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星桂綸鎂


明日之星桂綸鎂

                                                                             文/劉家欣

擔任「2006台灣國際影視博覽會」影視大使代言人的桂綸鎂,才剛忙完【危險心靈】的宣傳,又馬不停蹄地投入新片的拍攝,即便如此忙碌的她每次出現,都不經意地讓人察覺她的改變與成長。這天,坐在面前的她,不刻意掩飾或表現什麼,具有的明星光芒,似乎透印在淺淺的笑容中。

拍了電影以後才開始接觸電影
還沒拍電影之前,對桂綸鎂來說,生活上的事似乎更重要,「記得以前的觀影經驗不多,反而是對舞台劇有比較大的興趣。印象中,小時候家裡重新裝潢好一陣子,所以都不住在家裡,回家的那天,不管如何都想待在家裡,哥哥硬是要拉她去看電影,反而大哭了起來。」桂綸鎂笑著說,那時對她來說,電影還不是那麼重要的事,生活上的事反而更吸引著她。直到拍了【藍色大門】這部電影以後才開始更深入了解電影,才慢慢明瞭其中的樂趣。

對她來說,第一部電影是非常直覺式的,沒有想太多就直接去做,一開始表演的時候,沒有辦法想像電影拍攝完成之後,畫面呈現的狀況,缺乏整體的概念,也不曉得鏡頭取角、影片剪接是怎麼一回事。第一次看到在大螢幕出現的畫面,很驚訝地發現,表演在電影中所佔的一部份,加上燈光、音效、攝影的輔助之後,會烘托表演並營造出如此不同的氣氛與感覺。到了第3部電影,她逐漸地知道每一個鏡頭要拍什麼,用特寫或長鏡頭會有怎樣不同的呈現,在表演的時候要如何配合,是加強臉部情緒或身體的整體表現,讓演出更靈活也更能呈現出角色的生命。

戲中角色與自我改變
當被問及從【藍色大門】、【經過】、【危險心靈】到現在新戲【最遙遠的距離】中所飾演的角色,哪一個和自己最像?桂綸鎂側著頭想著說:「我想之前扮演過的角色,其實也從未真正離開我,那些角色可能都代表了某部分的我,是在不同時期的我吧!」,對她來說,自己不停地在成長改變,而每個時期放進去的東西也不一樣。每次一拿到新角色,桂綸鎂都會先已客觀的角度分析角色,再來向導演做演員自我揭露,和導演討論這個角色更多的可能性,並且找出這一個角色與自己連結的部分,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角色,多少都和她自己有些關聯。桂綸鎂說,以前一拿到劇本,看角色的角度比較單一,是一種直覺的呈現。現在,思考的面向變得更多,隨著人生經歷的增加與更多的生活歷練,對角色就能形成很多想法,變的可以和導演討論角色上更多的細節,不知不覺中,發現自己在表演上能呈現的比剛開始演出時更多了。

兩位導演對桂綸鎂的正面影響
在過去工作上遇到的導演都給了桂綸鎂很多的寶貴經驗,桂綸鎂思索了一會兒說:「其實在拍【藍色大門】之前,我是一個對自我要求很高,很ㄍ一ㄥ的一個女生,希望大家都喜歡我,對人與事都可以做到中庸的」,那時候易智言導常常告訴她,要她可以更誠實地面對自己,更真誠地感受自己的感受,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高興就說出來,別都壓在心裡,這一番話讓桂綸鎂改變很多,讓她的個性變得比較直率,比起以前心情上輕鬆許多。

在拍攝【經過】時,鄭文堂導演對桂綸鎂說,「一個有企圖心的演員,會看起來比較立體。」從一開始對於表演採取順其自然的態度,到現在全力專心地投入做個演員,她一直將這句話記在心理,期望自己要在工作上做到最好。

桂綸鎂說,待在同一個地方太久,容易變得太過侷限狹隘。希望能在工作告一個段落之後,找機會繼續去旅行,去參加表演課程,多接觸其他舞台劇、電影的表演,讓自我涵養更豐富,並看看其他演員是如何看待表演與生活。時間許可的話,她會多閱讀,演員需要很大的想像力,閱讀可以幫助一個演員豐富想像力。她並說,一個演員在工作閒暇的時候,需要更加感受生活與充實自己,連在走路的時候,都能去感受天氣的溫度與周圍的人群,累積這細微的體會,將會成為一個重要的資料庫,也是未來演出能更精采的重要元素之一。她很珍惜每一個演出機會,是希望自己每一次在銀幕前的出現,都能帶給觀眾甚至社會一些想法,她希望在演員這條路上,能夠走的更久遠,更踏實。

在法國一年的影響
在就讀淡大時期,桂綸鎂有個機會去法國當交換學生一年,這一個難得的經驗,讓她有了不同的生活體驗與成長。談起這段經歷,她說當初出去完全沒預想自己會得到什麼,也沒有去找之前學長姐瞭解留學經驗,她想要完全以自己的感官親自去體會未知的經驗,所以她覺得反而得到更多。在法國的時候,她常常一個人去戲院看戲、看電影,她發現與台灣不同的是,在法國很多上了年紀的老先生、老太太,常常去看電影,「這樣的情形似乎很難在台灣看到,在法國,看電影似乎成了法國人生活的一部份習慣。」桂綸鎂說。在旅行中她所看到的、感受到的,很多東西都會進入她的內心,形成自己的一部分,就像閱讀一樣,這些經驗與過程,其實都在不知不覺中內化了,對於她未來的表演都有很深的影響。

身為影視大使,桂綸鎂如何看現在的台灣電影
她發現台灣導演其實是很有爆發力與創造力的,有機會拍出很好的電影,但可能囿於技術、資金與其他現實上的問題,讓導演在創作上,無法發揮地得心應手,不過台灣的創作者可以更勇敢地去面對這些限制,一但有機會突破,就會有很好的結果的。當然,台灣也要塑造電影成為生活一部份,這是需要政府和民間一起努力,不僅是拍攝電影的環境或是欣賞電影的氛圍,也要讓更多的民眾喜愛屬於我們自己的電影,進而到戲院欣賞我們的國片。身為影視大使的她,對台灣電影的未來是充滿希望的!

聽完她娓娓道來這番話,感覺她眼神透露出對未來的期許,比起時下年輕人,擁有更多的自我理想與堅持,並親身實踐,相信桂綸鎂成為台灣明日之星指日可待。

更新日期:2006/10/2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