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美麗製片-簡麗芬


認真的美麗製片-簡麗芬

文/卓文惠


溫柔的嗓音、美麗的臉龐、簡單的穿著,她是簡麗芬,一個對電影抱持著熱情及信心的製片,從美國回到台灣,她用她的熱情,替台灣電影創造另一個新的樣貌。

行銷方式大不同

簡麗芬,曾經擔任5年好萊塢New Island Entertainment公司負責人及財務長,與美國片廠、獨立製片人及專業技術人員有多年合作經驗。長年在美國的她,當時在美國電影圈裡主要以擔任製片為主。「在美國的製片,就真的只是單純的做製片的工作,這跟台灣有很大的不同。」美國影片在行銷規劃上,在完成之前、後,片商早已針對影片有一套完整的規劃,各家片商幾乎皆有自己的行銷機制,有各司其職的宣傳、廣告等部門,而製片幾乎不需參與及運作影片完成後之相關影片行銷問題。

反觀台灣的影片,除了部分由大型影片公司投資之影片,可能會有較完善之團隊幫忙後續影片行銷外,在台灣的電影製片,幾乎都得負責影片完成後的推廣行銷企劃。

甫回到台灣的簡麗芬,就這樣開始重新學習如何做個台灣製片。

「關於行銷的方式及手法,真的是我回到台灣之後,漸漸摸索及學習而來的,感謝大家的幫忙及給我機會,也非常慶幸還好我真的做出了興趣,」謙虛的簡麗芬這麼說著。

應邀回台灣
2002年,簡麗芬與李啟源導演好幾次來回台灣、美國兩地,經過審慎的評估及觀察整個環境,考量了種種因素,最後終於決定回到台灣。

「我們抱持著很簡單的想法,就是覺得台灣電影圈有這個需要,我們也希望可以協助台灣電影,」憶起當時回到台灣的原因,簡麗芬緩緩地說著。

當時李啟源導演也帶著一部籌備中的影片,但是因為考量他們對於台灣的電影環境、技術人才、相關事務等的瞭解不夠,因此決定暫緩拍片的計畫,先等待可以拍片的最佳時機,也趁機觀察及更深入地瞭解台灣的電影產業。

實際企劃《藍色大門》
2002年,《藍色大門》上映後,創下當時超過新台幣500萬的亮麗票房成績,不但替簡麗芬打響了聲勢,也捧紅了劇中的男女主角:陳柏霖桂綸鎂。這兩位主角,後續也接演及推出了好幾部優質的電影。

「《藍色大門》上映的時間點還不錯,加上有兩家廠商金錢上的實質贊助,讓影片的整體行銷上更為順利,」分析《藍色大門》成功的原因,簡麗芬這麼說著。

獲得觀眾好評的張作驥導演的《美麗時光》跟《藍色大門》上映的時間點很相近,當時幾乎每2周就有國片上映,有了《美麗時光》的好評,讓更多的觀眾對國片有了信心,讓後來上映的《藍色大門》,多了一些潛在的觀眾群。

除了上映的時間點正確外,有了廠商的金錢支援也成了影片成功的助力。簡麗芬企劃、印製了許多跟影片相關的文宣品,還和一些雜誌、廣播等媒體合作,也做了相當多的電影曝光及校園宣傳活動。其中,最特別的是,她們特地舉辦了多場免費的「電影特映場」,邀請觀眾觀賞影片。

「我們希望可以藉由『電影特映場』的舉辦,以口耳相傳、口碑建立的方式,讓更多沒有看過《藍色大門》的人有興趣來欣賞這部影片。」

很多人都說,免費『電影特映場』舉辦得越多,將來已經不多的國片觀眾,會流失得更多,「我反而認為,利用『電影特映場』,讓更多人欣賞及喜歡這部電影,口碑一但傳出去,相信可以吸引更多沒看過,但可能對影片有興趣的觀眾願意花錢進戲院。」

事實證明,簡麗芬的策略成功了,《藍色大門》創下了高達500萬以上的票房佳績。

有了《藍色大門》的經驗,簡麗芬跟李啟源導演接下來,就是真正開始打造屬於他們的電影。2006年終於推出了青春三部曲的首部曲-《巧克力重擊》。

初試啼聲-《巧克力重擊》
《巧克力重擊》,是簡麗芬製片跟李啟源導演在台灣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巧》片內容主要描述以快節奏為基調的「街舞」故事,敘述一位青少年如何從迷上跳街舞,與人比賽,來到生涯的高峰後,一場車禍讓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在他自己浴火重生的過程中,也調教出另一位飆舞高手,最後兩人角逐街舞霸主的頭銜,也各自面對自己生命中最兇險無情的時刻。這是台灣電影已經很久沒有呈現的青春故事,述說人如何從逆境中重新出發,相信自己的夢有多遠,自己就能走多遠。

《巧克力重擊》獲得行政院新聞局93年度國產電影片輔導金800萬元。「為了拍攝這部影片,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找新演員訓練,經過9個月的時間重新教導這群演員,才完成了《巧克力重擊》,」簡麗芬表示。
大環境的改變
《巧克力重擊》上映後,聲勢及獲得的評價都相當高,但從票房的數字上我們無法真確看到觀眾的反應,尤其是,相較起2002年《藍色大門》的票房佳績,《巧克力重擊》似乎沒有預期中的好。

雖在票房上無法跟聲勢成正比,事實上《巧克力重擊》陸續於其他影展放映時,仍有許多觀眾喜歡這部相當具有青春勵志意義的影片。「《巧克力重擊》於今年台北電影節所放映的2個場次,不但場場爆滿,還具有高度的詢問度,」簡麗芬表示,「但上映時票房成績沒有想像中的好,或許跟上映的時間點及國片整體大環境不佳的原因有關。」

資訊發達、外來影片強勢壓境,選擇多元化下,觀眾到底要的是什麼,真正會進到戲院觀賞國片的觀眾到底喜歡的是什麼?這是現在所有從事電影業的電影工作者都有的疑問。

「大環境整體的改變,觀眾喜歡的到底是什麼,界線已經相當模糊,」憂心於近幾年國片觀影人口逐年下降,簡麗芬這樣說著,「以現況來說,電影的類型除了『鬼片』較為賣座外,其他類型的影片,感覺較為弱勢,無法吸引太多的觀眾進戲院。」

這是令人憂心地,多元化的社會應該要有更多更富有創意的作品產生,可是因為外來的強片過多,選擇也相對增多,台灣的觀眾在選擇國片上,就較為保守及侷限。雖然看似國片環境不佳,樂觀的簡麗芬仍表示,對於台灣的電影,她仍然存有很大的信心,雖然目前吸引觀眾的類型不多,但可以利用這些受觀眾喜愛的電影,將國片的觀眾逐漸找回來。

多元的行銷時代
電影完成後,片商得經由許多的管道行銷自己的影片,以回收製作成本,包括上映後的票房收入、日後轉製為DVD販售或與各個通路合作,而最重要的就是將影片銷售到其他國家的影片版權收入。

「當買家很容易,最困難的是當你變成一個賣家時。努力地做好行銷的部分,盡量引起觀眾對影片產生興趣,這是我們目前需要盡力且可以做到的部分,」簡麗芬表示,影片行銷,沒有一定的模式,最重要的是依據何種方式來做最適合影片的行銷,現在行銷手法越來越富有創意及多樣化,就算是部藝術片,也可以當作商業影片來操作。

國片的未來值得期待
時代在改變,觀眾的喜好也越來越難捉摸,獲得高評價的電影不一定能符合觀眾的口味,「雖然整體大環境看似不好,但這一兩年已經漸漸推出許多優良、相當具有觀賞價值的國片,也找回了很多原先不喜歡國片的觀眾。重拾對國片的信心,相信未來國片的觀眾一定會慢慢的回流,」簡麗芬堅定且自信地表示。

簡麗芬跟李啟源導演,現在已經開始籌劃他們的下一部影片-青春三部曲之二:暴暴鼓,相信是部相當值得我們期待的佳片。

更新日期:2006/09/2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