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有話要說】


【演員有話要說】

超過30年演員經驗,金鐘男配角得主游安順:「把演員份內的事情完成,最大的收穫是我」

2017年以《阿不拉的三個女人》獲得第52屆金鐘獎最佳男配角的游安順,踏入影劇產業已逾30年。入行當年才17歲的游安順,懵懵懂懂還不知道拍電影是怎麼回事,就這樣進入了侯孝賢的《童年往事》,初試啼聲便獲得極大迴響。而後歷經台灣影視產業轉型的陣痛期,曾經離開影視圈,回來後則多方嘗試各種戲路,即使是沒有台詞的小角色,也用心演到最佳。這才成就了今日的游安順。

「成為一個資深演員之前,都是從素人演員開始的。」

游安順透露,當初能雀屏中選,成為電影《童年往事》的主角,其實跟「舞台劇」有關。游安順最初是華岡藝校國劇科的學生,擔任武丑、武生的角色,經常在台上翻跟斗。對劇場有熱情的他,還會跑去專門的劇校找人練習,甚至曾寫信向復興劇校校長毛遂自薦。


「那是我第一次非常熱情地去做一件事情,但最後沒有得到任何音訊。」

第一次出擊就碰壁游安順並不因此放棄,看到蘭陵劇坊招募演員,心想也許能在此磨練翻跟斗的技能,便去報考,考上以後才發現蘭陵劇坊是著重「舞台劇」。雖然跟原先的想像不同,游安順卻因此在蘭陵接受了許多肢體課程,「我覺得好棒喔,超越我原先對表演的想像」。

更超越游安順想像的是,演出後的大合照後來讓導演陳懷恩拿給侯孝賢看,侯孝賢一看便欽點游安順出演《童年往事》主角,游安順從此踏上了戲劇演員之路。


「現在他是大導演,但當時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誰。我是回家看看劇本,發現自己演的是導演的少年時期,才知道自己居然是演主角!」

回憶拍攝《童年往事》的經驗,游安順說當時自己不懂表演、不懂電影,「我到底演了什麼我都不知道」,但是侯孝賢導演營造了一個環境,讓演員能在那樣的氛圍中。

游安順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是一場即將要去嫖妓的戲。「其實嫖妓不是重點,而是那個『等待』的氛圍。當家人都不在,我自己第一次要去做點什麼事情。」

游安順說當時很緊張,不知道要做什麼,而導演給他一支菸,於是他就來抽菸。沒想到點完菸後,火柴的火居然熄不掉,他趕著要去吹熄火柴的火。好不容易把火柴滅了,菸又快熄了,他又急著吹吹吹,才把菸吸起來。而這整段手足無措、有點糗的樣子,全部被拍了下來。


「導演沒有預設我要做什麼,他就是給我一個氛圍。」

無論是主角還是連台詞都沒有的小角色,游安順都是全力以赴的。最經典的例子是游安順演出電影《KANO》中的農夫。


 「反正攝影機就拍我種田,我就一直種,最後幾乎把整片田都快種完了。

 游安順認為這是在做演員最基本的事情。


 「其實最大的收穫是我。我把演員份內的事情完成,而導演也能拍得很爽。」

當導演喊要再一次時,游安順覺得此時導演並不一定是覺得演員演得不好,而是要找出演員在戲裡,是什麼樣的感覺。

演員與導演的溝通,不只是在拍戲時,甚至早在接演時,就需要非常好的交流共識。游安順曾演出《台北工廠2》當中的吸血鬼兼同性戀的角色,還是異國戀曲。當初接到邀約,游安順還想說導演是不是有問題。


「我以為吸血鬼是要很帥的,怎麼會找本土的演員?」

 直到他與導演侯季然見面,侯季然告訴游安順,他覺得順哥是台灣演藝圈當中的中年代表。「導演想找一個『夠平凡的人』。所以找我,這個理由我可以接受」。

 游安順說他必須了解導演的企圖心是什麼,才能夠說服自己。演出《台北工廠2》對他來說是個非常過癮的戲,雖然是小眾的電影,卻對他有極大的影響。

除了與大導演合作,游安順也接演過幾次學生劇組的邀約,然而有一次為了劇組,請假從台北到高雄準備試裝,卻遇到對方還沒準備好。另有一次參與學生劇組,則是相當好的經驗,甚至讓游安順覺得參與是與有榮焉。

他形容這個劇組在拍戲時,每個人的定位都非常清楚。「前期的規劃非常周詳,你就知道他們一定會成功」。

30多年的演員經驗,游安順的戲劇人生感觸良多。,作為演員,游安順覺得必須兼顧理性與感性,活出角色卻不失控。至於演員與導演的互動,游安順覺得最重要的仍是要「互相信任」,才能成就。

更新日期:2018/07/0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