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李烈遇上楊雅喆=囧男孩


當李烈遇上楊雅喆=囧男孩

文/梁瓈月



從演員轉型成製片

很多人對李烈並不陌生,因為她是知名的演員,也因為她與知名音樂才子羅大佑的一段婚姻,但是很多人不曉得很久以前,她就想過要轉型,要當一名製片。


李烈出道時第一部電影作品是李行導演的「小城故事」,那時候她才剛演完台視劇場的一部電視劇,後來隨即演出電影,因為李行導演很要求細節,因此在合作過程當中,她學到很多。「我覺得我很幸運,因為當自己是從電影開始的時候,對工作的要求就會比較高。從李導演身上學到較嚴謹的工作態度,之後遇到很要求細節的導演,自己也會覺得那是應該的,那是一種敬業的自我要求。」


在台灣,演員的表演壽命很短,李烈表示自己很喜歡這個產業,也想留在這個影像工業。在這個圈子,電影是最高的標準,是一個理想的所在,也是一種證明。「當演員有周期時間,演到某一個年齡就會有瓶頸,如果繼續留下來,將面臨到需要轉型的考量,當然也有很多演員到大陸發展,但是這不是我的規畫,我還是想留在台灣工作。所以我一邊當演員,也一邊思索轉型,那時候就想過以後要當製片。」 囧男孩1


演出公共電視戲劇埋下日後合作機緣

楊雅喆跟李烈可以說是舊識,他們之前曾合作公共電視的「偵探物語」,後來因為「危險心靈」又再次合作。「我一直想找楊導合作,本來想做一個愛情的電視連戲劇,但是導演一直寫不出劇本,後來剛好他有另一個靈感,寫了「囧男孩」劇本,兩人才正式開始合作之路。」


一開始他們分工就很清楚,李烈是做製片,負責找資金、場景、工作人員、演員等,導演負責寫劇本及導戲。但沒想到找不到資金,所以後來李烈變成出資的資方。


楊導表示,對他而言,在創作過程裡,所有東西都是有討論的空間,希望可以不斷朝更精細的方向修正。「那時候打算寫一個劇本,想要投優良電影劇本及輔導金,當初規畫如果有申請到輔導金,並集到資金就拍,如果沒有,那就表示沒有通過某一個標準的篩選,那就不拍。」為了拍電影申請輔導金,李烈將自己的工作室,申請成一個電影公司。當初製作費是1200萬元,輔導金拿到500萬元,所以還缺700萬元。在確定拿到輔導金之後,距離簽約有一個月的時間,「當下只有兩個選擇,要或不要。我們知道其實無法在1個月內籌到資金,那時候簽了約,如果沒拍就要罰款。我寧願賭賭看,寧願因為拍這部片賠更多,也不願什麼都沒做就損失一筆金錢。當然集資過程非常辛苦,國片票房回收很差,大家都不願意投資,後來只好自己出資,那時候回家跟媽媽深談了一下,用家裡的房子貸款,申請到一筆資金。」
囧男孩2

李烈自己算過,本片上映兩週,目前全省票房800萬元,但是加上宣傳費100萬元,票房要2600萬元才能回收,本來大家都不看好,但隨著「海角七號」的賣座,大家又重燃信心,覺得『也許是可能的』!國片的氣勢好像又回來了。


拍攝期50天 後製3個月

囧男孩影片一開始是多方進行,做音樂、動畫、找演員,演員訓練,都一起動,同步與時間賽跑。很多人對於電影中的動畫部分感到驚艷,這位動畫師名叫王登鈺,是導演以前公司的同事,與楊導已經有合作默契,其實楊導曾在之前的電視作品「違章天堂」(講老太婆的故事)也用過動畫,並不是因為這一次拍兒童電影才用動畫,應該說,這是導演個人創作風格,喜歡把動畫的元素加進來。


楊導說,「動畫創作的過程是先從動畫師的作品裡面找出一個較合適的風格,我們再來進一步討論,那時候覺得拼貼好像不錯,所以就拼貼台北吧,然後開始動手做一張拼貼作品,至於音樂是很早就開始動工。那時候找黃韻玲,是因為她是一個媽媽,她的小孩也跟戲裡的演員年紀相近,加上她也喜歡這個劇本,就找她來,以一個媽媽的角度,做出適合的音樂。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個兒童電影音樂,就是要做成叮叮咚咚的,那時我不希望讓大家在音樂以及動畫上感覺小孩子氣,相反地,我們走另外一條線,音樂跟動畫都是很成人的,常常大家一起聽我講故事,聽聽我的需求是什麼,然後相互串起來,而非各做各的沒有交集。經過這個過程,大家對於整個方向就有概念,各種面向都是交叉進行,一起參與。」 囧男孩3


印象深刻的事

拍戲的時候,導演一次最多只講三件事,因為孩子的專注力最多就是3件事,太多他也記不起來。做到這3件事之後再慢慢往上抓,之後拍到第2周小孩子就會有自己的意見,這樣子表達出來的東西才是小孩子的真實世界,「畢竟自己再怎麼厲害,也無法完全進入小孩子的世界。」


楊導說,當初寫這個劇本的原因很簡單,故事就是兩個小男生很想要去遊樂園,因為想去,就必須想盡辦法籌措旅費,那他們可能去了,也可能沒去,劇情就從這裡開始延伸……「看這個故事不要把社會意識想的太嚴重,那些只是背景而已,只是想講兩個男生的友誼故事,不管是林艾莉那一段,還是小妹妹不見了那一段,都只是想要烘托他們個人人格。有人說我故意去找單親或是隔代教養的小孩,其實那只是一個背景,並非故意要表達什麼。孤單的心情很多小孩子都有,不是只有單親或是隔代教養才有。我對於小孩子為何這麼愛笑?越調皮的孩子笑的更開心,我對這個很有興趣,是為了抵擋寂寞,抵擋孤單?他害怕的時候也在笑,孤單的時候也在笑,探討這個笑容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
囧男孩海外版權目前已賣出日本版權,其他都在洽談中。最近導演除了勤跑映後座談會,也積極參加各國影展,拓展知名度,順便販賣海外版權,目前已去過香港、美國舊金山、德國慕尼黑、印度新德里,下週要去加拿大溫哥華,再來是韓國釜山,然後是瑞典斯德哥爾摩,希望近期可以聽到更多好消息。

更新日期:2017/10/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