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傑


唐文傑

文/倪有純


唐文傑在26歲那年,替歌手王傑拍MV,拍攝從四層樓高跳樓的特技戲受傷,使他後半生成殘。受傷前他在KTV最喜歡點唱成龍主唱的「男兒當自強」-每當他唱起「豪情面對萬重浪...」使他覺得自己也有了功夫高手的豪情,這歌聲至今仍在他耳中縈迴,鼓勵他勇敢的站上舞台。


在當替身的那一刻,唐文傑就知道,受傷是他進這一行必須付出的殘忍代價。只是他從沒有想過在可以任意揮灑青春年少時刻,在MV中只用了一秒鐘鏡頭的戲,幾乎毀了他的人生。面對人生重挫的生命轉彎處,唐文傑反而異常的冷靜。


李棠華特技團招收了三屆學員,唐文傑是第一屆學生,他們那一班一共收了60名男生,60名女生。成龍就是在香港類似的訓練班出身,成龍、洪金寶主演的自傳電影「七小福」,童年的戲就是找唐文傑的小學弟、妹演出。


唐文傑小時候在萬華區長大,他父親擺麵攤維生,住家因父親的麵攤移位,一再搬遷,他也一再搬家、轉學,小學三年級那年,擺麵攤維生的父親生病去逝,兩年後母親帶著5歲的么弟改嫁,唐文傑和大姊、二姊和四弟住在一起。


他喜歡在生活中尋找創意,愛打抱不平的特質從小跟著他,即使被打罵喝止。他不適合傳統填鴨式教育,成績常常是滿江紅,他的無厘頭創意,讓家人疲於應付,氣得罵他「野孩子」。常常不是偷偷到頂樓把人家的賽鴿放走,要不就是為了替人打抱不平而打架,打架確實為家人惹了不少麻煩。為了逃避做作業,他有一次超時回家,家人一度還緊張的報案協尋。爸爸、媽媽、爺爺,甚至舅舅都狠狠教訓過他。舅舅對付他不愛唸書的方式,還真一絕,叫他自己去撿好大一袋的小石頭,撿了後叫他跪在石頭上。


剛好李棠華第一屆特技團招生,姊姊就建議他去參加招生考試。唐文傑11歲,和小他1歲的四弟唐文良,都進了特技團,學習吆喝、吃飯的本錢就是簽了8年賣身契。


唐文傑12歲就開始一面練功夫、一面表演,一面當武行兼演出電影,他還算是個小童星呢。


就像電影「七小福」看到的訓練孩子的方式,就是打、打、打。對付不認真練功、和違反規範的孩子,李棠華就是用很粗很粗的籐條一次狠狠的鞕打屁股50下,而且還會把學生全部叫過來觀看,以殺一儆百。


他們住在民生社區市場樓上兩棟四樓打通的房子,男、女分開居住,五樓頂搭了小棚子練功。李棠華招收第二期的新生後,原來的房子住不下,男生被趕到別處的髒亂地下室。為了改善環境品質,他們搬到新店住。


學員多半像唐文傑兄弟這樣一家兩口或三口人一起受訓。李棠華怕小孩吃不了苦而逃跑,在樓梯間用鐵柵欄鎖了一道高及天花板的鐵門。可是還是有人利用演出時逃跑,逃跑的人被抓回後,李棠華緊急把所有小小學員集合起來,當眾抽打50鞭以警戒其他人。


唐文傑從小挨打,豪無所懼的他,看到同學被吊起來痛打的慘狀,他第一次對被挨打,感到害怕。


他形容說,那同學吊的高度,腳指尖剛好頂住地板。老師手中那厚厚的鞭子一鞭鞕就打在腳指尖上。老師每打一下就看到同學發出痛苦的哀嚎聲;哀嚎的同時,腳跟幾乎在一時間往上縮,人就懸吊在半空中。耐不住吊掛的沈重,腳才落地,第二鞭又狠狠抽下去。那痛苦的哀叫聲及模樣,一直在他腦中久久盤旋不去。從那以後,老師發出集合令,大家就知道有人出事了。


他第二次體會到痛,是他的弟弟因他被打。特技團第一次派學生出國表演,在小小學員心中掀起狂瀾。老師選了弟弟,沒有選哥哥。弟弟向老師爭取時,頂撞了老師,弟弟當眾被打50鞭,一鞭鞭痛在他的心頭。他從中學到不能逃跑,打在弟弟身上的鞭子鞭策著他,從此他很用力的求表現,練功再苦,他都咬牙撐下去。他希望被重視,贏回尊重、贏回弟弟替他受的痛。


終於唐文傑等到了被派出國表演的機會,他歡歡喜喜的出國表演,卻出了糗。他和一位男同學,兩人騎兩輛腳踏車,在舞台上繞圈子,兩輛腳踏車中間架著一支細竹竿,一位女同學臉朝下很專心的依付著竹竿耍特技,舞台地板太滑兼太軟,他的輪胎卡住無法前進。那一刻他只想到「完了!那女同學鼻子己經夠扁了,摔下來不知會怎麼樣?」就聽到「咚」的一聲重摔落地聲。


他們的訓練規章裡規定,團員表演失誤,還是要回到原表演位置表演完。他看到那女生痛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還是很敬業的繼續表演。事後她也沒有怪唐文傑,令他至今仍覺得虧欠她。


愛打抱不平的他,還是改不了這個性。為了打抱不平打架,他還是挨了鞕子。他說,他終於嚐到被打痛得跳起來的感覺了。


他記憶最深刻的還有練倒立時,老師採集團處罰制,有人受不了而倒下,全體被處罰延長倒立時間,時鐘滴答已經兩個小時了,老師還沒喊收工,同學中有人哭著求同學,不要再有失誤了,哭聲越來越大、越多…。團體的默契就這麼一點一滴的建立起來。


餐廰秀正夯的年代,台灣的表演場所很多,電影流行動作片,只要拍少林寺小和尚的戲,就非他們不可。他還記得他們剃了個大光頭演電影,還頂著光著頭趕場表演呢。


說他是小武行也可以;說他童星似乎也還說得過去;他還演過郭南宏的「有我無敵」、丁善璽導演拍的「日軍侵華年代」,在小學讀書的孩子,他們演戲多數一魚兩吃,當演員也當小主角的小替身。13歲那年,他演出戴徹導演的「少林童子功」,表演跳彈簧床彈起、飛過樹叢的戲,由於彈簧床沒有彈力,他飛不起來,失手從樹中央直直摔落地。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完了」,第二個反應是立即伸手探地,怕落下會撞到硬物。還好他手碰到軟的土壤,才讓他放下懸在心頭的一塊石頭。


李棠華選表演場所,是有原則的。他只到過迪士尼及東王西餐廳這種較有水準的表演場所表演,他們還曾在表演時發生過舞鞋飛到客人牛排上的糗事。這是稀鬆平常的笑話了。人摔出舞台,或表演受傷對他們來說,更是家常便飯,特技表演的生涯有笑有淚。


唐文傑年少得志,23歲那年他剛當完兵,因認真、聰敏、配合度高,受到香港電影圈的重視。特技演員出身的小黑柯受良,發掘他演出王晶導演執導的「驚天12小時」,該片卡司非常的大,有劉德華、譚詠麟、羅美薇、曾志偉、柯受良等人。戲的內容是描寫日本赤軍劉德華計劃要刺殺達頼喇嘛,達頼喇嘛輸血救了劉的RH血型的女友羅美薇的感人故事。


他們在新加坡住了一個半月。弟弟唐文良演劉德華的替身,個子比弟弟小的唐文傑則演小號的曾志偉替身。


和大牌明星演戲,他感到連走路都有風。他和柯受良住在同一個房間。大牌紅星劉德華練功時,會親切的和他聊天;譚詠麟請他吃了兩次飯。他感覺受到尊重,參加這巨星雲集的戲,代表著他已經逐漸受到娛樂圈的肯定了。


拍王傑的MV之前,他也受過小傷

有一次要拍爆破戲,說好他先跳彈簧床,他人彈起後爆破才配合引爆,在畫面看起來像爆炸把他震飛出去。負責爆破的人沒有抓準時間,爆破在他跳彈簧床同時發生,他真的被震得飛了出去,頭下腳上倒栽葱似的卡在用來做安全墊的紙盒中,頸及脊椎受傷動彈不得,工作人員七手八腳才把他拉起來。


26歲那年,他因為和當紅歌手王傑是好朋友,答應幫忙拍攝瑞芳臨海邊的四層樓高躍下的特技戲。卻發生了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事。


唐文傑回憶說,他要求200個箱子、20張海棉墊,到了才拍攝現場發現安全護墊箱子只有50個、海棉墊只有10張安全大量縮水。原應該用長夀煙的軟箱子,換成較厚、較硬水果箱子…,他微微感到不安,他向導演及王傑反應。王傑說:試試看吧!


他掙扎了半小時,攝影機已架好在等他同意。他考量到通告取消,製作費增加等問題;也怕影響拍攝進度。勉強答應試試看。跳第一次他就覺得不對了。落地撞擊聲很大。跳到第五次,他擺出兩手掙扎狀,然後來個前空翻半圈,最後背部要落在墊子上。可是到達二樓時背轉過來了,腳來不及轉就墜落一樓。他落地的那一剎那,背脊重挫,腳不能動彈,呼吸困難…,肉像被撕裂的感覺,工作人員把他的胸部翻正按摩後,他才能呼吸。


當天是星期天,他被緊急送往最近的林口長庚醫院被拒收,沿路轉送馬偕醫院、國軍817醫院都被拒收,最後送到三軍總院才收留了他。透過王傑的關係找到熟識的醫生,動了近9個小時的手術,他的三節關節裂開,還有些部份的骨頭粉碎,從臀部取軟骨修補。


他在醫院住了三個月,他一直都以為自己會好起來。他每天努力做復健。有一天,他正在病床小憩,聽到醫生在病房外,對弟弟說:「他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恢復機會,但在這之前沒有復原的紀錄。主要是他的下半身完全沒知覺,他的神經扁掉了,可能要一輩子坐輪椅…。洗腎是他不能避免的命運。」


他聽到終身在輪椅上度過,他心底涼了一下。在他腦中閃過他以前看到坐輪椅在街頭賣口香糖的殘障人印象。他沒有想到自己會坐輪椅過後半生。一度難過得想自殺。


低潮過後,他並沒有因此放棄自己

受傷最初,住媽媽和繼父的家,由媽媽照顧他。他轉向中醫求治,如聽音樂刺激耳朵的穴道;也讓氣功師在腳底發功…。但都只進步一小點。


他不希望終身成為家人的負擔。出院後即穿上鐵鞋支架,沿著牆壁學走路。他學著自己下樓,肩扛著協助他走動的助行器-4隻腳的枴杖,第一次上樓足足花了近3個小時,爬得他汗流挾背才完成這不可能的任務。現在他只要花十幾分鐘就爬上樓。他每天扶著助行器,撐起身子練上半身肌肉彈跳500下,現在他上半身的肌肉看起來比常人更健壯。


他創新發想自救的方法。如學嬰兒在地上爬,雙手抱頭在床上來回滾動刺激脊椎,讓脊椎發熱,他完全沒有感覺的腳,似乎有了麻的感覺。一點一滴的進步,都讓他感動在心頭。


他背著背包上下樓,成了一種負擔。他想出利用繩子當成「背包」上、下樓的接駁工具,有一次他買了烤雞腿要回家享受,等一步步上樓,要吊他的背包和雞腿時,卻發現狗兒已先他一步,雞腿啃的只剩雞骨頭,令他懊惱不已。


天天進步心情好了點,有一天他坐在輪椅上看電視表演時技癢,隨手拿起橘子甩動,竟然發現他的雙手還很靈活。病後沒多久,他又重新登上了舞台,偶而接些表演。他的腦子不停的轉動,想表演花招,慢慢的他能以四球手上滾動傳球,又開發了傘邊滾球、滾盤子等絕活,重新贏回了掌聲。


他這一摔,摔掉了掬手可得的幸福。服完兵役後,他曾隨團到日本飯店表演特技,認識了在飯店辦公室上班的日本女孩,女孩父親反對她嫁給靠特技維生的人,這段異國戀情,合譜了不久,女孩還曾來台灣探訪他。


唐出事後,打電話給她。日本女孩回應非常冷淡,他落寞的掛了話。他知道和姻緣擦肩而過了。


他向各種宗教求取精神糧食,最後選擇了信仰基督教

他的低潮,永遠能很快的轉移,他的創意思考很快的使自己視野大開擁抱快樂。他不斷的要求自己,向自己的極限挑戰。他為了參加荷蘭世界盃國標舞大賽,全心投入七個月的時間,和女舞伴-身障者林秀霞,勤練輪椅國標舞,得了全世界第三名。他也到學校演講,告訴小朋友自己的奮鬥故事。今年底他還要去俄羅斯挑戰國標舞大賽。 


大家都看到了唐文傑過人的毅力,以「輪椅上的俠客」或「生命鬥士」稱呼他。 

更新日期:2008/08/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