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的最高殿堂


蝙蝠俠的最高殿堂

文/黃愷渝


蘇照彬,一位享譽台灣的電影幕後推手。你或許不知道他是誰,但是你一定聽過「想死趁現在」、「運轉手之戀」、「愛情靈藥」、「台北晚九朝五」、「雙瞳」和「三更」。是的,他是這些叫好叫座的票房電影編劇,也是台灣唯一一位編劇價碼高過導演的編劇。

因緣際會的誤打誤撞
今年,蘇照彬自編自導的「詭絲」一片,獲選為2006年第59屆法國坎城影展正式觀摩單元影片,這是坎城影展自1939年創辦至今,台灣唯一獲選的科幻驚悚電影。

蘇照彬回憶起當初會進入電影圈,完全是因緣際會,一開始本來是在MTV台擔任創意監製的工作,拍的短片都是以30秒、1分鐘去做劇情建構。他第一次創作的劇本「運轉手之戀」在第37屆金馬獎大放異彩後,蘇導第一次認真考慮是不是該繼續從事這個工作 ? 2000年的第37屆金馬獎是個影壇的戰國時代,各方英雄豪傑的影片角逐,包括李安「臥虎藏龍」、王家衛「花樣年華」、陳果「細路祥」和杜琪峰「槍火」,入圍的都是一時之選。而「運轉手之戀」在許多名導夾攻下,入圍5項提名,並一舉拿下了「最佳評審團大獎」、「最佳男配角獎」;跌破當時很多人的眼鏡,後來事實也證明了金馬獎的洞悉先機,確實是有其專業性。自此,鼓舞了蘇導從此踏上了這條電影路,也造就了將來2006年坎城影展正式觀摩片「詭絲」的誕生。

務實的理工背景

深富思考邏輯及系統性概念,對於編劇的內容和學習有結構性的幫助。而作為一位導演該做什麼,該學習如何做電影等等,蘇導都是由務實的理工背景奠下基礎。

也許有人會說務實不浪漫,但浪漫只是電影的其中一環。也正因為實際的態度,讓蘇導很少接觸電影以外的工作,專心致力於電影工作,寫劇本和學當導演。蘇導是電影圈中少見的堅持,一但決定後立即付諸行動,很少做電影以外的工作,包括每天醒來就想著如何在電影裡說故事。很難有機會可以見到這麼單一的人,尤其在現實世界裡。

「我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人」蘇導靦腆地笑著說。也因為簡單的本質,讓蘇導專注在說故事和做電影上,生活所需來源也是電影。單憑一股熱情有沒有辦法支撐下去?看著蘇導演揮動著大手,真令人不禁想起「單憑熱情或許無法支撐理想,但是除卻了熱情,將成為沒有活力的軀體。」

「我一直把觀眾放心裡。」究竟是怎樣的動力,讓蘇導撐過台灣目前的電影環境?「我回家聽我哥哥說著電影,跟我討論著電影,我知道我是要拍電影給這些觀眾看,可能是那些上班被上司罵到臭頭,回家還要煩惱房貸、車貸的苦哈哈上班族。」這只是蘇導很單純的為拍而拍的理由,他沒有闡述太多理想性的東西,正如他以不同類型方式所表達的電影,最主要的中心主題,就是「情感」。蘇導方頭大耳外加壯碩軀體裡,其實包含著一顆很溫柔的心,用自己的方式關懷愛護這個社會。

電影需要多元化的發展
台灣電影長久以來,有很嚴重的類型單一化趨向的問題,這是很弔詭的事情,這表示台灣電影不夠多元化也無法大眾化。而造成單一化類型作品的原因有二:一是導演拍的作品是迎合一般人所喜好的類型,二是創作者本身也沒什麼想法,所以只好拍出跟大眾一樣的東西。但是台灣唯一足以跟國外競爭的優勢就是腦袋的想法,若是連這點都被僵化,我們便自斷了與國際競爭的能力。

電影工業的迷思
台灣目前電影環境已經逐漸從谷底翻身,這樣的環境下,讓我們更有機會去創造一些生機。

「國片一直以來,都有政府積極推動各項輔導措施,『詭絲』就是政府輔導金再加上中環公司的投資而誕生的影片。然而這些還不足以提昇台灣整體電影產業的環境,還需要落實保障國片有機會上戲院,一旦投資拍片有利可圖,自然而然會有企業願意投入電影版圖。」

「台灣人太聰明了」,蘇導如是說,也因此在電影拍攝實務上,台灣人能解決任何西方電影工業技術層面上覺得那是Mission impossible的問題,「詭絲」就是最好的例子。「只要你給台灣人一個想法,他就有辦法把這個東西做出來。」,這是台灣人的天賦。

有人問蘇導「為什麼好萊塢都拍過的片,卻仍要去拍好萊塢類型電影?」「這絕對是錯誤的說法,如果說看金剛爬摩天樓,我寧可看金剛爬101大樓,因為我對101有情感的連結,所以我寧可看國片。」蘇導無庸置疑地提出相對性的看法。

台灣允許作夢的權利
「台灣允許我們有作夢的權利!」在國外,當導演其實是很不平凡的夢想,因為國外的競爭門檻很高,可能有人終其一生只希望有機會可以拍一部片,但卻無法達成願望。

「台灣其實是很好的地方,台灣的電影創作者不該這麼失望!」蘇導斬釘截鐵地說。因為「在台灣,電影這行業,相對於國外的競爭並不激烈,我們有機會可以去實現自己的夢想,無論是當演員、導演、編劇、監製等等,我們可以去做任何我們想要成為的人,只要我們願意。比起好萊塢,他們的競爭是我們的100倍,對他們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但在台灣,我們卻有機會實現。」電影人的未來不是夢,只要有機會就有希望!

未來計劃
電影中充斥著跌宕,驚悚離奇的奇幻光影,是我們現實中吞嚥不下的高潮迭起。您可能會覺得蘇照彬很眼熟,是的,他曾在自己編劇的電影「台北晚九朝五」裡客串過暗戀于婕的蝙蝠俠。蝙蝠俠總是以驚人的姿態出現,在兩難的現實中持續掙扎,幸好,我們這位蝙蝠俠很具抗壓性,做著長不大的夢,讓我們有機會隨著蝙蝠俠的斗篷飛進愛麗絲的夢遊仙境裡。誰說未來不可期待不切實際?指日可待的奇蹟由蘇導編織展現。誰又說台灣電影會沒有希望呢 ?

更新日期:2006/09/2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