對」 25歲新導演柯孟融


專訪「絕命派對」 25歲新導演柯孟融

文/蔡筱玫


25歲新導演

乍見柯孟融導演有點訝異,因為他今年才25歲,年輕且充滿搞笑細胞。他綽號『大頭』,成長背景單純,與大家一樣受九年國民教育,是個土生土長,made in Taiwan的本土導演。小時候父親帶他去看【侏儸紀公園】,看完電影後深深為之著迷,之後發奮存零用錢,固定存到一個數字就上戲院看電影。從小愛看電影,尤其是恐怖片,像是【倩女幽魂】、【暫時停止呼吸】的類型特別喜愛。雖然喜歡看電影,倒也從沒認真想過將來是否要從事這一行。到了高中,不得不思索將來大學要念什麼,才認真分析。自己是個喜歡拿著相機到處拍攝的人,所以決定要往電影領域發展。填志願時曾想過要念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但又覺得自己的個性似乎不具備藝術家性格,怕會無法習慣藝術學院的藝術氣息,所以後來改填輔大影像傳播學系。


小時候的他喜歡畫畫、辦家家酒以及角色扮演,常撿紙回來畫4格漫畫,希望得到爸爸的讚美。除此之外還是班上搞笑代表人物。他情感豐富,每週的週記最喜歡寫抒情文,自己看了還會特別感動。高中參加魔術社,喜歡看到別人臉上驚喜的表情,聽人家問「你是怎麼做到的」。因為太愛電影,高三那年常藉補習的名義翹課去看電影,因此學科成績不佳,高中聯考數學才考7分。他自己覺得本身口才不佳,所以腦袋裡的靈感通常是畫下來或寫下來,影像剛好可以結合這兩項,於是朝這方向發展。


柯孟融搞笑表示,對於自己的作品,他都給予最大肯定,例如完成自己首部影片時,就自覺拍得很棒,很想哭。而這部愛情電影小品,其實只是用家裡的DV拍攝,在西子灣取景,演員還是自己的女朋友及哥哥。


【鬼印】在網路擁有10萬點擊率,是至目前為止比較有名的短篇作品。談起拍這部電影的原因,柯孟融表示因為當時日本流行鬼片,【七夜怪談】在台灣非常受歡迎,他看片之後也被嚇到,但從此喜歡上鬼片,也一直渴望拍一個可以嚇到人的作品,於是【鬼印】就產生。拍【鬼印】時,柯孟融不但擔任導演,還下海當演員,片中的女鬼也是自己同學,即【絕命派對】的女主角朱蕾安,整部片製作總經費才1萬元。對於後來受到廣大歡迎,柯孟融表示感到意外,「當時只想達到嚇人效果,沒想到放上網路迴響很好,很多人被嚇到,老師看過也覺得恐怖。」於是從那時開始,柯孟融因為此片參展認識許多電影人,包含製片葉育萍(Michelle Yeh)。


拍【鬼印】之後聲名大噪,還有電視記者來採訪,那年柯孟融19歲,開始嚐到走紅滋味。很多人問他要不要拍電視劇或是電影,他陸續接一些預告片剪接的工作,如前景娛樂的【再見可魯】、【花與愛麗絲】等影片。這當中亦陸續接一些小預算的MV案件,對柯孟融而言,接案子不是以賺錢為目的,而是希望有機會可以練習拍片。


拍【鬼印】之後,柯孟融持續以低預算創作學生作品,其中有一部影片《靠近》只花3萬元拍攝,還去參加法國里昂影展。雖然表現優異,但是柯孟融總是謙虛表示,「其實自己平凡如其他拿DV拍片的導演。」


柯孟融就讀大一時拍攝【鬼印】,至今經過6年磨練,目前一邊念北藝大研究所,一邊拍電影。很多人都羨慕柯孟融幸運,因為他才25歲,等於一畢業就拍商業長片電影。對此柯孟融一再澄清,這是經由許多努力累積而來。當同學去海邊衝浪、玩耍時,他都在家裡剪接影片,他笑說自己是個閒不下來的人,沒事就會找事做,就連放寒暑假的時候,從來沒有休息超過5天,還常常忙到沒有時間回高雄探望爸媽。也是因為這些付出,才有今天的成果。


屠殺片 絕命派對

延畢那年,Michelle問他要不要拍電影(當時片名還沒有確定,都先稱為【屠殺片】)。Michelle提到想拍一部屠殺片,而柯孟融很年輕,沒有包袱,加上之前拍過鬼片,非常符合這一部電影的導演需求。一開始只有一個概念,就是拍攝一部上流社會,充滿奢華、名流,並且跟恐怖串連在一起。後來歷經幾次發想,兩人決定把這個概念運用到一個派對裡面。起初構思時,Michelle曾提及現在是M型化社會,有錢人越有錢,而窮人越窮。這一輩的年輕人雖然有大學畢業的學歷,卻找不到好工作,可能要到加油站打工,或是到餐廳當服務生。一畢業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有的人喜歡上流社會的奢華,例如名貴的包包、跑車、首飾等,也有許多年輕人羨慕壹周刊報導的名流。在他們心裡,羨慕但是卻又討厭這些有錢人,亦覺得世界不公平,為何別人可以享受物質的滿足,自己卻不行?年輕人雖然討厭上流階層,卻又想變成他們。整合這些內容,柯孟融將故事架構訂定,決定拍一個對未來茫然的年輕人,從一開始不知道要做什麼,到後來敢反抗老闆,並且為了求生存,活生生剪斷自己的手,甚至最後把老闆的頭砍斷。這當中明顯討論到社會階層存在的種種問題。


因為美國YA電影已有許多這種類型的影片,並且具備一定拍攝模式。他們兩人一致認為公式有公式的道理,而柯孟融深刻覺得自己才剛起步,要格外小心,所以決定依照公式拍攝。【絕命派對】的產生,從兩人談要拍攝這部電影到電影實際上映,總共花費2年時間。本片原本預算大約一千五百萬,由於特殊化妝以及視覺特效超支,加上後製期拉長,成本提高,最後透支變成兩千萬。


努力是成功的不變法則

網路上曾出現一種說法,讓柯孟融哭笑不得。此內容談到柯孟融具備天份也很幸運,所以才25歲就有公司出錢聘他拍電影。對此,身為大學同學的朱蕾安曾跳出來抱不平,要大家不要看大頭一副娃娃臉,其實他非常努力。當大家去玩的時候他都在家裡寫劇本、做剪接。就算拍完【絕命派對】,他也沒鬆懈,每天都很努力做剪接,一剪就剪了半年。這半年期間,柯孟融幾乎住在剪接室,常常剪到半夜,有時會直接在那邊過夜,剪到最後連後製公司的員工都認識他。所以他認為這不是天份的關係,而是幸運加上努力。「努力是成功的不變法則。」


實力堅強跨國團隊

台灣沒有拍過這類型電影,所以沒有人知道Know-how。拍完【絕命派對】之後,柯孟融才了解台灣電影業還停留在手工業階段;即沒有任何規矩,屬無政府狀態,不像美國有工會介入管理。本片攝影師跟燈光師來自好萊塢,曾參與【德州電鋸殺人狂】的製作,他們不大習慣台灣的拍片方式,常會說,「哦,原來台灣拍片是everything goes,什麼都來弄。」


從這次國際合作,柯孟融學到很多東西,例如去泰國做聲音後製,才了解泰國恐怖片的後製是如此專業。與在海外學過特殊化妝的工作團隊一起工作,才知道原來特殊化妝是如此呈現。當然這些工作團隊也會發現,原來在台灣拍片是這麼自由。


本片配樂由好萊塢作曲家負責,混音特效則在泰國處理,與負責【投名狀】的聲音設計同一人。因為泰國鬼片多,製作相關類型片的經驗也多,柯孟融覺得泰國恐怖片的聲音感覺較年輕化,較生猛。電影特效部分則是在香港利達影音處理,由【追殺比爾】及【少林足球】的特效總監負責。特殊化妝則是台灣人,曾在義大利向【大法師】的化妝師學習特殊化妝。因為之前在台灣沒機會用到此類專長,回國後僅能從事廣告化妝。所以當初跟他們談合作時他們都非常興奮。「我們的原則是,如果台灣可以做到,就在台灣做。」這是柯孟融跟Michelle的共同理念。


基本上這組工作團隊非常專業,事前都會一一分析,說明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什麼東西不能做。「我覺得我們的特殊化妝甚至可以跟【恐怖旅社】相媲擬。」


柯孟融表示自己第一次看【恐怖旅社】時,感覺很恐怖,但後來再看幾次就發現,很多片段都是透過特殊技巧或是化妝完成。「我們也會討論特殊化妝要怎麼做,做到什麼程度,怎麼拍。例如說,一場刀子捅到肚子的戲,看到壞人拿一把刀,其實現場總共有六把刀。如果拍特寫,就用鋒利的刀子呈現逼真感,遠鏡頭有動作就用同樣造型,但是較鈍的刀子。做動作時就換成塑膠製、動作大一點的就用橡皮製、要刺進去身體就用伸縮的,做特寫就用半截的。這些東西分鏡分的很清楚,每一把刀子要如何用、鏡頭如何拍,都要跟攝影師、特殊化妝組協調。像噴血的戲難度也高,因為噴血必須充滿感情,例如脖子噴血的戲,其實還有分是靜脈或是動脈噴血,靜脈的血是用流的,動脈卻是用噴的。除此之外,演員呼吸急的時候噴血就要噴高一點,呼吸緩一點就噴低一點,但這其實很難控制,在現場必須同時跟演員溝通表情呈現、跟攝影師講分鏡取景,然後還要跟特殊化妝溝通噴血的時間點、速度以及強度。」本片主要化妝主創作是兩個人,其它是助理。原料遠赴美國佛羅里達州購買,經過層層步驟翻模做成屍塊,可以上部落格看到照片分解過程。不過還是有缺肋骨、大腸等內臟,柯孟融為求真實,還去黃昏市場買內臟並灑血上去,看上來就很逼真。但是這些東西很快就臭掉,為連戲,劇組還用福馬林浸泡,但這使味道更臭,於是大家又噴香水,但更臭。不過大家都忍下來,柯孟融表示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的包容。


很多場景在寫劇本的時候看起來理所當然,做起來其實困難重重,需要很多步驟才能營造一個簡單的戲,類型片的困難點就是在這裡。


他透露自己做事很「盧」,工作團隊都被盧得快昏倒,但是這個做聲音的被盧很久還是很高興,他自己都會寫一堆Note,沒想到他的Note比柯孟融還多,專業程度讓他心服口服。


山路追車 千鈞一髮

這部電影拍攝期共2個月,在松山菸廠取景拍攝,隧道那一段則是在平溪隧道取景。那是非常驚險的一場戲,差點發生死亡車禍。原本看的景是在一條很窄的山路,因為怕出事,技術人員建議不要拍,在附近再找另一個點。結果卻下起雨,劇組沒辦法再承擔再停拍一次的損失,只好硬拍。那一路段法拉利轉速很快,柯孟融用對講機跟演員溝通,拍車子裡面演員的表情,叫他們衝到面前,當時演員都坐在車上沒有用替身,現場一邊是山壁一邊是懸崖,結果加速轉速太快,一衝就開始打滑,當時大家都嚇傻了,眼看車子快要撞到山了。就快要撞上的時候,攝影師不知道怎麼辦,只好把鏡頭關掉。柯孟融一看鏡頭沒了,心想完蛋了,會不會出事?還好張睿家因為拍戲需要,有事先做一些特殊訓練,當時教練有告訴他,如果遇到緊急狀況該怎麼處理,當下他剛好用上,所以才沒事。


另外一場戲是左右車道交換開,結果有一次只有封一條道路,另一條沒封,但是劇本沒有修正。導演不知道工作人員沒有封另一個車道,結果劃過去的時候差點跟另一個車道的飆車族撞在一起。後來法拉利車主因為這件事非常生氣,表示如果再不封車道他就要把車開走,不理劇組。


選角過程

張睿家是個看起來溫和、平凡好欺負的人。但在某些必要場合,情感的力量可以一鼓作氣爆發出來。試鏡的時候請他試演剪手,他用翻白眼、流口水痛苦的模樣詮釋,非常投入也很逼真,所以就決定找他當男主角。

絕命派對-朱蕾安
朱蕾安則是導演大學同學,以前曾合作過多部短片,已經很有默契。而且男女主角一起試鏡的時候看起來很舒服,所以就決定找她。她本人於受訪時表示,自己本來是很文靜的人,不喜歡出風頭也不愛講話,本來打算讀歷史、日文或是法文系,聯考填志願不小心進輔大影傳系。因為大一拍了【鬼印】被很多人注意到,於是開始拍學生短片,然後被經紀人挖掘。去年大五畢業開始擔任全職演員,因為會講日文,拍過日本電影【剎那一族】擔任女配角,還主唱電影片尾曲。她曾拍過屈臣氏「好運法寶篇」、Nokia手機、三星手機、威寶電信、麥當勞等廣告,也在電視劇白色巨塔飾演醫生「雅惠」。目前在拍客家電視台的【月滿水沙連】,經過這些洗禮,『文靜』這兩個字與自己已沾不上邊,希望將來有機會當個全職藝人。


至於黃志瑋本來都是給人白馬王子的感覺,本片則是飾演一個較超齡的企業家,跟以往有很大的突破。導演特別告訴他,需要扮演一個看起來冷靜但是內心扭曲的壞人。為了配合動作戲,他還去健身。


老外華倫則是出乎柯孟融的驚喜,當初試鏡的老外都是俊美型男,找不到柯孟融理想的演員。有一天他跟朋友吃早飯時,剛好旁邊坐兩個老外,看起來外型很壞,於是柯孟融就前去詢問對方要不要試鏡?後來華倫入選。雖然他是個素,人沒演過戲,職業是小學美語老師,但是他演戲不怕鏡頭,而且很自然。這是柯孟融覺得選角過程最大的驚喜。


未來規劃

不管【絕命派對】票房多少,柯孟融跟Michelle打算持續合作。雖然柯導演喜歡拍恐怖片,但也希望可以多方嘗試。如果票房數字好,也考慮拍續集,不過目前手上還有許多短片要完成,這部電影下片之後,首先就是要先完成短片輔導金作品【大雨】,目前這部作品已進入後製階段。
不管是之前拍的【十七歲天空】、【宅變】、【人魚朵朵】、【國士無雙】、還是愛情片【基因決定我愛你】,三和都多方嘗試,甚至拍完【基因決定我愛你】之後,還嘗試拍驚悚的【絕命派對】,之後還與大陸合拍【台北飄雪】。基本上,三和娛樂什麼題材都拍,也都願意嘗試。因為不同的導演就會有各自想拍的類型。


Michelle表示,現在來講,有固定合作的就會考慮繼續合作,因為不需要再磨合。接下來的計畫應該會拍一部關於川菜的喜劇片。


剛決定要拍【絕命派對】時,大家都抱持遲疑態度,懷疑台灣是否能拍這類型的影片?拍出來會不會變成四不像?但如果大家都缺乏勇氣嘗試,台灣何時才會有其他類型的影片?Michelle相信沒有什麼是不能拍的,要有嘗試才會有結果。雖然有人認為【絕命派對】的劇本有待改善,但Michelle跟柯孟融至少完成想拍的作品,對他們而言,這樣的成果已經很滿意。三和娛樂相信,經過不斷創新,也許將來台灣電影會有愛情、科幻、恐怖、屠殺及怪物片等多類型電影。當然,最重要還是要有觀眾支持,才會有各種不同類型的影片問世。

更新日期:2009/05/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