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鴻烈專訪


陳鴻烈專訪

文/倪有純



胡金銓導演的「大醉俠」創造港台第一波武俠片風潮,演大反派港星的陳鴻烈,從香港紅到台灣,無心插柳在台灣發展出一大片表演的天空,更進而取得台灣身分證,成了正港的台灣人。陳鴻烈被大把鈔票吸引來台,剛來時住宿在「第一飯店」,當時圈內曾流傳這樣一則小道消息:「第一飯店的保險箱,裝得滿滿的,存的都是陳鴻烈的片酬。」陳鴻烈本人也笑著証實了這個訊息。


陳鴻烈當年隨任職邵氏公司的鄒文懷兩度來台,向蔣公拜壽,當他被重重媒體包圍著訪問,有關他拍攝「大醉俠」片場工作的點滴時,他才知道自己在台灣有多紅。台灣片商開始鎖定他,排隊找他拍戲,剛開始陳鴻烈不以為意,他說,當第三個找上門的片商捧著大把鈔票,雙手恭送到他面前時,他心動了。從此他被大把鈔票圈住,最後選擇在台灣設籍。


3萬到5萬港幣的片酬(當時台幣與港幣是1:8的兌換率),拍一部戲幾可以買一棟房子,是筆不小的數字。陳鴻烈來台灣拍戲時,沒有台灣的身分證,不能開戶存款,他在邵氏台灣經理馬芳踪的安排下,住宿在第一飯店,因為當時是暫時居留,所以只能把大把鈔票存放在飯店的保險箱裡。

從香港紅到台灣的陳鴻烈,原是邵氏電影公司南國訓練班培訓出來的演員,他和電影的緣份,和台灣的情緣,甚至在台灣落地生根並娶妻生子,都是一連串的意外人生。


原來命運在他步出中國大陸到香港,在他和宗華併肩走在香港馬路上,被星探發現的剎那間,他走在馬路上還不知人生的未來在那裡,但在那一剎那卻已決定了陳鴻烈一連串與電影糾葛的命運。陳鴻烈現在雖是台灣人,卻到香港工作。他說,這都是上蒼的安排。他和戲劇的一世情緣,只能說:一切都是早已命定了。


陳鴻烈在上海出生,家境非常富有,現在上海著名的華山醫院主樓,原是他上海的家。家裡的房子在中國淪陷前出租給電力公司,他們家的孩子靠房租生活就可以過得富裕,他家有十一個兄弟,家裡有錢,所以請了十一個傭人貼身照顧小孩。父親是蔣中正所成立勵志社(軍統局)的社員,大陸淪陷後父親不敢在香港居住,到各國走動居住,家裡人擔心子女從父姓身份敏感,將他改從母姓「陳」。   


陳鴻烈是在1961年19歲那年離開中國大陸。因舅舅過世而申請到香港處理遺產。20歲那年和宗華在路上走,被星探─「武指」呂師傅、資深演員藍偉烈發掘,問他們想不想拍戲?他們半信半疑地被帶到南國訓練班,在訓練班遇到熟識的鄭佩佩,知道訓練班不是虛幌一招的假公司,就報名參加,當時訓練班團長是顧文忠,參加訓練班一年要交50元港幣學費,學武術、刀劍、跳舞及演話劇等等。但若實習演出一天戲,有20元港幣的收入,陳鴻烈很快走紅,幾乎沒有付什麼學費。


他參加訓練班的隔年一月,運氣來了。邵氏公司聘胡金銓導演拍攝的「大醉俠」,影片宣佈開拍後,胡導演到訓練班來找演員,一眼看到五官凹凸分明、瘦削、眼神銳利的陳鴻烈,不演都像個大反派,就叫他試妝。胡導演看到他的定妝後的樣子後,脫口而出:「玉面虎就是他!」年輕的陳鴻烈不太愛說話,加上瘦削,化妝後尤其顯得冷漠、兇悍,胡金銓導演教陳鴻烈在鏡頭前不要演戲,因為他演戲看起來反而假,靠著胡大師指點的這一招半式,他也就開啟了電影江山。


外界以為「大醉俠」只是武俠電影招式創新,但真正的創新還包括了胡金銓導演對古代服裝的考據。「大醉俠」是第一部正式考據明朝服裝的古裝電影,在此之前的古裝片,包括大陸連環圖,及後來拍的香港粵語片、張徹導演的電影,乃至古裝戲都是以京劇戲服為藍本。「大醉俠」在戲院上映時,紅了兩個演員。一個是女主角鄭佩佩,一個是大反派的玉面虎,當觀眾看到白衣、臉色塗全白但武功高強的陳鴻烈出現鏡頭時,不禁失聲高聲問,他是誰呀?從電影史來看,一個全新的武俠電影世代由胡金銓導演掀起序幕,而胡導演欽點的陳鴻烈,從此開始了嶄新的人生。接著古龍的系列武俠小說因為邵氏電影公司拍攝;加上金庸小說改編的電視劇,相繼炙手可熱,成就了一股武俠片在電影電視全面發展的時代及熱潮。                                                                                                                                                                                                                                                                                                                                                                                                                                                                                                                                                                                                                                        


陳鴻烈和邵氏公司簽約後,支領基本月薪從200港元到400港元。身價高漲後,陳鴻烈從旁人口中獲知演主角另有不同的合約。1968年,陳鴻烈主動找鄒文懷談判改簽主角合約。陳開門見山的說:你當我是花瓶,還是我能演主角?鄒文懷說,你可以演主角。陳鴻烈立刻提出在戲中演出主角及另簽主角合約,要求月薪給付提高到3500港元主角演出的薪資。


陳鴻烈第一部擔綱主角的電影,是由申江導演的「插翅虎」,是他難得演出的正派角色。


當時邵氏公司很重視台灣市場,由於郭南宏導演的「鬼見愁」在香港大賣,邵氏公司接連和台灣的郭南宏導演合作拍「劍女幽魂」、和張曾澤合作拍攝「紅鬍子」,都指派陳鴻烈接演,後來他又接了和兩個台灣導演合作拍戲的通告,這也是陳鴻烈和台灣緣深,也是他生命中另一個新機緣的開始。


選擇留在台灣,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和邵氏電影公司的鄒文懷跳槽自組公司有關。原在邵氏旗下擔當重任的鄒文懷,和邵氏公司分、合談判之際,鄒文懷打電話到台灣,要陳留在台灣等消息暫時不要回香港。陳鴻烈最後等到了消息──鄒文懷要他一起去開創「嘉禾電影公司」,要求他一起共創電影新世紀。當陳鴻烈發現去全新的嘉禾電影公司拍戲,卻要他減片酬後,最後決定單飛,留在台灣發展。 


陳鴻烈來台灣後,正式接演台灣製片的第一部電影,是由傅清華製片的「龍虎豹」;接著演出高寶樹製片的「大小通吃」和「黃埔灘頭」等戲。他對文質彬彬的傅清華印象很好,當時正是台灣電影全盛時期,他一共拍了近70部戲,演盡各種反派角色,大部份都是從頭壞到底的角色,也有一、兩部是從頭演到尾都是正派角色,最後變成大壞人。在當紅時,他拍戲沒有選擇權。因為都是片商把錢推到他面前,他不拍戲也沒辦法。在黑道介入電影的時代,他沒有拒絕的權利。


他也做過很風光的導演,他的第一部電影處女作「狼吻」,他的點子是看了龍剛導演拍的賣座片「應召女郎」,想到以年輕人為題材,講的是年輕人誤入歧途強暴女生、吸毒,後來又改過自新的故事。電影上映後小賺了一點錢。剛好名小說家瓊瑤要成立巨星公司,要投資拍文藝片「我是一片雲」(小說原名「五朵玫瑰」),找他來,徵詢他的意見,問他文藝片應該怎麼拍,他提出了:台灣的文藝片應以武俠電影的節奏來拍攝的新觀念,獲得瓊瑤認同,在看完陳鴻烈的電影處女作「狼吻」試片之後,立刻決定啟用他做「我是一片雲」的導演。該片的卡斯超強,由林青霞及二秦(秦漢、秦祥林)演出,與留學歸國的當紅導演白景瑞執導的「異鄉夢」一起排檔上映,這個機緣一度把陳鴻烈的知名度拉到另一個高峰。


陳鴻烈說,巨星公司在香港是以陳鴻烈、瓊瑤與平鑫濤三人的名字登記的,電影交給左宏元發行。陳鴻烈執導這部電影的過程,經歷過無數紛擾,有人中傷他是新導演,因而建議啟用有資歷的導演…因為太多事情發生了,後來香港有人找他演出反派的雍正皇帝,他離開了台灣當時前景可期,帶領文藝片風潮的大獨立製片公司。


陳鴻烈走過無數歷程,後來還是在方逸華的一通關切電話下,回去為邵老闆效命。以他與哥哥陳浩烈(名演員陳麗麗的前夫,已移民新加坡)成立的昆仲電影公司,由哥哥負責包拍邵氏公司的電影,直到與邵氏公司結束雇主關係,昆仲公司運作了兩年。


演反派角色,讓陳鴻烈得到觀眾的注視,但他幾乎亂真的反派外型,卻讓他的壞深烙朋友心中,不易改變,他的週邊沒有幾個知心友人。得失論定很難界定,因為拍電影卻讓陳鴻烈有了白道朋友,也有黑道朋友;白道敬他,而黑社會覺得他很酷,演壞人從不擠眉弄眼,反而願和他交心,使他意外的結交了一些朋友。


陳鴻烈有過一段不願再提起的往事,那是他結束了第一段婚姻。他突然在電視圈失蹤了,那時他獨自度過了近十年的人生灰暗期。如套句陳鴻烈口中常說的一句: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寫好的腳本。


在不甚得意的日子,熱心的陳鴻烈無意中幫了一個人,也幫了自己。1985年一位陳鴻烈的朋友,有一天突然向他借車到機場接一名國外來的朋友,陳鴻烈就此遇到了賞識他的美國牛仔褲公司的老闆。從來不懂成衣業,不懂做生意的陳鴻烈,因為不懂,不會耍心機,被老闆看中他的單純,他開始到中國大陸去做牛仔褲生意。


5年後剛好美國老闆退休,陳鴻烈在中國大陸遇到了和他合作愉快的老闆周令剛。周老闆那一聲:回來拍戲吧!糾動了他已對演藝事業灰冷的心。他拍了「燈籠街」及後來在中視上映的「戲說乾隆2」,又再接續拍了華視的「包青天」等多部戲。眼看機會若有若無之際,在1994年,陳鴻烈的機運又來了。那年香港九倉電視台成立,邀請陳鴻烈演出120個小時的社會情境喜劇。來找陳鴻烈的人很誠懇,直說了:電視台收視戶只有2000戶人家,演出酬勞不多,但很尊重他是有地位演員的話。


正應驗了經歷無數起伏的陳鴻烈說的名言,多與人為善,善會迴照在自己身上。陳鴻烈想想閒著也是閒著,看那人真的是沒有演員預算,也就破例接戲。


陳鴻烈接戲沒多久,卻讓香港老東家無線電視台想起了他。「嘿,那不是陳鴻烈嗎?我們怎麼忘了他?」從1996年開始,無線電視台和他簽了合約,合約一直持續到現在,陳鴻烈不再是大壞人了,他演的可是喜劇呢。1970年來台灣拍戲,如今在台灣再婚的陳鴻烈,擁有一對好兒女,只是上天巧妙的安排之下,已是台灣公民的他,要香港工作糊口,偶而才回台灣探視家人。


雖然走過大紅大紫的年代,陳鴻烈坦言,年輕的時候賺的鈔票很多,卻沒有什麼感覺,人生到了現在的階段,卻是他最快樂階段。他把心得與年輕人分享,陳鴻烈引用企業家嚴長壽的一句名言說:年輕人大學畢業失業,反正是呆在家裡;不如走出家門,向企業家毛遂自薦說,我不拿錢,讓你用。他說,當你紅了,要多少錢,別人就會給你多少錢。當然,陳鴻烈也用這樣的話勸娛樂圈的新人,自己找機會,自貼計程車錢,也要爭取演出機會。


陳鴻烈40年來演的都是武俠片,在他演武俠電影的風光時代,金馬獎都是頒給文藝片演員,從沒有頒給武俠片的演員重大獎項。他沒有得過金馬獎的大獎可說是他最大的遺憾。

更新日期:2008/12/2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