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牆之魘」 洞悉人性的多面向


「牆之魘」 洞悉人性的多面向

文/梁瓈月


打敗【姨媽後現代生活】,拿下印度國際影展大獎



以寶來塢電影工業聞名全世界的印度,去年年底傳來一個振奮台灣電影圈的消息,代表台灣參加印度第38屆「印度國際影展」的影片中,林志儒導演執導的「牆之魘」榮獲影展最高獎項「亞洲、非洲暨拉丁美洲最佳影片獎」,在13國共14部片中脫穎而出,並打敗香港導演許鞍華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獲得「金孔雀」獎座1座及100萬盧比(約82萬台幣),林導演對能獲獎表示非常興奮,認為是一種好的兆頭,而對於評審的青睞也感到萬般榮幸。



林導演於受訪時提到,「一開始並沒有想過要去參加比賽,不知怎麼的就被選上了,自己是新人,也從來沒想過會得獎,所以也就沒有帶領工作團隊去參加影展,最後不知怎麼的就打敗了其他影片,得到首獎。說實在話,這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一份大禮,我們所有人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都覺得非常非常開心。」的確,台灣很多導演在參加影展前都沒有想過會拿下大獎,但是到了揭發獎項的那一刻,常常會有令人振奮的消息傳出,讓整個團隊與有榮焉。



「這是一部有關夢想、希望、背叛與愛情的影片,闡述了普通人家如何因應政治性的挑戰」,這是果阿國際影展大會評審對「牆」片給予肯定的評語,他們讚揚導演以簡單的四面牆構築了一個完整世界,並推薦這是部可看性很高的電影。



政治色彩讓影片失焦

評審的評語歷歷在耳,但是最近在台灣的媒體報導中,因為228紀念日的關係,全部都一面倒向劇中228的政治背景,對於劇中描述人性的心理幽暗面以及男女三角的愛慾關係,幾乎沒有版面。對於這樣的現象,林導演只能苦笑,因為的確有那麼一點政治的背景在裡面,「不過真的很少很少很少」,導演特別強調。



「故事的緣由是由現任新聞局長謝志偉曾經講過ㄧ個關於國民黨迫害台灣人民的真實事件,在新竹市,這個故事叫做『風中的哭泣』,在白色恐怖時期,這個人被國民黨追緝,他只好躲在弟弟家裡旁邊蓋的一個隔牆裡面,後來太太也跑了,女兒改由他的母親與弟弟撫養,他則是常在半夜出來摸女兒的臉,一直到孩子長大了才讓他們相認,後來因為不敢離開躲藏的密室,原本一般的肝病變成致命疾病,奪去他的性命。當然這個家庭的爸爸經常被調查局叫去問話,長期下來精神狀況不佳,有一天沿著鐵軌走路不慎摔倒,雙腿被壓斷,而他的母親也因為這樣傷心過度,中風病死。」這個真實的事件,之後也有受害者家屬出面,提供其他相關背景資料給一些導演,希望能拍成電影,其中一個是郭珍弟導演,她寫了一個「縫隙之光」,故事情節是較偏向商業模式,其中大概內容是講述這名政治犯躲在牆裡,他的妻子後來到台北從事酒家行業,當時名氣之大還名列12大金釵,後來還受到當時政府首長的某位公子寵愛,最後這位公子感染梅毒身亡。



「她這個版本其實就很有賣點」,林導演在提起這段陳年舊事時,對照現今被媒體炒作的政治議題跟其他導演的故事版本,調侃一下目前遇到的窘境。「如果當初是朝這個方向寫故事,見報的機率以及角度應該就會大大不同。」



原本有資方想請林導演拍紀錄片,但因當中有太多問題需要再考查,便推掉這個案子。之後林導演以這個故事背景又延伸了一個劇本,想拍成電影,但因為資金問題遲遲未開拍,最後導演去投了公視人生劇展,因為人生劇展播出廣受好評,導演又開始蠢蠢欲動,想一圓當時的電影夢,同一時間點又剛好有朋友說願意借資金拍攝,於是便簽下借據,踏上了電影導演之路。朋友也很坦白告訴他:『阿儒,你考慮清楚,我錢準備好了,就等著你,看你要不要拍,不過根據我的經驗,是一定會賠錢,會負債』,想了很久,自覺很喜歡那種拍電影的氛圍,也很感動有人願意出資,於是導演便告訴自己,或許會負債,但還是試看看。所以就拍下此部電影。



雖然簽下借據,但繁忙的拍攝工作持續進行,讓林導演沒有任何揹債的壓力,反而是在拍完之後才開始有很大的危機感,「因為我不但負債拍片,而且自己並沒有多餘的資金做行銷,也沒有大卡司可以做為宣傳賣點。那時候才開始覺得跟以前拍電視劇不大一樣。以前拍電視從來沒有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從來沒有超支的狀況,這是第一次有負債的情形…」於是對於票房的好壞於否,開始擔憂起來。「還是會期待這部片有觀眾喜歡…」



門外漢得金鐘

林志儒導演本身唸的是「中國市政專科」(現在是「中國科技大學」)財稅科,唸書時還組了一個叫作『星期天棒球隊』的球隊,這個球隊曾拿下過乙組亞軍,也因為打棒球的機緣,輾轉改變了他的一生。在他們常練習的台大操場, 林導演認識了柯一正導演的副導。後來副導把他帶到拍片現場,從此他開始踏入影視圈。當時柯一正也曾告訴他,這一行沒有錢沒有利,唯一好處是可以認識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也的確,他入行多年,都沒有拿過錢回家,有一年過年終於拿了一包紅包回去,雖然只有幾千塊,但是總算有一次拿錢回家的經驗,他還在紅包上面寫了幾個大字:「請支持我拍片」,懇求母親能讓他繼續做這一個行業。「自己真的是非常希望家人可以支持、認可自己的職業」,他表示,雖然自己並沒有辦法在經濟上給家人太多協助,但多次獲得電視金鐘獎獎項,倒也為家人增添許多光采。



驚悚鬼片 懸疑貫穿

「故事其實是很有趣的,除去最近一直被炒作的政治色彩,其實這個故事主要在講人性的各種心理層次問題。」主角阿義的太太跟他心目中的神,也就是他的日本老師,發生了肉體關係,背叛了阿義,阿義自己內心深處一直不願去搓破這件醜事,只因為他曾經在軍方嚴刑拷打之下,背叛了自己以及組織,供出了組織裡的其他成員,害其他人都被捕,被槍殺,只剩下自己以及日本籍老師,這事件在他心中留下莫大愧疚。為了蒙騙自己將來還是有機會讓組織重新來過,為了保有組織裡另一名僅存者的性命,也為了逃避自己曾犯下的錯,他總是不斷欺騙自己:革命的日子即將到來,他和日本老師可以重新再來,可以再重組組織,因此他不願意接受自己心中的神,竟然會犯下大錯,和自己的太太發生肉體關係,亦不願讓現有的和平狀態崩裂,所以繼續蒙騙自己,自我洗腦:老師和太太未曾背叛過自己,而自己也未曾背叛過組織。甚至最後,因為無法面對心中的神執意要搓破假象,逼他面對現實,阿義失手將老師錯殺……這事件導致他人格分裂,無法接受心目中神聖的神已死,組織重組無望,所以心理上讓自己變成了死去的老師,卻也同時還是阿義,兩人使用同一個肉體,共同懷著滿腔熱血將去另一個小島重新開始…



人性總有幽暗面,再怎麼理想的人,受過再高的教育,終究還是一個平凡的個體,擁有動物的本能,躲在牆中八年的日本老師,受到年輕肉體的挑撥,對於阿義新娶的年輕妻子產生了情慾,進而有了肉體關係,阿義雖然知道,卻因為過去犯下的錯,不願點破亦不願面對現實,卻又基於動物捍衛自己財產的本能,故意選擇一個日本老師看的見的角落,和妻子嬉戲歡好,宣示自己的主權,種種劇情顯現出人性的矛盾與多變。「在那種極端的環境當中,人性是會扭曲的」,電影裡日本老師象徵神的地位而阿義象徵一般平凡人的角色,但到後來神變成了人,而阿義從一般人變成了象徵神的老師,人性扭曲讓人格角色對調,為電影增添些許懸疑的色彩,也許只有心中有秘密的人才能領會其中複雜人性的幽暗面。



「牆之魘」這部片其實是在講述人心中另一個自己,像鬼的自己,因為乘載太多的秘密,不知不覺人格起了變化,變成另一個自己,這當中也只有進戲院觀賞的觀眾才能領略了。

更新日期:2008/03/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