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鄉的電影流浪者-專訪蔡明亮


在異鄉的電影流浪者-專訪蔡明亮

為什麼選擇留在台灣,這樣的環境對你的創作有何影響嗎?比較於其他地方。

我在台灣讀大學,很自然就留下來繼續工作,沒什麼選擇,我對自己也沒有什麼生涯規劃,算是被命運搬弄啦(笑),一路上都遇到不錯的夥伴,像王小棣、徐立功,他們都很幫我;場記啦!編劇啦!副導啦!我什麼都幹過。

台灣對電影的法律規範都還好,比較於其他東南亞的國家,算是非常自由的,我覺得是因為台灣有人文氣息,很多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如果是你先把自己規範起來,也不用等別人規範你,你就失去自由了。

未來會當製片,幫助其他的創作者嗎?

如果我要當製片,大概會當李康生的製片吧!我沒有那麼多力氣作太多事情,人的力氣是有限的。

我的資金都來自法國,所以跟法國的的製片或電影界的人士認識,或是跟當地的文化機關都有接觸,我覺得他們有一些觀念是可以帶來台灣的。例如他們不太會管你拍什麼樣的電影,不像好萊塢要求一定要拍賺錢的電影,他們希望你拍自己的作品給他,並不會去改變你的風格,他們希望可以看到不同國家的創作,他們要求你作你自己。

美國的行銷網路超強,他們就是要你看他們的電影,讓全世界變成麥當勞,所以不是只有台灣遇到票房不好的問題,是全世界都有這個問題,你的電影只要被冠上藝術,很多人就沒有興趣,我沒有反美霸權,我能做的只是讓自己變強壯。

其實大家應該感謝有很多人做不同的創作,而不是大家來做一樣的東西-賺錢。

影響你創作最深的人?

影響我創作最深的是王小棣老師,雖然我們的風格不一樣,可是我覺得是態度的問題,你要看重你自己做的東西、看重你自己,去做你自己能做的事情,小棣老師給我這樣的概念。不管你做的事是大是小,都必須認真、好好地做。

請問你覺得目前的拍片環境比之於以前如何?

我覺得台灣現在的製片環境比較好,不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人來拍片,很多人都開始覺得拍片不是小事,不是只為了賺錢,所以一窩蜂地跑來拍片;在我做場記的年代,大家好像都為了爭一口飯吃,蠻卑微的,那時政府也沒那麼看重這個產業,他們覺得你就是戲子,拍電影的。

現在比較不一樣,有的人教書,教書後跑來拍電影;有的人開咖啡廳,開完後跑來拍電影,即便她得了一個影后(陸弈靜),她也不覺得自己是明星。她覺得這是她的工作,她必須有專業的表現,我蠻喜歡這樣的想法,比較是在經營一個長遠的文化企業。

我覺得自己遇到的人都蠻好的,都是愛電影的人,我常覺得電影對我而言是一個文化事業,所以比較偏文化性質來經營,但另外一派認為電影是娛樂的事業,比較虛幻、要賺錢,他們也沒錯,人各有志。

你覺得自己幸運嗎?

是,我的幸運是老天給我的,我不覺得我比別人多努力,我周圍的人都很努力,所以我覺得這是老天給我的,給了我很多,包括我有能力拍電影、跟人家相處、渡過一些生活上挫折,我都覺得是老天給我的,有時候你打開電視會看到很多不愉快的人生,你會覺得自己比較幸福,住在台灣的人大部分是蠻幸福的。

請問你閒暇時喜歡做些什麼事情激發創作呢?

我從來都不激發創作的,我最喜歡的事是買菜,我會煮飯給大家吃。我覺得做菜需要很專注,而且要投入情感,而且它有點像創作,所有的素材都是一樣的,但是不能讓大家老是吃一樣的東西,有同樣的感覺,可以做一點小小的變化,很專心的做菜,就不用想創作的事,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消遣。

你把演員當家人看待,可以說說你跟他們的關係嗎?

跟演員們認識相處是一種緣分吧!像是小康、陳湘琪、陸弈靜、苗叔,甚至跟我的工作人員,雖然有來有去的,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長期合作,這都是一種緣分,你會去很珍惜它。人有缺點、有優點,學會逐漸去看到人家的優點,每個人都有缺點,為什麼別人能容忍,自己卻不能容忍,後來就學會比較看重別人的優點了。當然還有一點就是臭味相投啦!對事情的看法、待人接物都很接近,所以處在一起就很愉快,沒有負擔,有話直說,相處久了,就不會覺得是一種障礙,其實基本上大家共同在做一件事,一起拍電影。

更新日期:2006/01/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