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一姐郝曼麗想改邪歸正當好人 熱心公益不願被定型


反派一姐郝曼麗想改邪歸正當好人  熱心公益不願被定型

文/陳玲玲


在大小銀幕上多半飾演壞女人、或是驕縱千金小姐的郝曼麗,私底下卻是一位熱心公益、敬業樂群的好演員。只是演多了反派角色,她也希望能「改邪歸正」,郝曼麗無奈道:「我也想當好人,更希望能演出善良溫柔的文藝氣質女孩,但每次都找我演反派,我不想被定型,所以心裡一直覺得很委屈。」


從出道至今,郝曼麗似乎與反派角色結下不解之緣,演到最後,她實在憋不住,在拍台視連續劇「星星知我心」時,因為在戲裡專門欺負小孩,被觀眾罵到差點不敢出家門,郝曼麗在家哭了幾天,決定施展苦情計,向導演林福地求情,希望林福地能把她在劇中的角色變成好人。拗不過郝曼麗苦苦哀求,林福地才勉強同意改劇本,讓她在戲裡生病,女主角吳靜嫻帶著小孩不計前嫌照顧她,她深受感動終於變成好人,郝曼麗笑著說:「那次我終於從反派演成正派角色,覺得好開心,因為不想一直演壞女人,所以我後來不太接反派戲演出,只要是反派角色找上門,我後來都婉拒。」


看似豔麗潑辣,實際上出身公務人員家庭的郝曼麗,在父母「人性本善、毫無防人之心、熱心公益」的教育下,其實有著一顆純樸真誠的心,也因為家庭傳統保守,她從未想過要踏入演藝圈。十七歲那年,她陪著同學一起報名中影公司演員,沒想到進入位於西門町的中影公司,諧星葛小寶正好坐在裡面。見到當年大眼可愛的郝曼麗,葛小寶不但鼓勵她報考,還主動幫她爭取免繳報名費,建議她加入訓練班受訓上課,果然在幾千名報考者中,郝曼麗雀屏中選,最後又在一百多人中,唯一成為中影正式簽約的基本演員。


回想當年糊里糊塗一腳踏入演藝圈,郝曼麗根本沒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她笑著說:「當年我是大影迷,最崇拜樂蒂、唐寶雲、楊帆這些大明星,每天都在想如果能見到這些大明星本人該有多好,照鏡子時,也會幻想如果能像她們一樣那麼有氣質,該有多開心。報考中影,其實也有一點看明星的好奇心態,還記得當年跟我一起報考的有秦漢跟趙石堯,後來秦漢轉投國聯電影公司,最後變成文藝片紅小生,趙石堯則進了台視當導播,造化各自不同。」


成為中影公司的基本演員,初出茅廬的郝曼麗,第一次拍了李行導演、唐寶雲主演的電影「還我河山」,在拍戲現場,郝曼麗親眼見識電影大場面作業情形,李行的專業和唐寶雲舉手投足間的美麗,更讓她為之傾倒。本以為進了中影拍戲,能夠飾演溫柔婉約的氣質美女角色,沒想到公司都指派自己扮演反派壞女人,再不就是扮演驕縱蠻橫的千金大小姐,專門和可憐的女主角搶男友,就這樣,郝曼麗還來不及選擇,就已被大家定型為反派一姐。她無奈苦笑道:「影后張曼玉演客棧風騷老闆娘,觀眾說她演得好,我演就被定型,只能演壞女人,想到這點心理其實不太能平衡。」


拍了「祝老三傳奇」、「錯誤的第一步」、「棺中產子」等電影後,郝曼麗轉到中視發展,和包國良一起主持「猜猜看」節目,隨後又演出連續劇「八號分機」,因為表演搶眼,又被台視挖角。從此,郝曼麗就成為台視反派女星的「基本咖」,除了「千面女郎」李虹,只要是壞女人,製作單位通常第一個就是想到找她。


「因為從小我就被父母親保護得很好,以為只要不道人長短、不捲入是非,就是待人處事的原則,所以進了電視台我就像獨行俠,不交際應酬也不跟別人出去玩,收工就是回家。一直到有一天,電視台一位導播看不下去,忍不住點醒我,提醒我應該找一個固定工作班底投靠,請一些知名的製作人或導播等工作人到家裡吃飯打牌,逢年過節要送點小禮,我才知道原來電視台也是有這樣的文化。」郝曼麗無奈道:「可是那時我母親住院,我每天就是努力賺錢付醫藥費,哪有心情在家裡請客。沒想到,因為沒有『打入組織』,在拍戲時,我就經常被挨罵。別的演員遲到或NG沒事,我晚一點到或NG就被罵到一點自尊心都沒有,回想起來,那段日子真的是最慘淡。」


孝順的郝曼麗,常常拍戲收工後立刻趕到醫院陪癌症末期的媽媽,甚至還準備魚翅龍蝦給媽媽享用,希望媽媽快樂。也為了讓家人安心,郝曼麗總是強忍拍戲的委屈,儘量講一些工作上的趣事給媽媽聽,身心壓力煎熬之大,讓她有一天照鏡子時,赫然發現自己長出許多白髮。


談到傷心處,郝曼麗不禁紅了眼眶:「媽媽生病住院時,我每天拍戲收工就往醫院跑,哪有時間請電視台演職員到家裡吃飯打牌?那時我接了好幾檔戲在軋,有一回在棚內錄影,和一位女演員演對手戲,女演員平常就跟工作人員互動頻繁,等於跟大夥兒都打成一片。那天我不小心NG,就被罵到不行,那位女星NG好幾次,導播反而好言相勸,要她慢慢來不要急,那麼大的差別待遇,我的心裡當然不好受。」


郝曼麗透露,某次她的通告是一大早,到了下午,該位女星姍姍來遲,到場化好妝站在鏡頭前與郝曼麗對戲時,導播突然喊卡,要那位女星去補妝,原來是導播覺得她搶了女星的風采,鏡頭上比那位女星漂亮,所以才「放水」。這些委屈,她都無處可訴,私底下把眼淚一擦,面對鏡頭還是要笑臉迎人,或許就是這些大大小小的事件,再加上每次接的戲都是反派角色,她才決定慢慢淡出。


雖然夢想當不食人間煙火、清麗脫俗的女主角,卻事與願違,每次都接演反派角色或壞女人,但演藝工作還是有許多樂趣。或許因為郝曼麗的外型豔麗,有一次拍抽煙的戲,讓她當場傻眼,因為她根本不會抽煙喝酒,全靠在場的老煙槍指導拿煙的姿勢。事後,導播忍不住笑她,看起來好像煙酒賭樣樣會,沒想到完全不行,讓郝曼麗啼笑皆非。也因為剛入行時還不到二十歲,有次她扮演女間諜,還要色誘男主角,連戀愛都沒談過的郝曼麗,哪裡懂得什麼叫勾引?後來揣摩學習許久,才勉強過關。直到後來經驗越來越豐富,有回拍完一場戲,她突然「開了竅」,現場演職員對她大為讚賞,那次後郝曼麗演技突飛猛進,從此更奠定反派一姐的地位。


雖然不愛交際應酬,也不喜歡趨炎附勢,但是郝曼麗的黨政關係極好,卻眾所皆知,只是許多圈內人好奇既然她認識許多達官顯要,為何至今還小姑獨處,仍是單身女郎?郝曼麗笑道:「因為以前在國民黨的影視單位拍戲,有時候那些黨國大老或是政要到電影公司或電視台參觀,公司就會派我當接待,所以慢慢就跟這些長輩成為忘年之交。雖然都很熟,但我很少去麻煩他們,所以這些達官顯要都把我當小妹妹,經常找我一起聚餐,可能是看多這樣的大人物,眼光無形中也變高了,就算真的有那些大老闆或大導演追求,但可能緣份未到,我都沒有動心,想找結婚對象不容易,所以到現在還沒嫁人。」


郝曼麗坦言,雖然出道拍戲至今多年,但她的心境仍然只像十八歲,每天就是夢想能穿著像西方宮廷大蓬裙那樣的華服,手上拿把小扇子,閒來無事喝喝下午茶之類的。就算是婚姻,她也期望自己能當上「夫人級」的人物,只是經過那麼多年,她早已忘記所有的愛情故事,現在則已落實到想當一個好市民,造福鄉里百姓,善盡社會責任。所以,郝曼麗現在只要是公益活動邀請她,她一定當仁不讓熱心參與。


演了多年的戲,郝曼麗扮演不同的角色,詮釋不同人物的精采人生。然而,現在的她,只想扮演好自己,她說:「我爸媽離世前沒有任何遺言給我,唯一留下的就是他們的教育與傳統觀念。所以,我現在只有三個大目標,第一是如果我有能力,一定造橋鋪路造福鄉里;第二是若我有社會地位,一定關懷幫助弱勢團體;第三是我要努力當好志工,付出我一點點的棉薄之力幫助別人。」


電視前的壞女人,私底下愛心不落人後,郝曼麗也自知直爽與好打抱不平的個性,無意間很容易得罪人。她說:「我喜歡伸出友善的雙手和人相處,不管是販夫走卒或是權貴,我都以親切禮貌的態度相對,希望由自己做起,影響整個台灣能夠變成真善美的社會。」

更新日期:2008/08/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