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蓉


趙麗蓉

文/倪有純


也許你曾在中視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看到沈海蓉飾演的梁母,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她旁邊的女管家;「懷玉公主」中孝莊皇后劉雪華旁跟進跟出的蘇麻喇姑,你很眼熟吧?趙麗蓉在戲劇中出現,都是和主角旁的綠葉,她演了大半輩子的綠葉,但她終身不悔。


趙麗蓉天生有表演細胞。小時候只要經過舞台,她就會跑上台模仿大人跳舞,忘情地一直跳、一直跳。媽媽知道她愛現就送她去學芭蕾,她看到日本籍個子嬌小的的芭蕾舞老師,跳起舞來雙手像蝴蝶飛舞,她看得著迷,希望能像老師一樣自在地飛翔,於是更勤練舞蹈。她陸續學了民族舞蹈、筷子舞、盤子舞等等才藝。


讀幼稚園時,她被指定參加演講比賽,第一次上台,在老師的指點後,立時融會貫通有模有樣地上台。她母親讓她學的才藝一一派上用場,朗頌、舞蹈、兒歌比賽,一聽到比賽,老師閉著眼睛都會指派她。多采多姿的掌聲中,讓她有個很快樂的童年。


趙麗蓉的家住在高雄眷村,爸爸是陸軍上校,母親在七年之內生了五個孩子,想當然是食指浩繁。為了生計,母親做過工廠管理員、輔大舍監等職。趙麗蓉是老大,她家老四也是女兒,她另外還有三個弟弟。


直到讀淡大企管系,她都是民族舞蹈社、話劇社的靈魂人物。卻因一個素昧謀面的扒手,改變了她的人生命運。


爸爸向部隊借了五個孩子的學費,在回家途中的火車上,不小心被扒走了所有借來的學費。那年是民國58年,淡江大學的學費很貴,一學期要付2萬元。趙麗蓉才到台北唸了半年大學,她看到爸爸為孩子的學費愁苦,她就主動向爸爸說,她想暫時休學回高雄老家的團管區上班,讓弟弟妹妹讀書。本來是暫時休學,她這一上班,沒多久她就訂婚了。


巧的是民國60年10月「華視」開播前,舉辦第一次的全省演員訓練班招生,她偷偷跑去報考,主考官是洪濤。他看到趙麗蓉的表演後,對她大為讚賞。直接對她說:華視歡迎你來參加演出工作。


沒多久,高雄的家收到了錄取通知。極度保守的父視知道女兒要拋頭露面演戲,就對她說:「演戲是戲子。」堅決反對女兒演戲,所以第一次的機會就從她身邊溜走了。


民國60年4月9日,她嫁給了一位商人。先生經商失敗,她獨力養家,過了五年還算快樂的日子,她的家也從高雄搬到台北。夫家雖保守,但還是說服先生,讓她出來演戲,賺錢養家也讓先生專心考公家機關的工作。


該是自己的,是躲不掉的

當時她在台北期貨公司做祕書,在公司慶生會上她展現歌舞才藝,公司的黃先生認識華視執行製作尹先生,看到她的歌舞才藝,就問她想不想演戲?那時華視剛上演完轟動一時的古裝戲「保鑣」,接檔戲換口味,她拍了時裝劇「牽手」。沒想到演藝生活讓她生活交友廣闊、社交活動也多了,先生及夫家都不能接受,拍攝「牽手」的同時,她的「牽手」(先生)卻不和她牽手了。


尹先生給她演的角色是女祕書,是個大特約角色。她第一次演戲就是三機作業,尹先生趕快給她惡補,教她利用眼睛的餘光,看三機中哪台機器的燈亮了,就對著鏡頭演戲。她口調字正腔圓,反應又很快,很快就學會了。祕書的戲都是棚內作業,吹冷氣拍戲很舒服呢!戲中的祕書和她工作中扮演的角色一樣,所以她演得很得心應手,雖然每集戲份不多,但演出集數很多,第一次拿到酬勞,還覺得「哇!」好多錢啊!


她和華視十年前早該有緣合作,「牽手」合作的機緣卻遲了十年,那種悸動和欣喜還是讓他感覺甜如蜜。


剛開始演戲,是一邊上班、一邊利用週六、日或晚上時間偷偷去演戲,後來老闆知道了很生氣,要她做抉擇,她就離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


「牽手」拍完,也就是民國70年之際,台灣電視幾乎全是武俠劇的天下,星馬也紅港劇,所以有「楚留香」中的男主角鄭少秋等紅牌,在香港、台灣來去軋戲,成了空中飛人;「楚留香」、「小李飛刀」中的演員關聰、衛子雲以及游天龍等港星來台拍戲後,就留在台灣發展。趙麗蓉說,拍古裝戲辛苦多了,穿著密不通風的古裝,冬天拍夏天戲還好,夏天拍冬天戲就苦啊!尤其那厚重的古裝頭套,壓在頭上真會發瘋。還有就是最怕聽到冬天要拍跳水戲...。


她演了好幾集港製的「包公」劇。她還記得在中影文化城拍街道的戲,他演村婦攔轎喊冤的戲,她看到包公的轎子很用力的跪下去。她到了中影現場,才發現街道是石子地,還看到碎石子,還是要跪啊。導演用長鏡頭拍攝,她噗通一聲,用力下跪。這下慘了,膝蓋流血,痛得她咬牙強忍痛,她忍、忍、忍,告訴自己不能在鏡頭上讓人看出來很痛的感覺,還要繼續演出爬行喊冤的戲。


第二次接演管家的角色,還是要跪,這次有經驗了她帶了護膝來護航。她看到大明星拍喊冤的戲,就大大的不同了。工作人員會先在膝下放枕頭,先拍主角臉部特寫,鏡頭跟拍下跪動作,根本看不到膝蓋。趙麗蓉看在心裡也會酸酸的,為什麼差別待遇這麼多? 


當年三家電視台流行和藝人簽基本約。趙麗蓉是自由藝人,她長得慈眉善目,笑的時候演媽媽、不笑的時候演能幹的女人也適合,她天生看到舞台就想表演,以及隨時能和工作人員打成一片的隨和個性,都是在圈內浮沈不墜的優勢,加上又有尹先生的引介,她的足跡踏遍三台。


她和陳莎莉、陳麗麗、楊懷民、秦漢、柯俊雄都合作演過戲。她演過觀世音、出現幾集戲的校長、孤兒院長、軍訓教官,她出現時大多在主要演員旁邊。當時的電視一片榮景,一個月三家電視台跑下來,有10來萬元的收入,比當祕書薪水才2萬多多了很多。興趣與工作的結合,更讓她對演藝工作無所選擇。


有一次李英導播要一個尖酸刻薄的婆婆,她以為不笑就可以了。但到了現場,卻被退貨。那個人情色彩濃厚的年代。李英和她很熟,就對她說,趙麗蓉妳來幹什麼?妳一點都不像。看趙麗蓉一臉笑意,李英想了想,對她說:這樣吧,我下一檔戲有個角色適合妳,找妳來演。


「大特」一集戲五千元,有時也接基本演員的戲,她就這樣演了十多年。有一次她接演台視的閩南語劇「王母娘娘」,外省籍的她,才一開口,導演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趕忙說:「妳還是說國語好了。」從此,閩南語劇再也不敢找她拍了。


民國70年工地秀在台灣如雨後春筍的崛起,凡在戲中露過臉、有點名氣又能主持或表演的藝人,都能大把、大把地賺工地秀的錢。


她在初中時代即是學校的司儀,主持對她並不難,75年開始她接工地秀的主持工作,一天4場秀,酬勞叫價1萬5千,有時少給,也有1萬元,一天下來她可以賺4至6萬元。一天就賺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一個月下來,她的酬勞多得令她笑得合不攏嘴,連電視劇都不接了,連續3年跑工地秀。和戲劇斷了線,後來電視開始流行閩南語劇,連八點檔都被閩南語霸佔了,她以為沒戲唱了,沒想到柳暗花明又逢生機。


民國71年,「大漢玉集劇團」的團長王友蘭,在公共電視開了解說民俗藝術的短劇節目,趙麗蓉幫忙做副導工作,和王友蘭有了接觸的機緣。


民國83年,趙麗蓉在大陸剛拍完中視的「雪蓮」演女主角的媽;不久周遊又拉著她去大陸演「懷玉公主」。拍「雪蓮」回來後和已組團四處演出的王友蘭重逢。熱愛戲劇的王友蘭,自己也上了舞台劇的舞台,並兼製作人,也和學校建教合作。兩個人又續前緣。


王友蘭邀她全省巡迴演出,找了啟蒙老師--三年前去世的劉可耀老師,教她學相聲、雙簧等才藝;同一時間,她與魏龍豪的最後一位關門弟子高維洋開始學雙簧;她後來還跟了王翔、王德志學才藝,她的專注和慧根很快的有了舞台劇專才。這就是趙麗蓉,她天生具表演才能,什麼才藝一點就通。


她開始變成「文化人」,在和文化有關的場所表演,如「國軍文藝中心」、「台北市文化中心」、基隆或高雄甚至花蓮與台東的文化中心,都有過她的演出足跡…。15年前舞台劇的表演價錢一場是300元,一天3場或4場的表演,收入不多,也讓她生活無憂。


在文化中心表演時,她演黃梅調短劇、相聲、雙簧,連歌仔戲她都用上了。這段舞台劇生涯,讓她涉獵了大會司儀、喜慶壽宴等更多樣性的主持工作。


大陸演藝界也有個和她同名、同姓的趙麗蓉,是大陸國寶級的藝人,趙麗蓉一直想認識與她同名的慕名已久的大陸名藝人,只是無緣見面。據她所知「大陸趙」79歲時過逝,有79萬人送終。


她到了大陸參加文化藝術訪問團開會時,因為和大陸趙麗蓉同名,用餐時間被主持人臨時點名,要她表演雙簧,要看台灣趙麗蓉的表演才藝。還好她有兩把刷子,可是那是兩個人的絕活,她無法表演,所以唱了首歌,算是考驗過關了。


民國81年她參加了在台北舉行的世界洪門大會,認識了代表印尼來台北開會的「印尼台商」黃先生,交往4年後,他們在台北公証結婚。


民國90年開始,她在楊光友出任「台北市演藝工會」理事長的六年任內,擔任副總幹事,也接主持等通告。但就是沒有辦法再演戲。她說台語劇當道,不會說閩南語,沒有辦法啦!


演了這麼多年的配角戲,她心中依然盼能有個代表作,有一天能得個金鐘獎什麼的。她兩度在夢中,夢到自己穿了白色禮服走上舞台,陶醉在成千上萬的掌聲中,享受著她夢寐以求的得獎榮耀。


趙麗蓉從小就有演戲的夢,這個夢不知不覺牽引著她,走在紅塵中。她在軍中工作懷第二個兒子李世揚時,經常參加演講、歌唱比賽,也不知是否是與胎教有關,李世揚現在也在配音界工作了。

更新日期:2008/08/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