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大起大落的劉立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大起大落的劉立


文/林蔓繻


美麗人生

從小就喜歡一切美的事務。為了能在教堂裡唱詩歌,劉立受洗成為基督徒;為了能學會跳舞,就跟隨美麗的顧雅棽老師,學習芭蕾舞和民族舞蹈。而這些音樂和舞蹈的學習經歷,除了激發劉立的表演細胞,也奠定了他優美肢體動作的基礎。


入伍後參加了康樂隊,讓他在軍中擁有許多演出的機會,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舞台劇《戰鼓笙歌》。


這是一齣熱鬧悲壯的歌舞劇,有唱歌、有舞蹈、有旁白。從盧溝橋事變,一直到八二三炮戰之後。每個人上場之前,都要先穿上八套戲服。幕一黑,下台馬上就脫掉一件衣服,又是另一個場景、另一個樣子上台。一直到最後一件衣服,就是原住民的服裝,表演山地舞──象徵著戰爭結束後的歌舞昇平。


這齣歌舞劇深受好評,不但奪得第一名的好成績,還有機會到當時的蔣經國總統面前演出。也因為這次表演帶給劉立的強烈震憾和成就感,讓他下定了決心──表演,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人算不如天算

在退伍後,劉立考進了「味王康樂隊」,在台灣各地四處表演宣傳。當時電視並不普及,所以康樂隊的表演非常受到歡迎。


在康樂隊表演了一年後,當時擔任台灣製片場場長的龍芳邀請劉立來演電影。龍芳待人熱誠豪爽,號召了許多影人返國拍片。劉立因而辭掉了康樂隊的工作,打算加入大銀幕的演藝工作。


沒想到,1964年6月,台灣省新聞處處長吳紹璲夫婦、台灣省電影製片廠廠長龍芳、國聯影業公司董事長陸運濤夫婦、港九電影戲劇事業自由總會主席胡晉康等人,在台灣參加完亞太影展,欲乘機前往台中縣霧峰鄉吉峰村的倉庫,參觀故宮文物時,飛機失事。機上所有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讓台灣和香港痛失了電影影壇精英,也讓劉立失去了演出的機會。


為了生活,劉立只好再回到台中顧雅棽舞蹈社擔任助教。教了一年多之後,「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我一個大男孩,每天在舞蹈教室裡,抱著這些小孩的臭腳丫子……小朋友在練習跳芭蕾舞時,腳真的很臭……等我老了,我跳不動了,那怎麼辦?」


體認到這樣子的生活,並不是自己真心喜歡的工作,於是劉立毅然地辭掉了助教的工作,來到人生地疏的台北發展。


山窮水盡疑無路

在劉立報名參加康樂隊時,認識了當時沒沒無名的謝雷。雖然謝雷意外地落榜,兩人倒是成為了好朋友。幾年之後,謝雷在參加了警廣的音樂比賽之後,闖出了一片天;可現在的自己,卻連工作的方向都沒有,讓他別有一番感觸在心頭。


雖然有了謝雷的引薦,在警廣可以唱唱歌,但生活依然相當清苦。他並沒有因而自暴自棄,不管是婚喪喜慶、小歌廳、工地秀……他都去演唱或是參加鼓樂隊,不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演出的機會。


皇天總算不負苦心人。他在參加「大專暑期文藝營」的機會下,認識了導演劉伯琪,引領他走上演員之路,成為了大鵬話劇隊的基本演員。


有一次,劇團要演出張永祥的本子《蕉園樂》。劉立飾演的是一個從台灣到美國留學回來、好高騖遠的花花公子。在這之前,他並沒有真正擔任過要角,所以這個反派的角色,他一直演不好,經常被罵得狗血淋頭。


他也曾經想要罷演,但是導演說,「我就是要你這個外型!哪怕你不會演,也不能換人!」劉立只好硬著頭皮地苦練、揣摩,最後這部戲非常的成功。當時軍中的文藝金像獎中,七個獎項他們就囊括了五個。


也因為他傑出的表現,被國泰電影公司相中,邀請他到香港發展。但是運氣似乎不太好的他,到了香港之後卻剛好碰到國泰公司改組。所以,他在香港待了二年的時間,並沒有演出過一部電影,只有在電視台唱唱歌、作作秀等。直到父親病危,他才又回到了台灣。


柳暗花明又一村

回到台灣之後,劉立就進了華視參加戲劇演出。除了《包青天》之外,還包括了《觀世音》、《保鑣》……等連續劇。


電影則在郭南宏旗下,演出了《中國鐵人》、《大車伕》、《少林叛徒》、《武林客棧》、《少林寺》……他自己都記不得,到底演出過幾部的電影和電視。


雖然沒有大紅大紫,但是戲一部接著一部拍,收入還是相當可觀的。從當初到台北時那一無所有的窮光蛋,到後來買了房、買了車,甚至於有司機為他開車……在他擁有了優沃生活的同時,他卻下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一分錢逼死英雄好漢

他決定自己投資拍攝電影。許多老朋友都勸他,「老弟啊!你不要做啊!你太老實了,你不會當壞人,不是當老闆的料,不適合你的!」但劉立還是決定自己出資當老闆……沒想到這個決定,真的幾乎讓他失去了一切。


1980年,他投資了第一部武俠片電影《月夜斬》,演員都是一時之選,包括王冠雄、潘迎紫、陳鴻烈、凌雲。故事是由古龍原著小說改編、也邀請古龍親自編劇。


還沒開拍之時,「新加坡要用60萬跟我買片,我還不賣!我說至少要80萬!」沒想到,拍成之後,連30萬人家都不要買了!因為,當時武俠片已經開始退流行了!


劉立不得面臨慘賠的命運,賣房子、賣車子,一一償還債務度過難關。但沒想到,賣片的錢卻被騙走了!當時還有票據法,只為了區區幾萬元的退票,他成為有家歸不得的通緝犯!


面臨人生的最大挫折,令他痛心的是,以往的朋友竟然避之唯恐不及。別說想借錢了,就連想借個地方安定下來都很困難。他跟老婆、孩子,都只能約在國父紀念館見面。等送他們上車回去之後,「我今天要到哪去睡覺?天下之大,而我何去何從?」


人生最大的轉捩點

這樣睡公園、睡馬路的生活,維持了好幾個月。

有一天,他在口袋裡找出了一個銅板,他試著打電話聯絡一位老朋友。對方一聽到他的聲音,馬上說「你在哪裡啊?你趕快到我家來!」當時身無分文,連車錢都沒有,要怎麼去?朋友說,「你坐計程車來,我在路口等你!」

「就這樣,我就去了!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太好了!今天晚上有地方可以睡覺了!」

到了他家之後,他太太第一句話,就說「來!讓我為你禱告!」

「我當時立刻痛哭失聲!」劉立用著哽咽的聲音說道,「我不是壞人,為什麼上帝要讓我遇到這麼多事?我根本早就忘了自己是基督徒,也忘了要禱告。我對朋友都很好,為什麼我會遇到這些事情……」在一陣的哭訴之後,他似乎在朋友祝福的力量中得到了救贘。


生命總是能自己找到出口。在劉立落魄到人生谷底之時,有一天,竟然遇到一個朋友,主動歸還之前的欠債十五萬元,也讓他終於鬆了一口氣,還清了所有的債務。


入木三分的反派演出

1972在台視演出電視劇《少林寺》,劉立飾演的是一個大反派。有一天,他跟朋友聚會後,站在路邊等朋友開車過來。有一台黑頭車開到他的旁邊,把車窗搖下來,車裡的人用槍比著他,「你很壞哦!」當時的劉立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那人用台語說道,「你很壞哦!打死這麼多人?」

「我沒有殺人吔!」劉立連忙反駁道。

「《少林寺》你演的吧?你殺了那麼多人,還說沒有?」

「那是演戲啦!」

「你下次再這樣的話,我就一槍斃你!」


原來是太入戲的影迷,這讓劉立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不過,也因為這樣,劉立決定不再演戲了!因為當時,他幾乎已經被定型了,來找他的戲都是反派!「我不是壞人!我也不想再演壞人了!」


於是在表哥的介紹之下,就到了國小去教書。教體育、自然、書法……,這一教書就是十五年過去了!


人不獨親其親

劉立在經歷過這些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後,特別關心需要幫助的人,於是他在退休後投身於全職義工的行列。不管是醫院、養老院,他都用他的歌聲及表演,給予這些長者或傷者心靈上的安輔與慰藉!


其實劉立自己都已經高齡七十了,為了不讓那些長者,有一種被同輩幫助的感覺,細心地照顧到他們的心理感受,還會特地留意自己的穿著打扮,把頭髮染黑、穿著帥氣年輕。


有時候看到老人家躺在那邊,「阿伯!我來看你了!」結果一看,人家才六十五歲,比自己還年輕。但還是要裝年輕,滿口的「阿姨!阿伯!」


在安寧病房陪著臨終的病人,「你不要擔心,你不要怕,你將要去什麼地方……不管你信的什麼教,祂們都會帶領你,去你該去的地方……這是一件喜事,再也不用受苦了!雖然肉體沒有了,但精神永存,將來都還是會再見的……」


劉立也在國小擔任「故事爺爺」和「心靈雞湯爺爺」,寓教於樂,結合音樂和魔術,跟孩子們說故事、講道理。


也許,不一定還有機會在大舞台上演出,但是,劉立在這些老人家跟小孩子的心目中,他將永遠扮演著會唱歌、會演戲、會講故事、會變魔術的大明星!



 

更新日期:2008/12/1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