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與五千萬堆砌的電影「海角七號」-專訪導演魏德聖


勇氣與五千萬堆砌的電影「海角七號」-專訪導演魏德聖

文/梁瓈月



觀察人群是一種習慣

魏德聖成長的環境,週遭很多朋友是公務員家庭的孩子,非常純樸,反觀他家反而較特別,因為開店面之故,從小就有很多機會看到形形色色的客人,有時父親不在店裡,他會幫忙看店,這樣特殊的童年經歷,讓他把來來往往的客人當作觀察對象,並且樂此不疲。如今回想起來,也許正因為這樣的機緣,讓他在看事情時容易觀察較細微的地方,亦養成喜歡把小事放大,誇張化的習慣。


求學時期表現普通,小學、國中、五專的成績都不起眼,但是每年都可以拿到全勤獎,這是他求學時期的最大驕傲。魏德聖表示,「自己不是喜歡上學,而是一種習慣,每天就是一定要去學校。」求學時期的自己並不知道自己將來可以從事什麼工作,也不知道想要念什麼科系,就像他五專念電機,念了才知道學習的領域內容,「那時發現自己絕對不會喜歡這個領域的專業,以後也不會想要去從事這行,但是還是花五年的時間唸完,而且不可思議的是,雖然自己唸的很痛苦,但依然拿到全勤獎。」


當兵是生命的轉折點,那兩年他開始焦慮緊張,因為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但服完兵役就要出社會工作,當時情緒上很茫然,也常問自己「我能做什麼?」


踏入電影圈是一個偶然

當時剛好遇到一個世新畢業當兵的同事,非常熱愛電影,以前是流行到MTV包廂看電影的年代,兩人常常聊到電影,當時魏德聖便決定以電影為職業,留在台北學習。他花了兩年時間才入行,後來從事閩南語連續劇的助理工作,一個人當六個人用,製作助理、美術助理、道具助理、場務助理…,從這個工作中看到這一行粗糙的一面,「其實我覺得自己做得很差,劇組經費短缺,所以我怎麼做他們都好。在內心裡,覺得自己是來學東西,也希望可以學到東西;事實上,我只是在將我不好的東西做出來,沒有獲得指導與進步。」他真正學到東西是擔任楊德昌導演司機時,得到真正的啟蒙,也慢慢一路做到副導。「我其實也想當導演,但那時候我偷偷觀察過,你要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助理變成導演,幾乎是不可能的事。自己什麼都不懂,也不敢告訴別人,怕被笑,為了一圓導演夢,那時候我選擇走捷徑,自己拿錢練習拍一些短片,藉此可以學到更多,也容易被別人看到,獲得別人的認同。」


魏德聖的努力慢慢被看見,藉由一部一部自己籌錢拍攝的影片,越拍越成熟,開始有人找他拍片,先從單元劇開始,因為口碑不錯,陸續有人找他接案,後來他以『七月天』拿到短片輔導金,因為這部影片,陳國富導演覺得他有潛力,於是找他去策劃『雙瞳』。「參與這部片我的視野就被打開了,電影這個東西真的可大可小,不是做不到的問題,只要願意花時間就可以做成想要的樣子。一般我們在寫劇本或是拍攝前都會先自我侷限,這個做不到,那個做不到,但與外國合作的過程中,發現他們會規劃是要A+B+C,還是A+D+E還是其他組合,他們會先想好,只要想的出來就可以努力做到,一定可以將你要的東西組合出來。」做完『雙瞳』之後,他便決定要拍一部原住民的史詩大片。


三億史詩-『賽德克.巴萊』

綽號小魏的魏德聖,曾經做了一件讓許多電影人士敬佩的大事,2000年他寫了一個歷史劇本『賽德克.巴萊』,並且榮獲優良電影劇本,為了一圓拍攝原住民史詩的大夢,他自籌幾百萬拍了5分鐘的試看帶,簡短的5分鐘卻讓所有看過的人讚歎不已,甚至還有國外片商以為他已經拍攝完成,想買下該片的海外發行權。


「我發現台灣的歷史書裡面,隨便一翻就可以看到很漂亮的題材,當我深入了解後發現,大家在詮釋霧社事件,大多是站在日本或是漢人的角度來看,從來沒有人是站在一個戰場上男人的角度來看。『賽德克.巴萊』意思是『真正的人』,世界各地在講英雄講史詩,求的是身體的自由,可是這個族群要求的不是身體的自由,而是死後靈魂的自由,講祖靈。我希望可以拍出一個原住民的驕傲,我們總是在講族群融合、關懷弱勢,我們為何要憐憫原住民?漢人常說要幫助他們,但從來沒有嘗試去了解他們的驕傲。」


『賽德克.巴萊』預算是2.5億台幣。魏德聖雖然知道不可能籌到這麼多資金,但還是覺得要嘗試,這是他從『雙瞳』學到的東西:要試著去創造。在劇本完成之後,他找過很多投資者,一來是台灣從來沒有這麼大成本的製作,再來是台灣的市場也無法回收這麼大的成本,當然也就鎩羽而歸。『雙瞳』的經驗讓他越挫越勇,覺得應該要突破現況,不能因為沒有先例,就打退堂鼓,「沒先例,那就創一個先例」。於是他決定用250萬拍一個5分鐘試看帶。當時大家都力勸他三思,因為要借錢拍一個試看帶實在不是一個好主意。壓力紛至,猶豫的他問了身懷六甲的妻子,這位堅強的女性不願他將來後悔,所以同意他去築夢。每每提及此事,所有人都對這位女性感到萬分敬佩。當然,在大環境並沒有改變的前提下,魏德聖拍完試看帶還是沒找到願意投資的金主,於是這部史詩只能塵封箱底。


證明實力的作品海角七號

「為什麼要拍『海角七號』?因為大家都說我沒拍過長片、所以不願意投資拍『賽德克.巴萊』,所以我想,那就拍一個長片證明自己是有實力的。」魏德聖在『賽德克.巴萊』集資失敗後,並沒有失去信心,反而越挫越勇,寫了一個具有商業元素的影片『海角七號』,並獲得長片輔導金,不過『海角七號』依然面臨許多問題,資金還是最令他頭痛的部分,與企業主洽談過程中,因為過去沒有代表作,因此無法找到大筆的資金,原本取得阿榮片廠的器材及資金,但後來片廠發生火災,因此阿榮片廠需資金重建,這部片也就沒有拿到資金。所以這部片大部分是透過新聞局的融資利息補貼制度貸款取得資金。財務壓力之大,需要具備足夠的勇氣才能面對。


這個劇本的由來是魏德聖剛好聽到一個故事,內容講述一個郵差送件,地址找了兩年,但一直找不到。「我就想如果這是一封情書,飄了六十年才到主角手上,那一定是個很美的愛情故事。」他以此為原點思考,飄雪的日本北方以及豔陽的台灣恆春,描述兩個有顯著差異氣候的異國戀情如何跨越兩個世代。恆春是個充滿音樂,有當代的春天吶喊也有傳統的古老樂曲、有歷史悠久的城牆也有現代化的觀光飯店、有純樸的小鎮居民也有穿著比基尼逛街的觀光客,是個很繽紛的城鎮,魏德聖說,「如何把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功課,構思劇本就花了1年時間。」


花5000萬做一步到位

魏德聖認為台灣缺乏一步到位的決心,為了在安全範圍內可以回收,所以都拍小成本的影片,「我這部片花了5千萬,就是因為做到一步到位,該有演唱會的舞台,就花1百多萬搭舞台,該有一百個臨時演員,就找一百個臨時演員,該花錢做美術陳設就花錢,絕對不會因為預算不足而將就。當然這是一個嘗試,拍一部全都到位的電影。」原來『海角七號』的預算是4千萬,為了這個理想,最後工作小組花了5千萬。這個數字,許多人聽了都覺得恐怖,也因為這樣,魏德聖跟家裡產生一些問題,房子已經拿去貸款了,又要請太太簽名作連帶保證人,「她心裡也是會怕,因為金額太大,我自己也是很怕。但那時已經是騎虎難下,電影已經開拍,不繼續拍的話,之前投入的5、6百萬就浪費了,要繼續拍,就要再借貸1500多萬,」魏德聖感慨的說,「堅持到位的結果就是不斷燒錢,後來把宣傳費用也挪到製作費去,要做到到位的代價是如此昂貴,這是始料未及。因此很多人聽到我老婆的事蹟都很佩服,在向銀行借貸的過程中需要她做擔保人,上千萬的資金擔保,就算是家人也不一定會同意,但她還是簽名…」


選角與創作理念

為了票房,魏德聖開拍前有想過要找明星,但是台灣能扛票房的明星有幾個?能扛票房又要在兩岸三地都叫的出名字的,像金城武,梁朝偉,劇組也請不起,而且角色設定也不適合。所以他後來針對戲裡的角色去思索選角,除了需具備樂手的潛力外,亦要具備專業能力,也希望能跨界跟音樂人合作,「我要在這圈子找到音樂人,不是明星但是曾聽過他的名字,目前正處於瓶頸期。這種人是很可怕的,滿身都是力量但找不到地方可以打,曾經是媒體追逐的焦點,現在失去舞台,但並沒有失去自己的創作力,我想召集這種人來做一次的爆發。」


而這個效果出乎魏德聖意料之外,拍出來的效果太讓人驚喜。「一開始大家都是創作者,會有比較心態,但後來相處久了,開始有默契,合作很愉快。這裡面的演員很多都是小有名氣,但是沉潛已久。范逸臣第一天來的時候穿的很休閒,穿短褲、T-SHIRT、拖鞋,戴毛線帽,跟公司之前幫他做的溫柔男形象差很多,他是原住民小孩,本質其實是很活潑的,所以我就開始對他做改造,剪掉頭髮留鬍渣,顛覆他以往的形象。在恆春拍片,大家都還認不出來。曉培的角色,本來中間有一場過場戲要用她的聲音作插曲,但是後製時她剛好準備發片錄音,時間撞期,戲裡就沒有她的聲音。我ㄧ開始就想塑造一個繽紛的小城鎮,什麼都是滿的,既然這個團需要七個主角,我希望這七個人可以很繽紛,職業分散在各個不同的地方。有老人、女人、小孩、男人,原住民,客家人,閩南人,把所有東西混在一起,就像恆春的特色。想將整個城鎮的特質濃縮在這七個人身上,日本女生代表外來觀光客、茂伯代表傳統土生土長一輩子沒有離開這個地方的舊世代、小孩跟阿嘉還有曉培是在外面經歷過一些事然後又回來的新生代。恆春有古老的音樂,也有爆發性的搖滾音樂。茂伯這個老先生是很有爆發力的角色,把很多喜劇元素放在他身上是最有爆點的,會變的很好笑。這角色其實是一個意外,很受歡迎。」


劇中兩個日本角色一開始設定就是日本人,魏德聖曾想到日本選角,最好還是當紅的明星,但是根本沒人理會,電影跨界已經很難,尤其還跨到日本音樂界,難度更高。日本電影市場很大,製作預算很高,相對之下『海角七號』沒有利基點去談合作,之後剛好華山舉辦簡單生活節,中孝介受邀來台灣,那時候還沒出專輯,但魏德聖覺得他聲音很好聽,便直接跟他接洽,目前他已陸續發行2張專輯,至於客串的梁文音在當時也是默默無名,這兩個選角對本片而言都是賺到,誰都無法想像後來梁文音打進星光幫前十強,知名度大增。


至於本片的日本女主角田中千繪當初是無意在部落格發現,「需要會講日文,又要漂亮,有MODEL身材的,找好久都找不到,本來想轉而找台灣綜藝掛的日本女星,但是還是覺得感覺不對,後來在部落格剛好點到。」


讓眾人等待多年的佳作

『海角七號』在台北電影節首次試片之後,好評從試片室傳出,大家都驚訝魏德聖拍片的功力,許多人也表示台灣就是缺乏這種類型的電影,連侯孝賢導演都說,他等這種電影已經等了好幾年了。雖然這部才算是魏德聖的第一部代表作品,但他每次拍完練習的影片,都會反省哪裡做的不好,並且認真思索下次要怎麼樣才可以改善,所以每一次都是在跟自己比賽,也不斷在進步。「所以我覺得拍的好是應該的,我有實力嘛。」


這部影片將於8/22日上映,有興趣的觀眾可上http://blog.pixnet.net/cape7查詢。

更新日期:2008/07/1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