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林靖傑導演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最遙遠的距離—林靖傑導演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文/董育麟


今年的威尼斯影展上,新人導演林靖傑帶著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最遙遠的距離」,以黑馬之姿,榮獲了威尼斯影展國際影評人週最佳影片的肯定,成為影展注目焦點。


故事講述著三個生命徘徊在十字路口的人,分別來到東海岸,為自己的生命與情感尋找轉折的契機。莫子儀飾演的錄音師小湯,獨自駕車來到遙遠的台東,錄下了自然界最美的聲音和真摯的告白,一捲捲寄給台北給剛分手的女友,希望可以挽回這段感情。桂綸鎂飾演的小雲,過著苦悶的上班族生活,她收到一捲又一捲寄給前房客的錄音帶。聽著錄音帶裡豐富的聲音,呼喚著她啟程前往台東,尋找聲音的來源和錄音的陌生男子。賈孝國飾演的精神科醫師阿才,總能抽絲剝繭的揭開病患心底的問題,最後卻發現困在不幸婚姻裡的自己才是最需要被治療的。於是,他拋下了一切,也來到了台東。


三個原本毫無交集的人,透過聲音與情感的交流,在美麗的台東海邊,發生哪些事?遇見哪些人?11月2日,戲院分曉。 最遙遠的距離


最遙遠的距離-獻給好友陳明才

「最遙遠的距離」的劇本構思,最初是導演為了好友陳明才所量身訂做的,希望藉由這部影片讓好友一展表演長才。


導演與劇場藝術工作者陳明才是相識多年的好友,時常將兩人的友誼比喻成古代伯牙與子期,在藝術領域中彼此惺惺相惜。有感於陳明才的年紀已大,加上他在主流與非主流劇場界穿梭多年的深刻體會,於是,2002年,在兩人討論之下,導演寫了「最遙遠的距離」電影劇本,並順利得到新聞局國片輔導金的支持,決定進行拍攝。不料,影片籌備期間困難重重,就在電影即將開拍之時,正好碰到陳明才面臨憂鬱症的復發週期,在林靖傑導演抵達台東前夕,他卻選擇在台東都蘭灣縱身一跳,提早結束了他傳奇的一生,差點也使該片面臨停拍的命運。


談起這段往事,林導演感慨的說:「整部影片幾乎是因陳明才而死,也因陳明才而生。」好友離開之後,幾乎擊碎了導演拍攝此片的熱情,使得影片一度停擺,直到去年,導演決定不管怎麼樣還是要拍攝這部電影,實現對好友許下的諾言,終於在許多電影藝術工作者的協助之下,順利完成了「最遙遠的距離」。


劇中,賈孝國飾演的精神科醫師一角就是以陳明才先生作為創作藍本,並原計畫由他親自擔綱演出。賈孝國身形高大、話不多,而陳明才本人卻是短小精幹、擅長與人互動,在兩人懸殊的外表之外,賈孝國的表演,同樣令人驚艷。特別是其中<醫生與病人>對話的一場戲,賈孝國幾近完美的詮釋了一個精神科醫師的敏銳,層層揭開女病人潛藏的問題根源;擅用豐富的表演層次,微妙的表現劇中醫師自身精神狀態的變化。 最遙遠的距離2


這部影片不但實現對好友的一項承諾,也讓表演方式獨樹一格的賈孝國,重現大銀幕。從2002年到現在,不論是賈孝國或陳明才,至少這段導演心中「最遙遠的距離」總算是達到了。


關於導演-林靖傑


早在拍攝這部劇情長片之前,林靖傑導演已有不少短片影像作品。從90年代後期的「青春紀實I -荒野之狼」、三段式影片「惡女列傳」之第二段「猜手槍」、到去年拿下金馬短片競賽最佳台灣影片的「嘜相害」,其所展現出敏銳且成熟的影像風格,已經在許多影展上獲得各界肯定。


在「最遙遠的距離」裡面,觀眾可以看見導演如何細膩的呈現大都會中人物的生活與苦悶,相較於以往的作品,像是「嘜相害」裡的娼妓、「猜手槍」裡的叛逆少女,講述多以中下層草根性人物為主,這部影片,導演嘗試挑戰中產階級的角色,對於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物塑造,導演倒沒有特別的偏好處理什麼樣的角色,每個人物都有它吸引人的地方,他說:「我喜歡草根性人物身上所具有的豐富生命力,給人很實在的感覺;而描寫都會人物會更加貼近我們的生活,關心周遭的人、事、物變化。」


影片在台東拍攝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受到了很多當地與原住民藝術工作者的大力幫忙,導演與工作團隊也預計影片正式上映前,在都蘭灣舉行盛大首映,分享大家一起努力的成果。對於下一部影片的拍攝計畫,導演說,他的腦海中隨時都有許多想要拍攝的故事或者創意,不過還是要視客觀環境而定,現階段對他而言,其實沒有什麼片是非拍不可。


關於演員-莫子儀

最遙遠的距離1劇中飾演錄音師小湯的莫子儀,氣質清新的外表,在去年電影「一年之初」中便引起不少眼尖的影迷注意。表演出身的他,高中時代,第一次參與的電影演出是黃銘正導演的短片「野麻雀」,其後陸續參加了鄭文堂導演的「夢幻部落」等多部電影演出,並在舞台劇、電視劇方面也累積不少演出經驗。

當「最遙遠的距離」在義大利受到威尼斯影展肯定之時,莫子儀還在台灣忙著他的舞台劇演出,談起舞台劇和電影的差別,他認為只是表演媒介的不同,對於角色的情感是共通的,並沒有適應的困難;這一次在劇中飾演的錄音師,表面上演的是製片湯湘竹的化身,內心卻是呈現導演的情感狀態。

影片拍攝期間,因為飾演錄音師的緣故,莫子儀從製片湯湘竹(國內資深錄音師)的身上學到不少錄音技巧,兩人亦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他說自己也是個把感情看得很重的人,所以對於這次所飾演的角色,頗能感同身受,其中,最令人矚目的一場戲,戲的對白就是出自他親手傑作。劇中,醫師試圖以角色扮演的方式為小湯的感情困境尋找解脫,在兩個男人毫無保留的對話中,小湯真情釋放了對女友的不捨情感。

這場戲連現場拍片人員都深受感動,然而,當初導演的拍攝劇本並沒有安排這一段對話,只是總覺得應該為劇中的小湯,在這一路尋訪聲音的旅程中,作下一個有力的結尾,沒想到,這個想法竟在短短2天之後,導演收到莫子儀親自寫下的2頁滿滿對白,意外成為整部戲的高潮。
最遙遠的距離
莫子儀在這場戲的情緒一直需要保持在一個瀕臨崩潰的臨界點,非常難以掌握,看他拿捏的如此恰到好處,就連導演在拍攝完成後,都忍不住懷疑地問他:「這些話該不會是從你日記本抄下來的吧!」。 


11月2日 聽見福爾摩沙之音

今年第九屆台北電影節開幕時,「最遙遠的距離」已經搶先跟大家見過面。趕在11月正式上映之前,導演再度重新修剪了新版本,增加一些小雲的戲份,借由她一路尋訪聲音源頭的過程中,加入多一點她與在地人互動的鏡頭,讓孤獨的小雲與當地熱情的民眾呈現鮮明對比,更加突顯她的寂寞。飾演小雲的桂綸美,一直是眾多國片爭相邀約的女主角;從易智言導演的「藍色大門」、到近期周杰倫自導自演的「不能說的秘密」,像是生活在角色裡面的自然演出,每一次的表演總是能引起觀眾的共鳴與認同,喜歡桂綸美或本片的朋友,別忘了在影片上映時,到戲院表達支持,一起跟著她的腳步,在東海岸的秀麗風景中,尋找福爾摩沙之音。

更新日期:2007/11/2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