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心慧不會唱歌卻當歌星 大起大落看遍藝界人生


施心慧不會唱歌卻當歌星  大起大落看遍藝界人生

文/陳玲玲


不會唱歌也能當歌星,甚至還成為歌廳的當紅花旦!在演藝圈多年的施心慧回想以往,忍不住笑道:「以前糊里糊塗進入歌壇,還被當年音樂大師關華石唱衰過,但我靠著初生之犢的傻勁兒,拼命往前衝,總算辛苦沒有白費,闖蕩出一片天。」


十七歲時的施心慧,有著大大眼睛和活潑的笑容,經常應邀當攝影協會的模特兒,愛女心切的施爸爸,為了幫助女兒順利步入演藝圈,透過關係寫推薦信給當年的音樂大師關華石,沒想到面試後被「退貨」不說,更換來關華石一句:「她不是個料,叫她回家去!」


不久後,施心慧的好友在報紙上看到鳳凰歌廳為招考駐唱歌星,特地舉行歌唱比賽,就拉著施心慧一起前往報名,在友人的慫恿下,她連妝都沒化就上台又唱又跳,雖然歌喉不是最棒,但憑著亮麗可愛的外型,施心慧還是擠進了總決賽。她笑道:「總決賽前我好緊張,心想,歌廳舞台那麼大,我站上去該怎麼辦?後來和爸爸商量後,決定選唱『我找到自己』,在台上唱作俱佳、聲淚俱下,根本是演得比唱得好,沒想到居然雀屏中選,果真進了鳳凰歌廳,真的找到自己。」


施心慧順利考上鳳凰歌廳當駐唱歌星,關華石打電話到歌廳詢問選秀結果,聽到施心慧的名字當場跌破眼鏡,不禁直言:「跑出一匹黑馬來了!」而施心慧這匹黑馬在歌廳的安排下,與王星蕾、慕容英組成了「鳳凰三鳳」,開始了舞台生涯,也讓施心慧因此在演藝圈結識了許多好友與貴人。


由於當年歌廳每日排三場,歌星在後台一待就是整天,無形之中與同檔藝人也培養出深厚革命情感,談到圈內好友,施心慧說:「已故的男藝人馬雷蒙是我的好友,陳麗麗是我的貴人兼老師。以前馬雷蒙又高又帥,好多女生喜歡他,那時候他同時交好幾位女友,每次撞期或差點出包,都找我出手相救。好幾次他跟女生約喝咖啡,喝到一半,另一位女友也趕來,我只好趕去幫他把女友分批帶離現場,因為我跟馬雷蒙太熟太好,就像家人一樣,所以跟他是不會有緋聞的。」


施心慧回憶道,當時在歌廳後台,老覺得有雙亮晶晶的眼睛注意她跟馬雷蒙說說笑笑,直爽的她直接問默默在旁注意兩人舉動的小歌星,是不是暗戀馬雷蒙?這個女孩害羞靦腆承認,施心慧眼見這個女孩老實,是個當老婆的人選,於是熱心介紹給馬雷蒙,而這個小歌星,就是後來的「馬太太」陳君君。


「除了馬雷蒙,陳麗麗是我事業上的貴人,那時候我們在歌廳演短劇,是她教我怎樣演戲,同時更提拔我,才讓我有後來進入電視圈的機會。說起來,麗麗姐也算是我的師父,和她一起合作,我受益良多。」施心慧透露,陳麗麗雖然是反串演出華視八點檔「江南遊」的小王爺大紅大紫,但私底下卻非常有女人味,千嬌百媚,從陳麗麗身上,讓她見識到大牌演員敬業樂業的風範,從此也讓她影響深遠。


施心慧雖是「鳳凰三鳳」成員之一,卻也是有名的「利百代」,許多大牌藝人因為趕場遲到,就由她代打上陣,沒想到五音不全的她,在台上又蹦又跳,還跑到台下與聽眾互動,演起短劇「笑」果不錯,深獲前往聽歌看秀的客人喜愛,讓她慢慢「扶正」,從開場慢慢變成主秀之一。就這樣,施心慧在各歌廳中成為當家花旦,海外秀約不斷,開始賺進了大筆銀子。她自行爆料:「因為我常出國,情報單位曾來找我當情報員,只可惜我心直口快容易露餡,這才作罷。」


更有趣的是當年在歌廳後台,一位神秘男子每天送花給施心慧,打電話到後台噓寒問暖,接著就是小禮物不斷,看得其他兩鳳豔羨不已。那位仰慕者倒也大方,愛屋及烏也一次送三份禮物給三鳳,過了一年,終於兩人正式見面,喝完咖啡站起身,這名男子身高居然矮了施心慧一截,當然這段插曲就此無疾而終。


正因當年台灣歌星到海外登台演唱蔚為風尚,因而發生不少趣事。施心慧回憶說,由於彼時崔苔菁美豔性感火辣的舞台造型,是眾女星仿傚的對象,而舞台上身材漂亮的玄機就在於禮服胸墊,她受服裝師之託,從台灣帶一百對胸墊搭機至新加坡。因為趕飛機差點來不及,只好把塑膠袋直接行李託運,未料受不了艙壓,整個塑膠袋爆掉,那一百對胸墊就在行李艙內亂飛,等抵達新加坡機場,施心慧站在行李轉盤前領行李,只見幽默的星洲機場人員把那些胸墊整整齊齊像排衛兵般從輸送帶送出,羞得她差點沒挖地洞鑽下去。


正因海外演唱賺錢以美金計價,酬勞豐厚,有一年馬共打仗,戰區找施心慧去演唱,開出每天一百五十元美金的高價,儘管許多歌星因戰亂與安危考量不敢前往,但想到家計沉重,初生之犢的施心慧,當晚唱完後,立刻帶著大濃妝包了部車從麻六甲直闖禁區,果然碰到馬共攔車檢查。由於場面混亂,許多人跟車當場就被扣押或被弔死,司機都嚇得差點棄車逃命,膽大的施心慧直接跟檢查人員講明自己是應邀去表演,沒想到還當場得到通行證,讓她平安出入馬來西亞,從戰區賺錢返回安全地方,許多歌星聽到施心慧的遭遇,都忍不住嘖嘖稱奇,佩服她搶錢勇氣外,更封她一個「錢婆」的外號。


在歌廳闖盪出字號後,施心慧很快被台視當紅綜藝節目製作人陳君天相中,那時恰巧夏玲玲與台視鬧彆扭,暫停演出,外型與夏玲玲有幾分神似的施心慧,立刻被安排替代夏玲玲,和孫越、陶大偉演出叫好叫座的「小人物狂想曲」。之後施心慧不想再演短劇,又飛往馬來西亞登台,陳君天新開節目「三百六十行」,本想重金禮聘汪萍挑大樑,但汪萍不願演出各行業小人物,陳君天只好每天打越洋電話請施心慧返台主持,同時演出節目短劇,出道以來,這還是施心慧首次返台有司機到機場接機。這一接,就把載譽歸國的施心慧載到台視攝影棚錄影,果然「三百六十行」不負眾望,收視創下佳績,接著新節目「妙搭檔」也開紅盤,連帶把施心慧捧紅了!


成名後的施心慧,不僅是歌廳的紅星,當時台灣盛行的餐廳秀,也紛紛找上她,基於秀場環境複雜,牽扯黑社會甚廣,再加上電視節目轉型態,施心慧決定收山,嫁給了追她十四年的泰國華僑男友,正式退出演藝圈,認真在家相夫教子、洗手作羹湯。未料婚後十年,施心慧發現老公有外遇,決定結束婚姻帶著一兒一女遠赴美國,只是美國開放式的教育,讓她無法適應,再加上她曾目睹一個五歲的男孩抱著三歲的女孩接吻,施心慧當機立斷,帶著兒女轉往新加坡定居,同時接受寄宿學生,藉以增加收入維持開銷。


曾經多次大起大落、看盡人生百態,施心慧表示當年曾經靠著出國演唱、開旅行社的名義偷偷賣珠寶,讓她過日擲千金的好日子。有次她在香港賣珠寶賺了近八十萬元台幣,正巧遇到女星姚煒,兩人大吃大喝買皮草,兩天的時間就花光了!後來朋友見她需要理財,介紹香港專員給她,從六十萬港幣賺到八百萬港幣,但又因理財專員處理不當,一夕之間化為烏有。更有段時間,施心慧經商炒樓價,卻又賠光,她苦笑道:「經過這些起起落落,我已經看開很多事情,也不強求,一切都順其自然。」


在新加坡定居,原本以為生活可以穩定過下去,兒女也能好好地讀書就業,卻未料她所收的寄宿學生在家看色情片,被其他學生檢舉後,星洲政府立刻吊銷施心慧的執照,她只好黯然帶著兒女返回台灣,投入健康食品與餐廳的工作,接著在教會中遇見經紀人許欣雲,透過經紀人安排,施心慧這才又重新回到睽違二十年的演藝圈,在螢光幕前露面。


曾經見證過台灣的歌廳、餐廳秀盛衰,在舞台上插諢打科、嘻笑怒罵,施心慧自稱「同一首歌唱十遍,十遍聽起來都不一樣」,卻也在歌唱圈貢獻過自己的青春歲月。說是造化弄人也好,說是命運使然也罷,施心慧的精采人生,就在舞台上開始,然而,下了台的她就像普通女人一樣,要努力工作負擔家計,就算身為單親媽媽,現在的施心慧還是努力賺錢,希望能買房子讓兒女能有安定的生活。


她笑著說:「儘管以前曾經有錢過,但現在一切都歸零,或許這是上帝給我的考驗,要我從中學習,現在的我,懂得惜福感恩,只求上帝能保守我,讓我的兒女平安順利長大、完成課業。至於我自己,我只希望多賺錢置產,衣食無慮,這樣我就別無所求了!」

更新日期:2008/05/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