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明麗


洪明麗

文/倪有純


洪明麗以演出「基隆七號房慘案」獲第一屆台語片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同時獲得十大銀星獎。(當時的金馬獎由徴信新聞社主辦─「中國時報」前身)。得獎那一年,她才15歲。


洪明麗是彰化秀水鄉人,1956年她在初中讀二年級時,南洋電影公司在台中招考新人,她個頭不大、不小,也跑去和大哥、大姐們一起考試。她一進考場,看到房間裡排排坐的主考官,就緊張的不得了,再看到大人們個個表情嚴肅,面對他們的問題如浪潮般一波波襲來,她嚇得哭了,以為這下完了,一定考不上了。嘉義戲院的老闆說了關鍵性的一句話,決定了她爾後命運。他說:「我們戲裡需要一個女學生。」她就被留用了。


1957年她演了日據時代所發生轟動一時的殺妻分屍案改編的電影故事「基隆七號房慘案」,該影片由攝影師出身的莊國鈞擔任導演。故事內容是老公為了小老婆而殺妻,她天真可愛的女兒,最後才知道親生父親殺死了母親。那時候農教公司及片廠都位於台中(中影公司的前身),洪明麗時代大部份的電影都在台中農教公司的片廠拍攝。


洪明麗回憶說,她出道才14歲,飾演她父母的康明、吳萍年齡比她大很多,早已過世了很久了。洪明麗在影片中飾演讀初中的女兒,張麗娜演小老婆。她的演出可圈可點受到肯定,從此在電影圈爆紅。


她進電影圈,公司先安排她在「運河殉情記」演小配角,到台中農教公司的片場拍戲時,是住在日式塌塌米旅館。她接著拍了中影公司製片─「歸來」,拍戲時,她就住在農教公司的宿舍。這戲以童星張小燕為主角,描寫受舅媽虐待的孤女,在舅媽生病後,還賺錢付舅媽醫藥費的感人孝親故事。洪明麗演一個鄉村種香蕉的女孩,也是個小配角。她還記得,當時年紀小小的張小燕,因為演技生動還得了第五屆亞洲影展最佳女童星金禾獎。


當年台語片每十天拍一部戲,洪明麗的星運也不比張小燕差。不到一年,她接拍第三部戲「基隆七號房慘案」,就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而得獎。得獎後,她就升格演女主角,還從台灣紅到香港。


不得已她的學業就中輟了。她善於交友,靠著和朋友交往偷學別人的優點。例如,她看到好友莊雪芳每次拍戲都帶著好大的化妝箱到劇組,看到工作人員或演員生病,就打開化妝箱拿藥,她才知道莊雪芳的箱子是藥箱,各種藥都有,洪明麗從中學到對朋友付出愛心;洪看到後來做了華國飯店老闆娘的張敏,很會看人、也很會做人。她在飯店裡看到員工犯錯時,都會很客氣的把對方叫來,輕聲細語的告知對方。這讓洪明麗學到了該低調時低調;不該低調時,絕對不低調的生活態度。


當時台語片分為香港的廈門片(福建語系)的邵氏公司與台灣的台語片兩大派系。洪明麗獲金馬獎肯定後聲名大噪,迪化街生意人林阿久和邵氏合作拍戲,找她赴香港主演了兩部戲。她也是邵氏公司第一批挖角的台灣明星,但她沒有選擇留在邵氏發展。


洪明麗與游娟一起到香港發展,游娟留在香港,並和邵氏簽了三年合約。洪明麗沒有留下來,背後有一段故事。她至今不了解為什麼沒有和邵氏簽約,還莫明其妙惹來一場官司。


1959年她到香港住了三個月,疼愛她的莊國鈞導演,看她年紀小,一個人勇闖香江,還拜託莊在香港的小舅子就近照顧她。她拍了「半路認父」與「何日君再來」兩部電影。


「半路認父」片中同赴港的演員有「基隆」片中演她爸爸的康明、還有矮仔財、戽斗等人參加演出;「何日君再來」影片她主演,兼主唱已被周璇唱紅的「何日君再來」主題曲。


兩部電影大部份是內景,在香港邵氏公司的沙田片場拍攝,少數外景戲在太平山附近拍攝。在香港,她認識了後來演「梁山伯」電影中的書僮,也就是四九--李昆;在一次和小雯等人的飯局中,認識了已有妻室的藍天虹,她不想理他,但就此擺脫不了他。這是她這一生重要的情緣,無論是對或是錯,萬般都是命。當年多數電影女演員的情感歸屬,就像油蔴菜籽般,隨風擺佈。


邵氏那時正要大張旗鼓找演員,要和洪明麗簽約,洪明麗拒絕簽約,主要是她和閨中密友--廈門劇的紅星小雯很好,所以她在香江拍戲中途,已偷偷和小雯老公暗地裡簽了一部戲約,她拍完戲必須回台灣履行片約。可是邵氏公司認為他們有優先簽約權,她無法向邵氏說出不簽約的理由,邵氏一怒控告她違約。


她一氣之下跑回台灣,為了賭一口氣,她乾脆兩邊戲都不拍了。她回到台灣,藍天虹就追到台灣,她不理他,他還是纏著她,她走到那裡都躲不了他。藍天虹比她大十幾歲,比洪媽媽大兩歲,追女朋友卻很有一套。洪爸始終徹頭徹尾反對這段感情。他們一起租屋住在南京東路,洪爸也沒輒。


命中註定該是你的就是你的

游娟在香港待了一年,無功而返。廈門片走紅的演員小娟和小雯、莊雪芳、丁蘭並稱四大,小娟後來與邵氏簽約改名凌波,卻大大走運,凌波拍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立時紅遍港台及東南亞等華人區。有人紅、有人不紅,這也是命,洪明麗還被朋友調侃,還好沒有和邵氏簽約…。


藍天虹因在台灣拍攝「阿里山風雲」而名噪一時,他演而優而投資拍片。他投資舞台劇,也投資拍電影「貓眼女間諜」、「五色仙女」等,她也參與演出,但洪明麗說,她都是精神投資、沒有收取酬勞。


洪明麗回台灣後,演了幾檔舞台劇「江山美人」、「星星、月亮、太陽」、「趙氏孤兒」、「小姐、太保、酒女」都是藍天虹投資的舞台劇,當年的舞台劇戲票在現場賣的並不多,大都是在演出前,已賣給公家機關。


她生了偉偉、海偉、海翰,三個兒子。這段時間,她忙著拍電影、拍舞台劇,也忙著生孩子。她拍電影從不軋戲,但電影老闆為了節省成本,沒日沒夜的趕著在十天內殺青,她常常忙到十天沒有時間缷妝、沒有睡床,都是利用拍戲空檔,就躺在躺椅上睡一下,輪到她拍戲,立刻又要精神抖擻地站在鏡頭前。


台灣電視台剛開始成立,她被台視找去拍電視,簽了兩年合約。這其中最大的差別是電視是現場播出,戲劇情感較連貫,拍戲形式改變了,每個人都要提早到電視台來報到。電視開播之初,閩南語演員和國語劇演員並沒有很大的差別。她是台語演員出身,國語也說得有模有樣,常楓等外省籍演員,還善意的教她說國語。她走的是雙聲帶路線,她演國語劇;也演閩南語劇。從不軋戲的她,軋了兩種語言的戲,鬧出了個笑話。她拍攝閩南語劇時,一時忘了,一開口就說了國語台詞,導播的聲音立刻從樓上的控制台放了下來,「洪明麗,我們是閩南語劇,不是國語劇。」害她很糗,差點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他和藍天虹結束感情時,想要把小孩帶到身邊,兩人在熟識的電影朋友家談判,當時的社會是父權社會,男的不答允她也無奈,只能一個人回到南京東路五段的娘家。


和台視合約結束,她轉往中視發展,在拍攝歌唱劇「秋海棠」時,她演大帥的小老婆,和男扮女裝的戲子--秋海棠認識,兩人偷偷談戀愛,還偷生了孩子。大帥知道後把男的毀了容,他們最後一起私奔。已是主角的她,和飾演配角萬山的戀愛戲,從戲裡談到戲外,這是她第一次結婚。這段婚姻維持了十年,她生了么兒小麒。


「秋海棠」後,洪明麗演了閩南語長壽劇「愛河」,她演一個不會生育被趕出夫家的可憐媳婦,後來靠一位啞巴男子幫她,使她有了依靠,後來她收養了一個義子,剛出道的藍琪是義子的女友。


洪明麗的角色很可憐、很討好,觀眾看她在戲中要死了,拼命投書給電視台不要讓她死。播出最後一集關鍵戲時,高雄刮起威力很大的超級大颱風,高雄民眾收不到電視訊號,差點把電視台的玻璃窗給砸了。


萬山拍了「長白山上」,「長」劇當年是家喻戶曉的名劇,捧紅了幾位大明星,其中一位是現任台中市長胡志強的夫人邵曉玲。中視乘勝追擊開拍另一部戲劇,幾乎「長」劇的要角都上了,獨獨沒有萬山的名字,洪明麗當時挺著大肚子,上樓找公司主管要一個答案,她得不到回應。一怒之下,帶著萬山轉投台視。


當年全國推行講國語運動,電視戲劇也是國語劇的天下,閩南語戲劇的空間越來越小,洪明麗重返台視並沒有受到預期的重視,她和萬山的婚姻只維持了十年。


洪明麗說,離婚前兩人分居了一年,她還是照顧公公,並和小姑同住,只等他向她說一句道歉,他始終沒說。等到簽字離婚時,萬山想挽救,但她已心死,小孩還是被留置在男方的家。小麒因為是獨孫,他很幸運得到所有親人的寵愛。


兩次情緣,都落寞結束,孩子也不在身邊。每到中秋或月圓時,她感到無限的寂寞。媽媽看她不開心,催她結伴一起日本旅遊,她都意興闌珊。


媽媽嘀咕了六年,她終於心動和媽媽一起到日本旅行。經人介紹,認識了職業是下水道現場監督的現任老公,當時洪明麗完全不懂日文,由母親充當翻譯,兩人比手畫腳溝通,婚後還動用了四本字典當幫手,才完全能夠交流。


洪明麗說,他老公也有過一次婚姻,也有小孩,但他相當開通及尊重她。兩人交往後,他對洪明麗說,你的過去我一點也不想知道,重要的是現在。果然,婚後他從未問過洪明麗過往的感情世界,離開了台灣這個傷心地。她到日本重新開始一段全新的生命旅程,時間治療她的傷痛,她一住二十年。直到現在她想念台灣老友,回來台灣長住,偶而回日本報到,已經是老來伴的老公,也很尊重她,任她來去自如。


對於圈外的這段感情,她感覺踏實多了。回想自己一生的情債。她說,我這一生沒有真正愛過一個人,也沒有男人真正愛過我。我喜歡現在的老公,他是實實在在工作,真誠待人。


洪明麗的原生家庭經濟中康,她的家庭陸續來了不同的媽媽。她的親媽懷孕時子宮不能吸收營養,雖然生了六個孩子,多數出生後不久即夭折。她在家排行老三,小時候身體很不好,開藥房的老爸怕她活不下來,在她八歲到十二歲之間勤替她打補針補身體,希望她好好長大,還規定她只能吃少數的水果及青菜,養成了她挑食的習慣。


拍電影釋放了她內在被囚禁的不自由;嫁到日本後,她的先生更一一破了她囚錮的飲食禁忌。現在她在心理、心情方面比以前更自由了,她希望能再站上舞台,好好的演個舞台劇。

更新日期:2008/08/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