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的心,處處都是貴人───田夢


感恩的心,處處都是貴人───田夢


文/林蔓繻


從被迫演小生開始


個性直爽的田夢,開門見山的就說,「因為小時候的功課,實在不怎麼樣,數學跟理科完全都在狀況外,爸爸一直擔心我,連高中都讀不了!」反正自己本來就喜歡唱唱跳跳的,於是選擇就讀了「國立藝專國劇科」。這下子,不但不用擔心功課老是滿江紅,還可以拿個大專文憑回來,可把擔任公職的爸爸給樂壞了!


在學校主攻國劇的田夢,因為個子高、身材好,又帶著一點男孩直率性格,「被迫」選擇了扮演「小生」的角色。


誰叫她長著一張瓜子臉、又白白淨淨的,「小生」沒有可以修飾臉部線條的空間,如果是花旦,還可以貼髮片、化妝來修飾臉型,長得不夠帥可是沒有資格扮演小生的。「老師說,我的個子這麼高,如果我演花旦,去哪找小生來跟我配啊?」


所幸有著豪爽個性的田夢,相當的樂天知足,努力認真扮演每一個角色。也正是因為在學校公演小生的經驗,在未來給了田夢進入邵氏電影的機會。


當年,凌波走紅之後獲得影后的殊榮,不想再繼續反串扮演小生,這時邵氏電影公司找上了田夢,讓她有了參演電影的機會。雖然,隨著黃梅調的電影式微,田夢終究沒有在大銀幕中反串小生演出,但還是為她贏得赴港發展的機會。


人生如戲的顛簸之路

不過田夢的演藝之路,卻是相當的坎坷與辛酸!單純而年輕的田夢,因為熱愛唱戲(國劇),所以她選擇了一個志同道合、也極愛唱戲的伴侶。早婚的她,當時除了是個演員之外,也身兼了太太、軍人眷屬(空軍)及母親的身分。


在婚前,她的伴侶告訴她,他會教她唱戲,兩人可以夫唱婦隨、琴瑟合鳴;婚後,卻希望她能在家當個賢妻良母、相夫教子,有意無意地阻礙了她的發展。再加上當時兩岸關係敏感,軍眷是屬於較特殊的身分,不能恣意出國,因而影響了她出外發展的機會。


不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早婚生子,對於演藝圈的女藝人來說,都是相當大的絆腳石。先生的阻擾、孩子的牽絆,讓無法自由演戲的田夢,錯失了許多能大紅大紫的機會;甚至於跟電影公司的簽約,都被迫一再的延宕……


由於田夢的單純與傻大姊的直性子,讓她能不怨天不尤人,即使環境再困苦,甚至於經歷外遇婚變的她,仍能獨挑經濟重擔,勇敢堅強地帶著孩子繼續走下去。幾經波折和協調,才讓她終於可以成行,到了香港邵氏公司,參加她的第一部電影演出。  


打落牙齒和血吞

當時為了參演《山賊》這一齣電影,她特地到馬場練習騎馬。即使冒著被摔下馬的危險,她也不畏懼地繼續學習。不叫苦、也不叫累,每天堅持練習好幾個鐘頭,身上難免青一塊、紫一塊,她也不當一回事兒。


當她已經可以翻身上馬、乘奔御風,完全不輸給同時受訓的任何一個男演員時,她竟然在開映前被迫換角。導演告訴她,「還有另外一個角色,妳演不演?」田夢毫不猶豫的說,「我演!」沒了女主角,總還有女配角嘛!


過了幾天,導演又說,「這個角色也有人要演了!還有另一個小配角,妳演不演?」田夢仍然咬著牙說,「我演!」沒有女配角,總還是能演嘛!


歷經一再地換角,從女主角到最後一個小小配角,任何的挫折跟打擊,都不能澆熄她對演出的熱愛;再加上當時身為母親的責任與堅強,讓她即使在接受這個小角色的同時,必須「擔任女主角騎馬時的替身」,她也勇敢地接受了這個挑戰。


「後來這部戲,我演女主角替身賺的錢,是我演這個小配角薪水的三倍!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啊?」在田夢笑著說出這段陳年往事時,誰看到她背地裡流下的眼淚?多少的委曲、多少的無奈、多少的辛酸,都只能往肚裡吞!


原則是唯一的堅持

也因為她的單純與直性子,讓她不懂得在競爭極為激烈的演藝圈裡迂迴和圓滑,不懂得四處打好人際關係,連飯局、應酬也都不太喜歡參加,因而錯失了許多能飛黃騰達的機會,更在無意之中得罪了不少人而不自知。


最令她無助的,還是在香港發展的時候,要不是演出角色被搶走,或是只給她一些花瓶角色,就是遭人妒忌排擠、流言蜚語、刻意打壓。在相當排外的香港演藝圈發展時,人生地不熟的田夢沒有任何背景、連廣東話都不好,總總原因不斷地打擊著她,讓她有苦難言……


有人勸她,「要吃這行飯,就要懂『規矩』」。但田夢非常堅持,身為一位演員,只賣她的表演藝術,而不是賣她的人!她不屑於利用那些不正當的手段,來換取演出的機會。而且,她也親眼所見一些攀龍附鳳、不擇手段的女演員,犧牲了一切之後,最後仍然一場空,飲恨而終。「我只想當演員,而不在乎大紅大紫。」


這時候,屋漏偏逢連夜雨,田夢在香港不但沒有適當的演出機會,再加上居留證過了期,電影公司的人員又故意刁難,讓她在香港進出不得。所幸,最後還是在朋友的幫忙之下,順利解決了這些問題,田夢終能回台,繼續發展她的演藝事業。


「在我的一生當中,有很多貴人在幫我,我真的很幸運!」只看自己擁有的,而不看自己失去的。田夢並不怨恨那些陷害她、阻礙她的人,只感恩那些幫助她的人,真的讓人非常感佩她的樂觀和自足。


身邊的人都是貴人

田夢並不只是個擁有美麗外表的藝人,她的才藝,能歌、能演的本事,終究沒有被埋沒!在她的演藝生涯裡,雖然她並不汲汲營營,卻依舊不斷有貴人的出現來推她一把,給予她一些演出機會。


經歷了這些是非爭鬥後,田夢多少開始學習適度的圓融與待人處事必須的道理,才讓她的星途越來越順暢。回台後她除了繼續拍攝電影外,也進入台視開始拍攝電視劇,成為基本演員。


除了演戲之外,田夢的歌聲也相當不錯!當初從戲劇圈跨足到演唱的機緣,是緣自於話劇《紅樓夢》宣傳時期,因為必須到各電臺演唱;而田夢的歌藝,讓身邊的朋友感到非常驚豔!


「妳的歌唱得那麼好聽,為什麼不去做秀呢?」就因為這麼一句話,田夢在朋友的引薦下,讓她認識了另一位演員毛威。於是,在民國五十九年左右,田夢開始了唱歌、做秀、演戲,四處奔波的忙碌生活。


即使她的搭擋毛威後來回去香港,獨留她一個人,讓她連做秀的套服都沒有,但田夢還是克服了難關,繼續一邊做秀一邊演戲。當時的她必須獨立撫養兩個孩子,田夢的堅強與勇敢真的非常令人敬佩。


永不落幕的人生舞台

離開絢麗的大銀幕之後,田夢依然在人生的舞台中,有著非常精彩的演出。她是海峽交流基金會(海基會)藝人志工中的元老級人物,擔任志工長達多年。她的熱心服務,讓不少民眾都對她印象深刻,有些人還會特別選在她值班的時段到海基會辦事。


有一次,田夢因為高血壓與糖尿病住進三軍總醫院,一位在海基會認識的榮民特地打電話問她,「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來值班呀?」得知田夢生病之後,這位榮民特地提了一盒蘋果,到內湖三總醫院去探望她,讓她相當感動。 


而且,田夢不但自己當義工,也介紹許多藝人共襄盛舉。像是郝曼麗,就是經由田夢介紹,到這裡來當義工的。


「幫助人是快樂的!因為很多人幫助過我,所以我也想要幫助別人!」感恩身邊許多的貴人,也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


我只是暫時失業

年近七十的田夢,對於未來仍懷有著期許。朋友問她,「妳要退休啦?不演啦?妳看起來還那麼年輕吔!」她則是半開玩笑地說著,「誰說我不演啦?我現在只是暫時失業了!」


這幾年來,整體的大環境不好:對外,有韓劇、日劇、港劇、大陸劇的競爭;對內,則是因為近些年來,本土劇、客語劇、偶像劇等類型的戲劇抬頭。對於這些資深藝人而言,只會講「國語」的他們,就漸漸地演變為英雄無用武之地。即使他們寶刀未老,依然擁有才藝和精湛的演技,想要再繼續演戲的意願,卻苦無機會及表演舞台!


「能夠活到老、演到老!能夠再有機會參與戲劇演出!」應該是所有資深藝人內心裡最深切的企盼吧!


 

更新日期:2008/12/1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