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純華


 林純華

在什麼樣的動機之下寫《殺人計畫》?

這原本是大學時代一堂課的作業。那時,教育正在改革中,醞釀廢除高中聯考。那些在我少女時代啃食我們的巨獸,將會因此消失嗎?為了紀念我中學時代的一段慘澹歲月,我決定寫一個不快樂的中學女生。其實我從未想過這個劇本會得獎,甚至拍成一部電影,只是單純地想把一個故事講清楚。

當初我一直想寫魔幻寫實的心理驚悚風格的灰色故事。回想國中的幽閉歲月時最接近灰色的感覺。故事中的珍是我自己的影子,是孤僻不受寵愛的自己。然而珍和晴由姊妹般的情誼演變為忌妒的殺機,則是我觀察與目睹高中時代女同學們演變出決裂、放冷箭、放暗槍等的恐怖醜事而聯想出來的故事。故事的結尾顛覆了一般的驚悚劇的發展,基本上珍的性格並不適合殺人的。

是第一部劇本被拍成電影嗎?除了《殺人計畫》之外是否曾有其他劇本被拍成電視劇或短片等的紀錄?

沒有,但是有自己導演、編劇、製作過動畫短片。

《殺人計畫》原本是妳參加新聞局優良劇本比賽的得獎作品,為什麼後來和導演並列為編劇?

其實原著劇本還是我,改編劇本是瞿友寧導演與我。《殺人計畫》於八十八年獲得新聞局優良劇本的肯定時,我仍就讀世新大學廣電系電影組,瞿友寧導演當時就表示對該劇本拍成電影的高度興趣,後來投企劃案到新聞局獲得輔導金後,才完成拍攝心願。

妳認為拍出來的結果和妳當初創作的想法是否相同?若不相同可否說說兩者之間的差異?妳喜歡這樣的差異嗎?

電影與原始想法是相近的,但是不盡相同。畢竟導演才是一部電影拍攝的核心,劇本是一個概念方向。而導演在劇本中加入了許多他的概念想法,他在珍的家庭塑造上出現和劇本迥然不同的安排。劇本中珍的家庭關係是很破碎的,然而,導演將珍的家庭處理得蠻溫馨的,我則比較喜歡破碎的鋪陳。

談談這部片的行銷方式,是否遇到相當的困難?覺得如何可以改善?(例如政府的政策)

單打獨鬥!台北、台中、台南、高雄所有的戲院都是氧氣電影公司(出品公司)自己去談的,而且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電影行銷,一切都顯得吃力。我還不是很了解政府的政策,所以無法回答相關問題。

為什麼要走編劇的路?對台灣的編劇之路有何看法?

我覺得我似乎也只能走這條路了,而且我希望我能寫出更好的作品。如果哪 一天我把所有我能寫的東西都寫完了,我就要回家鄉做小生意。對於編劇業界我還不熟悉,我仍在學習。我不會繼續寫灰色的故事,因為心情有了轉變,另一方面灰色的故事太沒市場了。


林純華簡歷

台灣省彰化市人,民國六十五年生,現就讀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編劇組。曾以《搞什麼鬼》獲得第二十四屆獎勵優良創作短片及錄影帶金穗獎優等短片、《給母親》獲第二十六屆獎勵優良創作短片及錄影帶金穗獎最佳動畫短片。《殺人計畫》獲八十八年新聞局優良劇本。

更新日期:2005/02/1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