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短片出口之策展篇】


【對話--短片出口之策展篇】

陳永錤:這部片(跳下去,活下來)2014年拍的,2015年開始去投影展,那時候會選這個題材,是因為想要多嘗試不同類型,這部片是在講一個廚師無法面對他的過去,然後他在頂樓遇到一個女生,靈感來自於,我自己站在軌道的時候,常會想,如果我現在跳下去會怎麼樣,大概是以這樣的想法,下去作延伸。

林妍嫻:短片因為篇幅很短,我曉得你們拍短片會拍多長,但一般而言,60分鐘以內的都叫做短片,但這樣看了一輪之後,大部分都是20、30分鐘的,但簡單來說,你只要講一個中心思想、概念,讓大家記住就好了,大家今天看完對《跳下去,活下來》有什麼想法,它可能會是亞洲的影展看完之後,印象深刻的,因為在講輪迴跟生死,其實在短片裡面講生死的很多,但短片的預算不多,要拍科幻的場面是件困難的事,所以在有限的預算裡面,你要呈現生死跟輪迴,就很看你的故事跟調度要怎麼樣去吸引觀眾

林妍嫻:我補充一下永錤的背景,2014年算他短片創作爆發的一年,他除了拍《跳下去,活下來》,他還拍了《慢跑之中》,也是一個很短的片,14分鐘而已,這是他給自己的設定,要在這樣的篇幅內,講好一個故事,《慢跑之中》的故事和這部不同,它在講一個女生因為失眠,所以一直在夜間跑步,在跑步的過程中,把他過往的情感帶出來,這個時候,一個導演一年出了兩部短片,在影展上要怎麼做調配,一部影片走到下游,上游是影片開發,中是製作,下游就是短片要怎麼呈現,這部分你可以去投影展,或是做其他的選擇,這個部分,除了導演自己投件之外,我這邊也會有一些資源,我會跟他說,怎麼做會比較好,永錤是一個對後端比較有想法的導演,所以現在列出來的這幾個影展,也比較是《跳下去,活下來》比較適合投遞的。

陳永錤:我是2012年拍《台西五號》入圍台北電影節,後來開始自己寫企劃書拿短輔,《跳下去,活下來》也是拿到短輔,《慢跑之中》、《戒菸》拿到高雄拍,《台西五號》在講一個男生不斷遇到長得一樣臉孔的女生,也是屬於奇幻的故事,拍了《台西五號》,去了金馬學院,看到大家都是拍比較寫實的片子,我自己就想說我也來拍寫實,於是就有了「戒菸」,但發現自己沒有處理好,第三部和第四部在同一年拍完,我給我自己一個限定說,我規模提高,但我要短時間內拍掉,《跳下去,活下來》是在一個場景內講完一個故事,我想挑戰用一個場景一直用對話,《跳下去,活下來》、《慢跑之中》都是在兩天內拍完,也同樣燒掉了百萬,但這就代表說,導演的選擇要更精確,這算是一個訓練,但對你們剛開始拍來說,當然是用比較多的時間去換更多的品質,但我是反其道而行,因為我已經拍了兩部,所以想做些不一樣的嘗試

林妍嫻:永錤每次都會給自己一些挑戰,他會去想這部短片,他想要嘗試的是什麼,也可以請在座思考一下,每部片有什麼樣的挑戰跟理由

陳永錤:回到創作者自身,為什麼要拍片,就是有故事要講,我在寫第二部《戒菸》就是那時候補助很好拿,為了要申請補助,就硬寫,但為了拍而寫的東西,是禁不起推敲跟考驗的,自己拍的時候就會比較心虛,所以我不建議大家為了拿補助去寫劇本,因為現在補助很好拿,但你的作品有沒有記憶度才會是影展裡面比較重要的事,可能像現在講親情的很多,那你能不能從一個新的、或特別的角度切入去講這件事,我自己從影展方去推敲,可能選擇上會有議題、美學、類型的考量,那我覺得都是要從這邊去發想一個短片。

林妍嫻:短片可以嘗試的東西比較多,因為它比較自由,劇情長片牽涉的金額太龐大,會有很多投資人會左右你的想法,大家以後如果投入長片的話,會深刻體驗到做短片的時候,創作最自由

陳永錤:我自己是想要拍長片了,拍短片是算是一個練習,讓大家知道我能夠做到怎麼樣的程度,但也有一種說法是說,拍短片是很有趣的,就一直拍短片,但對我來說,短片比較像一個階梯,讓我去練習怎麼說一個故事,現在也的確是因為短片的累積,我才有現在拍長片的資源。

林妍嫻:永錤是一個例子,四個短片有不同的面貌,我講一下程偉豪,像他的《保全員之死》是他以前沒有嘗試過的題材,像他過去的《搞什麼鬼》,大家都知道他在做鬼片、驚悚片的調度是非常的成熟,可以看得出來為什麼他可以拍出《紅衣小女孩》,《保全員之死》試用一個偽紀錄片的手法,用一個反諷,來諷刺社會事件的自我解讀跟渲染,他那時候也沒有錢,所以他就嘗試來投高雄拍,因為那時候的預算都只有50萬,他那時候用的演員幾乎都是素人,甚至連他媽媽都上場了,拍完之後,他只有在最後解答的那幾場戲,用劇情片的規格進行拍攝,但其實都不難看出來他在推理故事的的堆疊上有一定的程度,這個都是在短片階段中,可以讓影展或是製片人看到你們,我不知道大家拍片的理由是什麼,台灣比較汗顏的是,沒有短片市場,所以短片比較像是累積作品集,為長片做準備。

陳永錤:為什麼會想要投影展,還是要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喜好跟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不是影展類的,如果你想要拍商業片,那你就好好弄票房,不用管影展,會想投影展,應該還是因為希望自己的東西有一些美學、藝術性上的東西。

林妍嫻:對這個東西我有一點不同的看法,會接受短片的影展類型非常的多,像國際一級化的影展,是比較偏向藝術類型多一點。

陳永錤:我是比較實際一點,自己花這麼多錢,拍這個片子,當然想要讓更多人看到,但能讓更多人看到的東西,必須要有點特別,大部分拍完第一部片的人,他們就是處於一種亢奮但極度失落,因為沒有迴響,有迴響的話,會讓你更有推進的能力。

林妍嫻:簡單說,我們接下來要說的是,你怎麼讓你的短片在拍完之後,可以去旅行,投影展的管道不外乎這三個主要的影展,他們的網站上都有訊息,以下講比較多的是競賽部份,也有些影展有觀摩單元,雖然有些也會放觀摩的訊息,但觀摩的管道就比較不明確跟正式,所謂明確跟正式是說規則是你看不出來的,因為觀摩不用像影展有公正公平性,它比較像是影展自己選的。再來是仲介網站:如Shortfilmdepot(法國克萊蒙費鴻影展創的報名平台,他們已經成立1、20年了,全球有一半到八成的影展,會經由這個平台來徵件,你只要變成它的會員,它會不定期告訴你現在有什麼影展在徵件,後面兩個(Reelport、Withoutabox)是綜合性的影展平台,裡面會有一些劇情長片、動畫、紀錄片的都會在裡面出現,Withoutabox比較是歐美的大小影展會用的,Shortfilmdepot還是最多的,最後人脈的部分是指,你可以讓一些選片人看到你的片,但不一定會上,因為最重要還是看你的內容是不是他們要的。


要如何報名,有幾個要素

1. 片長

不同長度,你能報的影展的類型都不一樣,對影展方來講片長越短越好排片,以一個實際的例子來說,短片排片的規則是以一個劇情長片的時間來排,差不多會是90~120分鐘,影展方會希望這個時間點,能讓觀眾看到三部或四部短片,或甚至於更多,但每個影展在策展的時候,也會針對故事內容做編排,可是基本上不會一個短片的放映場次,只放兩部片。

2. 類型

剛剛講的,你拍的是喜劇、恐怖懸疑,不同類型會受到不同影展的青睞。

3. 題材

比如說你拍的是同志類型的影片,那你可能就可以多投一個同志影展,女性議題的話,女性影展也可以投遞。

接下來就是報名要準備的東西,這邊稍微講一下片名的翻譯,你的英文片名關係到你投華語區以外的影展,片名是第一時間讓人了解你的片子的關鍵,所以英文片名不要太複雜,要讓人看得懂,最好用最簡單的英文來呈現你的片名。

另外翻譯字幕的訴求是淺顯易懂,讓外國人可以很快的理解你對話的意涵,它不是直譯,甚至還有時間差的問題,中文可能很長,但英文一兩句就翻完了,還是要找有經驗的人會比較好,有翻過的,或是從小在國外長大,對英文語感熟的人,會翻譯書的,不一定適合來做影片的翻譯。


影展

日本的Shortshort,兩年內完成的都可以投,他的唯一限制是,要日本首映,另外日本的札榥電影節,也是可以投遞的,現在是以一個還不知道大家影片題材跟類型的前提來做推薦,以一般影片都可以投遞的影展來跟大家介紹。千萬不要在網路上先做放映,這可能會影響到影展的投遞,首映權會是影展很大的一個考量。

影展投遞策略

陳永錤:網路上會看到很多人的片子上有很多的葉子,去了很多影展,但內行人看會知道哪些是有代表性的,哪些是不知名的,片子為什麼要去影展,當然是因為希望有人看到,或是去影展上認識一些人,但你可以從策展人的角度來想,要投哪些影展,一個策展人一年會去哪幾個影展,老實講重要的策展人就只會去幾個代表性的影展,你也可以參考一下其他的短片去了哪些地方。比如說對我來說重要的可能是克萊蒙費鴻,三大影展。

林妍嫻:但你還是要稍微看一下他的報名費用,坎城、柏林,他們的報名費都要50、60塊歐元,影展要報多少個,會牽涉到你的預算。

陳永錤:我有個朋友他成績還不錯,很多影展都有上,但我問你投了多少,他投了1、200個,報名費跟後來得獎賺的錢就打平了,但自己還是會先評估一下,因為去參加影展,你還是會需要交通費、旅費,文化部會補助一級、二級、三級的影展,但在這之外的,就不建議,也是可以去交些朋友,但我的話,就會想說把時間留給創作,但最終還是回歸到你的作品,作品夠好的話,就會帶你到很遠的地方。

林妍嫻:有效率的安排你的影展報名,大概可以先抓一下有哪些影展,有些影展選了你之後,會就有一些附加價值,像金馬、台北電影、高雄,會有其他策展人來看影展,就等於你被很多不同的影展看到,你可以省去其他報名費,他如果喜歡,就會跟影展方聯絡。

陳永錤:像我之前先報名金馬,後來被香港國際電影節看到了,就打電話過來問我說,可不可以直接在他們影展上放映,你想想看,今天香港想要放映某個國家的短片,就會從那個國家比較代表性的影展去挑選。

林妍嫻:一般來說,鄰近國家的選片人會來參加影展,所以你可以先從國內的影展來做一些調查,再來是以台灣放射出來,亞洲的其他影展,不要先去想三大影展,因為三大影展每年投件的量有1、200件。

陳永錤:你可以先去看一下坎城得獎的影片,看一下自己是不是那個類型,如果不是的話就可以不用報名。

林妍嫻:我來講一下克萊蒙費鴻影展,它算是短片屆的坎城,每年報名的短片量都有至少8000部以上,像柏林、坎城、鹿特丹、威尼斯的報名量也差不多這麼多,另外高雄電影節的報名量也很驚人,因為有開放國外來投,所以有2、3000部以上的投遞量,東京的影展也差不多是3、4000,所以這邊要講怎麼有效率地讓選片人看到你們的片子。


競賽vs觀摩

陳永錤:這兩個要選我會選競賽,因為競賽比觀摩的關注度高。

林妍嫻:這個影展如果可以選,當然選競賽會比較好,但觀摩也很重要,即便是觀摩,但影展的等級是高的,也可以讓這部片子被看到。

陳永錤:金馬每年的競賽跟觀摩都是同個時間,我那時候選競賽,但沒有上,影展方就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進觀摩單元,我也有同意。

林妍嫻:《亮亮與噴子》這部片後製完成的時間非常晚,它就錯過了鹿特丹影展首映的報名,後來經由我的推薦,鹿特丹的選片人看了很喜歡,想要選入觀摩單元,我就問導演, 如果你的國際首映給了鹿特丹的觀摩,你願意嗎?這個就是創作者需要評估的,後來他還是選擇去了,因為鹿特丹影展的等級是高的,所以也讓他去了其他周邊的國際影展。

林妍嫻:首映的部分要注意,一級影展會要求要世界首映,一般來說,比較大的影展,會要求國際首映,我講一下他們的差別,世界首映是包括自己地主國都還沒有首映過,國際首映是台灣自己放過,但其他國家還沒有放過,有大部分一級影展會寫,希望是國際首映,但優先考慮世界首映,另外有蠻多會要求要是主辦國的首映,像是金馬、東京Shortshort,台灣的影展都會要求要台灣首映,除了競賽以外,台灣的競賽影展比較沒有要國內首映的限制。

陳永錤:真的建議大家先不要做網路放映這件事情。

林妍嫻:這是要請大家注意的,因為有很多的影展,他們的播放平台是在網路上或是串流平台上,像是ott或是mod,如果你發現有些影展是新媒體的話,建議放會比較後期再投,因為會影響到一級影展的首映。


「坎城角落」

陳永錤:大家會對坎城有些迷思,想說去了坎城,很厲害,但業界的人都看得出來,播放方式就很像你在圖書館看著螢幕聽著耳機,有些人不知道就把自己的首映給「坎城角落」,就會比較可惜。

林妍嫻:坎城影展非常大,「坎城角落」是坎城電影市場展裡面的一個區塊,裡面主要還是以長片的版權買賣為主,但還是留有一個這樣區域給短片的創作者一個交流和交易的平台,它的報名很簡單,報名費80歐元就可以進去了。

林妍嫻:拍短片除了投影展,還有別的出路可以去,像是去參加工作坊,像金馬電影學院、釜山電影學院、柏林、鹿特丹也都有,或是越南陳英雄導演的Autumn Meeting,他們都有一個基本門檻是要看你們的短片,再依照這個工作方要做的性質,可能是討論你們接下來長片或是做一個集體創作。


文化部國際影展獎勵

陳永錤:都不同影展,文化部也會有不同補助的金額,我記得有些短片的單元沒有列在裡面,短片的金額大概會是長片的一半。

策展:在投之前要好好的讀其中的要點,這上面有些影展,可以讓大家不用花自己的錢,像一級影展,甚至會給到兩位主創的機票跟食宿,一般性的影展,可能也會給到半額的機票或是住宿,影展方可能也會給一些補助,但短片影展的經費比較少,可能不會給到機票,但就可以來文化部申請。


影展介紹:

綜合性影展

林妍嫻:坎城裡面有幾個單元大家可以注意一下,正式短片競賽單元,要求片長要15分鐘還有世界首映、平行競賽單元的片長要求要25到30分鐘以內,要求要比較寬鬆的,台灣歷屆有進這個單元的有《呼吸》,還有隔了十幾年之後有入選的《阿尼》,這個都是官方認可的競賽單元;Cinema formdation是針對學生畢制,以學生為主的單元,《影像邊疆的路》在去年有入選這個單元。

柏林的部分有正式競賽單元跟Generation單元,Generation又再分成競賽跟觀摩,短片正式競賽的片長也是要求要15分鐘,Generation是柏林長期有在經營的一個單元,跟親子、少年比較有關,它分得非常多,有一個K Plus,裡面年齡層比較高,適合高中或是大學以上的青少年觀看,最近有入選的《層層折起的寂寞》,它不是柏林主競賽的單元,但假如你的影片議題跟親子、小孩有關,我建議這個單元不要錯過。

鹿特丹比較是短片競賽跟觀摩,這幾年有入圍的是趙德胤的《海上皇宮》,它的片長限制也是15分鐘,觀摩的話則是30分鐘,鹿特丹會選的影片類型是實驗性比較高一點,比較不是一般的的敘事,去年高雄拍有一部《臨時工》,是一部藝術性很高的紀錄片,鹿特丹影展也非常喜歡,但因為片長25分鐘,會影響到排片,經過討論之後,就沒有中。

釜山影展也是有競賽跟觀摩,競賽就是Y angle單元。

如果有上的話,真的很幸運,因為代表你之後的影展邀約都是從這邊來。


短片影展:

林妍嫻:有幾個特別要留意的法國克萊蒙費鴻影展,他成立至少有3、50年,他是政府大力支持辦的影展,你們去投的時候可以投國際競賽跟LABO,但你們去投的時候只會看到國際競賽,我要講一下為什麼以這樣的差別,如果你的片子實驗性質比較高,它就會自動把你排到LABO單元。

陳永錤:法國克萊蒙費鴻影展是世界最大,東京秀秀算是亞洲最大,專門都是以短片為主的影展

林妍嫻:他們的要求都會比較寬鬆,影片完成兩年內都可以投,香港的IFBA也是,但香港電影節就是要在一年內完成。


國內影展

陳永錤:這個是我會投的順序,金馬、金馬台灣短打、台北電影節、高雄電影節、金穗,因為金穗的時間有兩年。

林妍嫻:但如果你拿的是高雄拍的補助,那你的順序可能就會不一樣,可能會是高雄電影節先,台北電影節,金馬競賽單元,金穗。

林妍嫻:影展很多,我覺得就是從一級的影展開始丟,如果這些影展都丟完了,你就丟以大城市為名的影展去投,像多倫多短片電影節、杭州電影節、芝加哥電影節、紐約電影節,地區性的影展。

陳永錤:綜合性影展報名就要1、2000,有時候你也要考慮一下你的經濟能力,有可能性的再丟。

陳永錤:為什麼很少人投Tribeca 跟日舞影展?

林妍嫻:Tribeca 是勞勃狄尼洛所支持的影展,它其實也是蠻主流跟商業的,在推廣VR跟新科技的拍攝技術上,也做得很好,如果你的影片不是戲劇性很高、藝術性的片子,Tribeca 是可以考慮的。

陳永錤:可以上網看一下那些影展選的片是什麼類型,注重什麼主題,可以評估一下,要投哪些影展。

林妍嫻:我想要做一下每個短片的比較,因為類型都不一樣,所以投的也不同,像去年的《三仔》,它是高雄拍補助的短片,所以首映在雄影,歐洲的首映是在一個比較小的影展,導演那時候在考慮要不要去,我就跟他說,反正歐洲也沒有上其他的,就去吧,為什麼我會這樣建議他,因為短片在影展的週期是一年到一年半,錯過週期就沒了,他歐洲那時候有投柏林但沒有上,我就跟他說他想要試什麼就都去試,他也有去陳英雄的Autumn Meeting,這個跟金馬電影學院比較不一樣,它不是集體創作,比較像是去那邊討論一個議題,另外它是全英文的工作坊,所以會接觸到其他國家的工作者,後來也有去富川奇幻影展電影學院,它是以奇幻類型的片為主,奇幻的類型像同志片、喜劇、黑色幽默、驚悚、恐怖都是。


投件排程

陳永錤:我自己有列了一下投件的時間排程,那時候先以金馬為主,我先預訂如果金馬有上,那國際首映就是金馬了,報名跟公布的時間都要注意一下,如果沒上的話就繼續往下投,歐洲那時候我克萊蒙費鴻跟鹿特丹都有投,我沒有選其他歐洲的影展,是因為《跳下去,活下來》比較走奇幻,亞洲會比較喜歡,因為我自己之前是做製片,所以都會自己做一些規劃。

林妍嫻:影展一年到一年半就差不多了,如果有網路平台要放,或是電視台要買你的片也都可以開始考慮了,公視現在也有買短片的需求,我都建議,導演一年多之後再開放跟公視談,因為如果你影展有入圍,那你的身價就不一樣,所以不要這麼早把自己賣掉。


入圍了,去影展要做些什麼

陳永錤:其實就是會有一些酒會,你如果去國際的影展,就要把英文練好,跟大家交流,那時候有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因為它選的片比較雜,所以那時候就會跟一些長片、其他類型片的導演一起去看片,做一些交流,視野都會被打開,不要只投台灣的交流,大家看久,會覺得台灣怎麼越拍越像,多跟一些人交流,可以開拓不同眼界。

林妍嫻:在影展中透過正式跟非正式的場合,讓不同國家的選片人跟創作者可以互相認識,創作者可以透過這個機會跟選片人聊到自己的片子。


國際工作坊

陳永錤:你沒看到的事情,可以透過國際的角度來幫助你看到。

林妍嫻:這是一個溝通的機會,不要放棄,不要因為覺得英文不好,就逃掉這樣的機會。

陳永錤:人脈的部分,他們結束之後也會關注你之後的動向,像我之前投過金馬,他們後來有些創投什麼的都會問我有沒有興趣。

林妍嫻:趙德胤算是鹿特丹培養出來的導演,他影片的創作類型,其實很符合鹿特丹影展的胃口,所以後來他有一些短片、劇情片,鹿特丹影展都會問他。

陳永錤:在那邊也會遇到一些國際的合作,像是國際的製片或是配樂等。


影片宣材:

林妍嫻:如果你英文不好也沒關係,你可以準備一些影片宣材,短片的話,可以準備個名片、酷卡、要附上自己的preview link,現在講的是影展交流,不是一般觀眾。

陳永錤:國際影展上,也會聽到其他觀眾的回饋。

林妍嫻:這對創作者而言是建議、跟啟發,因為創作的時候是自己關起來,但影展的時候可以接收到觀眾的意見。

林妍嫻:回到創作本身,做的時候好好的拍,你的影片就會幫你說話,我們今天說的都是一些加分,能否入選都是靠運氣

陳永錤:這些短片都是長片的累積,讓他們知道我有能力,未來可以拍長片。


觀眾Q&A

Q: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做到一年裡面拍兩部,然後還控制在預算內?

陳永錤:其實還是有爆預算,但你自己要設好停損點,看你自己願意投資自己多少,現在補助很多,要拍不難,重要是這個東西對你的迴響有多少,預算上的話,因為我自己做過製片,要知道錢要花在刀口上。

我30歲以前都在做廣告製片,後來想要做電影導演,基本上是打掉重練,先從寫東西開始,學寫企劃書,會讓你知道一下預算有多少,所有的東西在短片階段,都蠻容易可以學習的,但要做長片的話,就要一個專門的人來做這件事。大家在短片階段的時候,可以多學一些行政上的事情,不要覺得導演就應該只做導演的事情,因為錢也是你自己的,什麼都是你自己的,還不如就多學一點,而且你也不一定能找到適合的人來幫你做這些事情,可能會遇到一些弄你的人,在短片的時候,多學習,在拍長片的時候,錯誤就會減少。

林妍嫻:我補充一下,你們在投補助的時候,企劃案除了腳本跟預算要扎實以外,其他部分的撰寫也是需要花點心思,看了這麼多的企劃案之後,發現到創作者好像沒有辦法用比較簡短的篇幅來陳述說他要講什麼故事,劇情大綱不要寫到2000字,評審會嚇到,建議大家可以練習寫Tagline,在兩三句話裡面可以講完你的故事。

陳永錤:現在我的長片在找演員,我每修改一次劇本,我就得再修改一次我的大綱和企劃書,要一直不斷的在修,去精煉。

林妍嫻:剛剛同學有講到後製預算,其實你短片找不到什麼資方,最大的資方通常會是你的親友,所以預算的控管非常重要,牽涉到你執行的掌控程度,有些是你可以避免的,以《阿尼》為例,最原始的腳本,結尾本來是如實呈現一個車禍現場,但拍車禍這件事情要花多少預算,他那時候後來沒有找到這麼多錢,所以他就妥協,改了腳本,《百花盛開》原本是一鏡到底,然後總共有30幾場,代表他拍出來一定會超過25分鐘,這都是在前製的時候,以現實面來做衡量,就可以做調整,不然最後就是,你拍不出來,或是你之後要用好幾年的時間去背債。

陳永錤:從寫企劃書,到面試,這些過程,在長片的時候都非常有用,也是要去投企劃書,拉贊助,這些經驗都是有幫助的,短片階段,除了學寫劇本外,寫企劃書,講好你的故事,這些都是需要一再的練習。


Q:我有上網看到導演在網路上公開的劇本跟短片的連結,發現劇本跟影像的同步率很高,幾乎沒有什麼刪減,甚至從劇本就可以看到剪接的順序,因為我覺得這也是一個省錢的方式,所以想請問一下怎麼做到的?

陳永錤:這也看拍法,因為如果你今天要拍素人可能就不能這麼做,你之前看到的例子可能是 在劇本上的設定比較死,有沒有要留一些曖昧空間給現場,因為講太死,演員就會著演,現場會比較沒有即興的東西,剪接剪起來也會比較死,還是要看導演想要什麼方式,那我那時候是因為給自己一些限制,所以做這樣的嘗試,但我之後可能會調整一下,留一些曖昧空間、跟演員溝通給現場。


Q:前面說到企劃書的內容不要太多,那怎麼樣的內容是適合的,還有一些短片的後期是上網募資,想請問兩位對這件事情以什麼看法?

林妍嫻:企劃案的篇幅,我很難抓到一個通則,通常25分鐘的企劃案,腳本是最主要的重點,再來劇情大綱要在一頁以內講完,你從腳本濃縮故事大綱到半頁一頁的篇幅,代表你已經有重複思考過,你的腳本最想要呈現的部分,這樣能讓閱讀者更快知道你的重點。

陳永錤:企劃書,前面就是一些目次、導演的話什麼的,腳本是放在最後,如果你前面的東西就已經過長,那評審可能會看不下去了,所以前面越簡單有力會越好。

林妍嫻:故事大綱,寫故事本身就好,你要怎麼拍、怎麼嘗試,放在導演的話就可以了,這是兩個不一樣的,不要混淆在一起。募資其實就是一個在你拍片後期,發現沒有錢,去找錢的一個方式,但其實短輔現在也接受,你的片已經行到拍攝階段,如果你缺後期的基金,你也可以去投,我覺得挺好的,但如果你能在前期階段,讓你的腳本改到不會超出預算,這是最好的。

陳永錤:如果我是製片,我會去想這是在什麼階段發生,如果拍完之後才發現,就代表整個預算非常有問題,但開拍之前就知道錢不夠,那我們就去籌那些不夠的錢,如果沒有籌到錢,那我們該怎麼做,不是等拍完了,我們再來募資,先提早解決辦法,募資也不是不可以,但你會需要給人家回饋。

林妍嫻:募資前,你要先搞清楚,哪些錢是你一定要花,像《海倫他媽》那時候有在後期募資,他給的回饋就是送DVD,或是《愛在世界末日》在後期會有一些需要特效的部分,後期有需要去籌錢。

陳永錤:短片還可以在後期募資,長片可能就沒辦法,因為短片可能需要的金額比較低,可能只是1、20萬,不過後期募資對我來說反而是麻煩,我比較傾向前期控管好預算就好了,如果今天預算差了20萬,我忍一下撐過去就好了,但如果今天差50萬,代表我的預算表有問題,變成說你要去考量一下你的導演做法。

林妍嫻:你可以去考量一下你有哪些錢是要花但還沒有花的,因為到時候你去短輔要錢,委員都會問。

陳永錤:老實說現在的補助,金額多名額也多,所以當你有錢花,你反而要小心,不要為了追品質,捨棄掉故事,還是要回到故事本身。

林妍嫻:我覺得永錤講得很好,你還是要回到故事,跟你可以運用的資金有多少,這兩個問題要面對,你再來拍

陳永錤:每個導演不一樣,但我的話,是趁短片的時候,多做一些戲、角色的嘗試,不要著墨在品質跟技術規格上,因為那些東西等到你將來有錢的時候就可以做,有些導演來拍短片,可能因為他之前拍廣告比較多,就會拍比較多炫技的東西,但後來他就不會去拍長片,我自己定義的話,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未來想要拍劇情長片。


更新日期:2018/10/1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