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轉的生命旅程-專訪《漂浪青春》導演周美玲


流轉的生命旅程-專訪《漂浪青春》導演周美玲

文/余智虹


繼《刺青》大賣後,周美玲帶著令人驚艷的新作《漂浪青春》回來了!近幾年,同志電影屢創台灣票房佳績,但也難以逃脫既定模式,年輕俊美或甜蜜可愛的男男、女女主角,如何玩這場「愛你在心口難開」或「你追我逃」的愛情遊戲。但是《漂浪青春》卻以驚人的深度及「有質感」的台灣味撼動觀眾的心。


「同志電影很多,但是誰來貼近這塊土地?」憑著一股使命感以及持續對同志議題的關注,周美玲導演創造出「六色彩虹電影」的第三部曲,紅色,代表生命的《漂浪青春》。


與生俱來的文化使命感
從「六色彩虹電影」中代表黃色的《艷光四射歌舞團》開始、到綠色代表的《刺青》,以及紅色的《漂浪青春》都可以感覺出周美玲導演電影中濃濃的「台味」,其實從更早期的紀錄片作品《走找布袋戲的老藝師》、《飄泊的港灣:百年基隆港》、《流離島影》,就可看出周導演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她認為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文化主體性,就等於沒有自我,沒有靈魂,像一個沒有面貌的人,令人看不出特色。而我們通常也是透過一個地方的藝文表現,來了解當地的文化,如果連台灣人都不拍跟台灣相關的電影,還有誰會來拍呢?在《刺青》叫好又叫座之後,破除一般人習慣趁勝追擊、打鐵趁熱的商業觀念,周美玲導演反而決定趁此機會大膽嘗試自己想做的題材。


三段故事串成的生命之流
《漂浪青春》由三段各自獨立又息息相關的故事串成,第一段講述年幼的妹狗與在歌廳駐唱的盲女姐姐菁菁相依為命,直到妹狗發現自己愛上歌廳的樂手竹篙,又意外看到竹篙與菁菁的親密動作,憤而決定拋開一路相扶持的親姐姐,入住富裕的寄養家庭。在妹狗分清楚竹蒿是男是女前,早已對她心生愛慕,對妹狗而言,竹蒿是男是女也不這麼重要了,她只是單純被竹篙這個人吸引。周美玲導演最想藉此表達的莫過於同志情感並不是怪異甚至病態的行為,就像異性戀者對異性有感覺一樣,同志也是天生只對同性有感覺,而且這一切都是與生俱來的。


第二段則是年老的水蓮與昔日假結婚的丈夫阿彥重逢,各為男女同志的阿彥與水蓮,年輕時為逃避世俗的眼光而假結婚,到了晚年,水蓮真正的同志伴侶-阿海已往生,阿彥則在伴侶來來去去中,身心傷透同時感染愛滋,這時真正留在身邊的伴侶反而剩下身分證上配偶欄登記有案的水蓮。文字描述劇情看似諷刺心酸,但在周美玲導演的詮釋下卻是妙不可言。周導演希望她的作品可以表達出人性「善」的一面,所以即使水蓮因罹患阿滋海默症而老將阿彥當成阿海,甚至對阿彥作出許多任性的要求,阿彥最終仍決定陪在這個老朋友身邊。笑中有淚的劇情一掃「妹狗」中,菁菁與妹狗令人鼻酸的親情難捨,這也是三段中周導最愛的一段。


《漂浪青春》三段可用「倒吃甘蔗」來形容,越到後面越輕鬆甜蜜,第三段更是導演安排來沖淡前二段所隱含的淡淡哀傷之作,以年輕時的竹篙與水蓮為主角,兩人皆為布袋戲班的後代,竹篙因女性的身分而無法繼承家業,水蓮則因傳統戲班難以生存而轉型上台當舞孃。因緣際會的兩人在一次身體的探索中,逐漸確認自己的同志傾向。劇情青春明媚,以早期台灣社會為背景,拍出水蓮的早熟與竹篙的青澀。同時第三段場景全在高雄拍攝,除了哈瑪星的代天宮之外,西子灣的夕陽更是周美玲導演心中最有復古感的海邊。


選角煞費苦心
《漂浪青春》與《刺青》相比,雖然少了知名偶像明星抬轎的氣勢,但周導演認為不用已經有著名代表作的明星,觀眾反而可以很快的進入劇情,不需要花時間拋開對偶像明星過往表演的既定印象。

這次透過徵選起用戲劇新人,也讓竹篙-趙逸嵐,菁菁-房思瑜獲得一片表演空間,讓觀眾認識更多優質演員。趙逸嵐目前為北藝大戲劇系學生,在《漂浪青春》中飾演帥氣的女樂師,但在今年周導演為金穗獎30週年拍攝的短片《麥子不死》中,卻飾演穿著緊身窄裙的女秘書,造型令人驚艷,也讓觀眾對這位新星未來的可塑性十分期待。房思瑜則為新一代廣告女星,這次大螢幕處女作表現不俗,將盲女姐姐對妹妹難捨的親情表演得入木三分。飾演妹狗的白芝穎也在《刺青》中飾演小小綠,兩次的演出都令人驚訝於小小年紀的她竟能將角色詮釋得這麼好,其實背後最大的功臣就是周美玲導演,原來周導演教導童星演戲時,只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教,尤其拍《刺青》時,白芝穎連字都還看不懂,周導演只能親自演給他看,以至於常常覺得自己在片場很像瘋子,又哭又笑。


以幽默的態度面對生活的苦悶
不管是《刺青》還是《漂浪青春》,都可以看到周美玲導演穿插許多意外的笑點在其中,適時地將觀眾於哀傷中解救出來,周導演認為人生雖然有時很苦悶,但也不用對苦悶視而不見,應該用幽默的態度去面對,這才是生活的智慧。


將關注的議題化為影像,則是周導演擅長的影像語言能力,第一段有社福人員勸菁菁把妹狗交給寄養家庭,一方面顯出同志無法收養小孩的問題,第二段則顯示出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希求。但周美玲導演認為其實這些都不是電影的中心主旨,只是可以衍伸出來討論的相關議題而已,電影就是電影,與紀錄片不同,這些議題都已經被融入成為時代背景,但故事跟感情、人性才是《漂浪青春》的重點。周導演表示她真正的企圖只希望觀眾在看《漂浪青春》的同時,能接受其實同志跟一般人並無兩樣,也該享有同樣的權力、義務。


講求畫面的美感,拍出小人物的色彩
同樣是敘述早期台灣社會底層的生活,周導演說故事的方法卻不會讓觀眾感覺晦澀昏暗,能創造出這種有質感的台味,她認為這與導演的sense有關。因為只有導演能決定電影的tone調,工作人員只能負責執行或提供意見,以《漂浪青春》而言,開場菁菁唱歌的畫面,是從特寫拉到全場,觀眾會慢慢看到原來這麼清新脫俗的女孩子處在一個龍蛇混雜的環境,此時便會感到一股張力,而被吸引住。所以每一個鏡頭為什麼這樣拍都是設計過的,就是要想辦法抓住觀眾的視線及感情。


周美玲導演當初下的指令是「一開始要很清新,最後慢慢看出江湖味」,這樣矛盾的對比令所有的工作人員傷透腦筋。所幸在音樂方面找來許景淳合作,一開始用清唱的方式便感覺很乾淨,背景拉開後再加入手風琴的聲音,帶點那卡西的感覺,江湖味就飄出來了。周美玲導演自稱是一個很省錢的導演,因為從一開始就很清楚她要的概念是什麼,所有工作人員也不用盲目的一直試驗。


《漂浪青春》三段之間使用火車來過景,周導演認為火車對台灣人來說是一種鄉愁的象徵,因為太多人都是離鄉背井到異鄉工作,所以可以跟台灣人產生共鳴,火車在片中代表的不是起點跟終點,而是一段一段人生的旅程,呼應著三段看似各自獨立,卻又息息相關的劇情。


《漂浪青春》第三段「竹篙篇」全在高雄拍攝,因為周導演一眼就看上哈瑪星的代天宮為主要場景,便決定整段移到高雄拍攝,並獲得高雄市政府50萬元的住宿及車資補助金。高雄市政府也協助包下一棟旅館給劇組使用,讓周美玲導演覺得在高雄度過非常快樂的拍片時光。同時在影片上映後,高雄市政府也創下首例將大力補助一半的票價,到高雄看《漂浪青春》只要110元。


拍完《漂浪青春》後,周美玲導演的六色彩虹電影將暫時告一段落,留待日後有更深的體悟再來揮灑另外三道色彩。但可別以為周導演打算閉關修行,其實有兩項電影計畫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一項是史無前例的原住民武俠片,目前已通過釜山電影節ppp計畫初選,決選結果則要到10月才會公布;另外一項則是有關一個毀滅性少女的企畫,雖然周導演暫時無法透露太多,但保證都是令觀眾耳目一新的作品。


《漂浪青春》將於8月15日於各大戲院上映,屆時別忘了進戲院一睹這部能讓同性、異性戀者皆會心一笑的優質作品。同時為紀念金穗獎30週年而創作的12分鐘短片《麥子不死》,也將在學者戲院及絕色影城的《漂浪青春》場次前加映,欲知更多詳情,請上官方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drifting0303

更新日期:2008/08/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