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西」陳博正樂意永遠當觀眾的大玩偶


「阿西」陳博正樂意永遠當觀眾的大玩偶

文/陳玲玲


外型清瘦的「阿西」陳博正,雖然戲路亦莊亦諧,而且泰半扮演小人物,具有濃厚的草根性,但很難想像私底下的他,卻頗有自己的想法,耳朵戴著助聽器的阿西笑道:「我小時候被藥物傷害,嚴重影響右耳聽力,幸好這個小缺陷並不影響我的演藝工作,甚至還有很多觀眾不知道耶!」


從年輕時就瘦高的陳博正,當兵時期在藝工隊服役,原因是當年藝工隊招考樂器人才,阿西毛遂自薦憑著「吹口哨」雀屏中選,就這樣在藝工隊裡混到退伍。他說:「我是文化大學戲劇系畢業的,和後來也當了演員的趙舜同班、與知名製作人王偉忠是同學,當年我們常常玩在一起,共同出去吃飯喝酒和把妹,我比較內向,被大家笑稱是『憂鬱王子』,相形之下他們都比較活潑,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把到妹的都是我。」


談到「阿西」這個藝名,陳博正直言:「那是我高中時期的外號啦!因為我的個性很大而化之,有時候散散的,所以同學就幫我取『阿西』這個綽號,沒想到一傳十、十傳百,傳開後,大家都叫我阿西,這個外號就跟著帶進演藝圈,反而很少有人叫我本名陳博正。」


阿西坦承年輕時不愛念書,但無師自通很愛畫畫,還曾經參加比賽獲獎,只是大學聯考考了三次,才勉強擠進文化大學。小時候,他對演戲一點概念都沒有,只是學生時期,自己常常利用在台北南陽街補習的空檔,翹課偷跑去看電影,那時候看的「再見阿郎」、「巴頓將軍」啟發了他對表演藝術的熱愛,這個穿著制服的年輕小毛頭,看著大銀幕上的種種悲歡離合故事,忍不住幻想自己也是劇中人,於是,在填大學聯考志願單時,他只填上戲劇系和美術系。


「還記得那時候美術系要考術科,我進考場時,看著其他考生帶著美術專用的炭筆和橡皮進考場,心裡還直納悶為什麼每位同學都拿個饅頭當早餐,而我就只拿著2B鉛筆跟普通橡皮擦,問了下旁邊的考生,才知道他們準備的是美術專用品。不過,最後我還是決定從事演員工作,去念了戲劇系。」陳博正說,當年他和趙舜同班,兩人一瘦一胖,就像是「勞萊與哈台」一樣,透過朋友們介紹,他開始客串演出「女王蜂」系列的社會寫實片和電視短劇,蜻蜓點水般與演藝圈有了正式的接觸。


畢業當兵退伍後,阿西和趙舜在同學王偉忠的引薦下,在電視綜藝節目「電視街」裡演出短劇,雖然迴響不大,但風評不錯。民國七十一年的一天,趙舜打電話給阿西,表示導演侯孝賢要拍黃明春原著改編的本土三段式電影「兒子的大玩偶」,需要找一位看起來苦命又瘦瘦的演員,希望阿西去面試爭取演出。果然侯孝賢見到阿西,當下就決定由阿西挑大樑演出片中爸爸一角,這部電影不僅成為本土性電影的新里程碑,更因票房大賣,「陳博正」這個名字也在演藝圈打響知名度,甚至還因此片入圍金馬獎的最佳男配角獎項。緊接著,阿西一連拍了「冬冬的假期」、「中獎」、「人間男女」、「打鬼救夫」等等多部電影。民國七十四年,阿西演出萬仁導演的電影「超級市民」再次入圍。這次,他總算是真正地上台領到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座,如願以償。


那時,台灣電影量產化,陳博正在電影圈正值走紅,甚至還傳出只要他在合約上簽字,電影就能未拍先賣錢的說法,為了搶人搶檔期,許多製片公司還出動黑白兩道到拍戲現場挾人,基於人身安全考量,阿西不得不接演,造成同時軋四部電影的狀況。阿西談到以往,不禁苦笑道:「那時候許多黑道大哥帶著小弟跑來找我,雖然還不到惡言相向的地步,但用意已經非常明顯,明知是大爛戲,不接都不行。常常這邊在拍戲,那邊兄弟就已經在旁邊等放人,連續三個月,我在家睡不到五小時,都是靠坐車或等戲時補一下眠。只是軋這種電影,通常都領不到片尾款,到後期都變義演。」


阿西說,那時他在片廠拍戲拍到一半,接到醫院電話說老婆生小孩,他趕到醫院看妻小,黑道兄弟還跟著去,收工後才能到醫院小睡片刻陪老婆,押著他奔波趕場的黑道兄弟見狀,對他相當客氣,但也讓他拍戲拍到整個人歇斯底里,表面上看起來正常,但只要一接到通告,就開始腹瀉不止,壓力與疲倦感之大由此可見。


當了電影演員,陳博正對演藝工作的想法與觀念也隨之變得理想化,就在他戲約不斷後,這波新銳導演風光不再,台灣電影圈進入「北風北」最冷的冬天,香港電影取而代之。眼見台灣的電影沒落,產量大幅萎縮,拍片資金闊刪,彷彿變成地攤貨,阿西對整個台灣電影環境心灰意冷,決定退出演藝圈,跑到台北民生社區去開「世界明星撞球場」, 這一開就開了十幾年,換言之,陳博正也離開演藝圈八年,專心經營撞球場,偶爾才在好友人情下曝曝光。


專心經營撞球場期間,陳博正除了看店,就是鑽研佛經;在店裡,客人形形色色來自不同階層,讓阿西接觸到社會中下層面的民眾,在潛心研讀佛經時,又讓他領受到宗教的洗禮,把他以往的驕傲、自以為是、知識份子的貴族心態全部磨掉,這時候的陳博正,開始放下電影人的身段,直到周遊要開拍台視閩南語連續劇「香火情」,把阿西從撞球場裡「挖」出來,心態已經調整好的他,接下了當導演的任務,結束了撞球場生意,終於又重新回到演藝圈。


台灣電影沒落,阿西把演藝重心轉往電視發展,除了演出「菜鳥配鳳凰」等一連串閩南語連續劇之外,他還接演「籃球火」、「終極一家」等諸多偶像劇,國台語劇都難不倒他。此外,他主持三立外景節目「台灣尚青」長達八年,走遍台灣各大小鄉鎮,讓他結交不少各地好友,同時也入圍了金鐘獎的社區綜藝類最佳主持人獎項,只是長時間全省走透透的外景主持,讓他身心俱疲,所以他請辭了這個節目的主持工作,到現在,許多電視觀眾仍把他跟「台灣尚青」的印象緊緊綁在一起。


踏入演藝圈,阿西的戲路泰半是市井小民,或是喜劇諧星,但或許是外型較具親和力,鏡頭上的他頗具親切感,也有濃濃的本土草根味。實際上,現實生活裡的陳博正,閒來無事喜歡看書自修,還寫得一手好書法,也因為近年來悉心習佛,他已習慣茹素。


阿西配戴助聽器,只有在上戲時才取下,他解釋說:「小學時我一直咳嗽不好,那時班上一位新來的轉學生爸爸是醫生,建議我給他爸爸醫治。沒想到吃了藥之後咳嗽好了,但耳朵卻變得不靈光,可能是同學爸爸想要做口碑,下了太重的藥,才會變成這樣。後來他爸爸又因誤診而被告,大家才知道原來同學爸爸是密醫,只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阿西直言取下助聽器拍戲,有時候萬一對手演員講台詞聲音太小,他只好靠著對方的嘴型來做表情,有時候實在聽不到也猜不到,表情就只好亂做一通,話雖如此,阿西敬業樂業以及演技精彩的表現,讓許多圈內人很難想像他平日生活竟然要配戴助聽器,才能順利與他人溝通。


生性低調內斂的陳博正,育有兩女一子,拍戲多年雖然賺了不少錢,但他語帶遺憾透露:「當年拍戲賺了不少錢,但被我投資錯誤全部賠光!以前我投資朋友的飲水機生意,因為還要拍戲,所以我很放心地把錢交給朋友,其他根本不管,這些資金就這樣血本無歸,聽說演藝圈很多藝人都碰到像我這樣的問題,就是去投資自己外行的生意,結果不是被股東吞掉,再不然就是悉數賠光。」
曾經炙手可熱過,也曾經風光上台領過金馬獎,更經歷過那種被黑道挾持的電影全盛時期,如今,這些都已成為阿西的個人「經歷」。現在的他,已經完全屈服於台灣的影視環境,雖然往往只是在電視劇中扮演綠葉,或是充當救火隊幫忙搶救收視率,但是受了宗教影響,陳博正的心態已經不太強求,一切只順其自然。


他淡淡一笑道:「我是演員,當然希望能演好戲,但我清楚現在的電視環境很惡劣,所以只要不是太差的劇本或角色,基本上我也會接受。只是台灣的演藝格局太小,有機會我希望能接演大陸劇,去學習並同時了解大陸的拍戲環境,這樣才能拓展事業版圖,讓自己的演藝生命走來更豐富、更加多采多姿。」

更新日期:2008/06/13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