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審有話要說】


【評審有話要說】

Q企劃案怎麼投

李芸嬋:一開始會看劇本、大綱,再看別的部分比如說看主創、預算、進度,雖然我們今天講短片,但最可怕的還是金曲獎MV,從兩百部,四百部到我最後一次當評審有七百部,所以一開始我也很迷思,一百本劇本、一百本企劃案我要 怎麼看,或者是四百部影片我要怎麼看,後來我就了解到,作為一位評審,我並不是把這一百部排序,而是我們要在第一輪做一個篩選,這個篩選代表很多打腫臉充胖子,亂寫一通的,就先把這些都丟掉,剩下才是我們要看的。我自己的話,一開始都從劇本開始看,我認為劇本才是完全能展現你要說什麼的依據,如果連劇本都寫不出來,那要拍的話就更不可能。我的順序是會先看故事大綱,故事大綱一兩頁的我會看,但是如果故事的介紹是個十幾頁的東西,那我就不看了,會直接看劇本,很快速地去瀏覽一下劇本寫得完不完整。

陳俊蓉:我們今天來講的主題,好像是有點錦上添花的事情,因為大家都知道最根本的還是你的劇本寫得好不好,其實這就決定了一切,我們今天教大家的東西,就是比較錦上添花,跟臨門一腳的關鍵,我們電影圈有個傳說,某個導演,當初投香港創投的時候,只有送一頁A4的企劃案,最後還是入選了,故事叫做《牛氏家族的恐怖詛咒》,故事非常吸引人,讓人想要一直看下去,因為太吸引人,所以跟其他人玩的遊戲規則不太一樣,我覺得那個故事的原創大綱勝於預算,但我們今天還是講一個比較正規的做法,不過還是要提醒大家回到故事的本質。


Q評審怎麼看案子

陳俊蓉:因為我不是拍電影的人,我是從影展挑片的角度來看,我會著重在故事的部分,但我這幾年有偷學一些其他製片跟評審看案子的方式,提出來做一些提醒,在這個階段很容易被忽略的是預算,我會看幾個容易被忽略的預算,像是特效,因為大家可能會想說還沒想到這塊要怎麼用,所以就先不寫,但在投短輔跟高雄拍的時候,評審就會問,你這場戲想要怎麼呈現,另外一個是音樂版權,只要你的電影裡面有提到任何一首歌曲,只要歌曲還沒有過追訴期的話,沒有變成公版的話,它都會需要版權費,在高雄拍看過幾次,比如說有部影片,它的片名是《舊情綿綿》,《舊情綿綿》在片中是一首非常重要的歌,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音樂版權可能是一個天價,這都是要考慮進去的,大概要知道一下歌曲的行情價。另一個是工作人員的保險,一看就會知道這個是不是有良心的劇組跟有沒有在注意這件事情。主創的預算,也是蠻容易看出有沒有合乎行情,這部分需要找有製片的預算來幫忙看一下會比較好。

李芸嬋:我自己是從導演角度出發,我會先篩選出兩部分,一半是我要看的,一半是不要的,其實我看劇本要或是不要,跟編劇書講的是一樣的,要先有一個logline吸引我的注意力,讓我想繼續看下去,故事大綱我會很快地看過去,角色大綱的話我就不看了,通常是劇本看不懂才會去看角色大綱,之後就直接跳到分場大綱,這個部分我就會非常仔細的看,會試圖去搬演它,這時候劇本有沒有問題就會看出來,好的劇本應該要用動作跟對白來寫,不能寫感覺、情境、環境,但一個只有動作跟對白的劇本是非常難閱讀的,因為我曾經想要服膺這個原則,不寫形容詞,只寫動作跟對白,我把劇本拿給我那時候的攝影師看,他就說非常難看懂,所以我後來去送案的時候,還是會加一些比較容易閱讀的文字,不過我們在當評審的時候,常常會發現另一個狀況,劇本呈現感覺的部分非常多,可以感受到所謂的氛圍,文筆很好,但沒有戲,在面試的時候,我們就會希望導演用戲的方式來讓這個故事發生,通常在劇本裡面,感覺的東西是沒有影像的,重點還是要掌握在你的角色,他的個性和他遇到的事件。我再跳到預算這件事,我看預算沒有看很細,但預算只要看一件事,負責人的態度,如果你有一個負責任的態度,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去找,有經驗的製片看你的預算表,不要漏掉一些該列的預算,雖然實際跟列的會有一段差距,但這有點像模擬考,盡可能地寫對,另外真實的去報預算就好了。大部分評審都是公正的,除了在專業上對題材的判斷,他們也能感受到你對作品投入的感情,不會因為評審的年紀比較長,就無法瞭解年輕人想要講的故事跟美學。


Q關於評審制度

陳俊蓉:我這幾次遇到的評審的組成,有導演、製片、策展,所以是一個還蠻均衡的狀態,我自己在同個獎項不會待超過兩年,我會擔心我的品味會不會影響到某個類型的影片一直無法入圍,但後來跟其他評審討論,發現我是多慮了,因為我一個人的意見是無法操作整個評選的結果,想是短輔,光評審就有七個,高雄拍的話,則是五個。

李芸嬋:一般而言,件數多的,還有比賽裡面被選到入圍的,評審的共識都很高,通常選十部入圍,大概有七成都是達到共識的,所以入圍都是肯定,得獎就是運氣,要看那次評審組合的品味。

陳俊蓉:我覺得參展就是運氣,但企劃案這件事就是你有沒有準備好很重要,如果你的案子很不錯,但一直沒有入圍,像在今天這樣的場合,可以找一些老師幫你看,其實業界還是蠻熱於擁抱新血的。

李芸嬋:順著讀劇本這件事來說,有一件事是類型,看完劇本後,我會按造類型把他們做一個分類,然後會把同個類型間的影片互相做比較,創作者還是要從自己最擅長最感興趣的出發,有的時候可能那個類型,那年比較多人送,但輔導金不可能都分給某一個類型。


Q關於參考資料

陳俊蓉:一張場景圖勝過千言萬語

李芸嬋:有些人會貼自己喜歡的電影,但大家通常不脫離那幾部片,有陣子很常出現《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什麼的,但鄭有傑寫《石碇的夏天》的時候,他就跑到當地去拍了那張照片,你就是要拍片的人了,一直坐在家裡想要幹麻,不如拍一張照片告訴我。拍片就是一件勞力的事情,你就出去,嘗試這個勞力的事情,有一個企劃書,我沒有很喜歡,但他把它要拍的場景都拍下來,比你貼很多參考資料給我還來得更有用。

陳俊蓉:影像風格、造型、音樂,真的很難用文字表達,有實例的話會讓評審更容易想像,了解你在想什麼,給予更多更具體跟實質的幫助,也會讓平面的文字企劃變得立體起來。像剛剛的預算也是,評審不是故意去挑毛病,是為了知道你打算怎麼處理某一場戲,舉例來說,有一場戲要拍一匹馬在船上,看預算就會知道是要用特效,或是導演要來真的,評審知道你有想過要怎麼呈現這件事情,就會加分非常多。

李芸嬋:還有一件事情我也覺得很加分,今天有一組拍攝了樣片,他不需要很長,但可以讓我們瞭解一下你大概會呈現的方式,這個部分幫助是很大的。

陳俊蓉:但有時候也要注意會變成反效果,有時候會被要求交過去作品,建議還是要挑一下,能彰顯自己優勢的作品,如果你今天要拍的是紀錄片,但交的作品是王家衛,我們看不出你影像當中的紀實感,就會蠻扣分的,雖然不是每個評審都會看,但是當過導演的人都會特別看,他們會從影像上來閱讀。

李芸嬋:投企劃案很重要一件事,要讓我們看到你是誰,我會從你最近的作品,得了獎的作品,有些人會把一些名不經傳的獎都拿出來寫,寫最重要的事情就可以了,大概五行,不要超過十行,看你有沒有能力執行得出來,如果你要拍的東西有難度,就要讓我們看一下你之前的作品,讓我們知道你有沒有辦法執行得出來,除非你是魏德聖,除了經歷之外,作品連結很也重要,做一點簡單的剪接,把做過的片子串在一起,做一點點讓我們方便去認識你們的事情。

陳俊蓉:找到自己的強項,特別是大家都是新人,如果你不太會講話,但長處是影像的話,像其實過去在短輔的經驗中,有一個參考資料嚇到我們,但是我們後來還是決定給他,是因為他之前過去的作品讓我們覺得他可以做到。


Q行銷計畫,要參加哪些影展

陳俊蓉:其實我覺得寫這個不重要,因為其實大家找資料都找得到,但我會看一下你懂不懂你在寫什麼,我會看你投影展的期程,至少要在影展舉辦的前三個月前,你的final就要出來了。稍微知道大家有沒有影展的概念、首映要在哪,其實要投什麼影展,對寫企劃案來說不重要,但稍微知道一點是好的,知道片子的類型,對投影展來說,會比較加分,像有些人會去投特色影展,像奇幻影展、兒童影展、女性影展都有他們的脈絡,可以稍微掌握一下你們自己的影片有沒有什麼優勢的類型。

李芸嬋:但其實前期導演都想不到這些事情,都是製片在處理,但後來錢不夠,最後就剩我自己一個人,我第一次投影展,也是我自己寄出去的。


Q一部影片要拍多長

陳俊蓉:坎城、威尼斯要15分鐘,我並不是要跟大家說幾分鐘才叫做短片,但如果你今天拍的是一部26分鐘的影片,你只剩台北電影節了,因為多這一分鐘你可能就錯過很多影展,但這當然要在不違背你創作的前提之下,有些人也會很堅持自己一定要幾分鐘,那你就好好的拍好就好了,但影片長度越短,越多影展可以跑。

李芸嬋:15分鐘講故事的方法,跟比較長的電影講故事的方法不一樣,通常15分鐘,就是提出一個問題,然後解決,但超過30分鐘,就會有三幕的結構出現,台灣都會把短片當成長片的跳板,所以台灣的影片長度會比較長,不過影展這種事情就當作是Party,不用太放在心上。


Q何謂坎城的短片角落

李芸嬋:坎城有一個短片角落,報名費非常貴,要好幾萬的報名費,基本上只要不要太離譜,都會中,你的影片會變成一個檔案,放在硬碟裡面,會有一個很多電腦的小房間,想看的人就會過去看,但是不會放映。

陳俊蓉:歐洲比較有短片的市場,所以他們會有一些短片的發行商,會去那邊挑片,會有一個市場機制讓他們去挑片,不過短片角落比較像是一個database的概念,近幾年有很多台灣人說自己的影片進入短片角落,不過就是寫的方式要注意一下,因為明眼人是看得出來的,不要寫成自己入選坎城,這樣就會鬧笑話。


Q印象深刻的企劃案,通常會著重在哪個部分


李芸嬋:對我來講,就是故事。

陳俊蓉:我跟一個評審研究過一個方法,把所有企劃案很快地看完一遍後,問自己,你記得哪幾部片,要讓評審能快速立即地想到你的片,你的故事主軸明確很重要。

李芸嬋:片名真的很重要,不要選一個意境深遠的片名,有些是文字堆砌的很漂亮,但很拗口,對你去提案是扣分的,因為我們在討論的時候就是說不出那個片名,或是說到片名想不起那個故事,大家都想不起那個故事的時候,就會覺得是不是故事寫得不太好,所以大家才會想不出來。


Q卡司、演員的參考

陳俊蓉:投案的團隊,會很擔心,還沒接觸過,但我覺得就誠實寫,接洽中或是預計邀約,就是讓我們知道你們要怎麼樣的感覺,或是怎麼樣等級的演員,可以給大概三張形象參考照片,或是有些人想找兒童演員,就可以寫怎麼去操作這件事,怎麼去學校進行海選。提到兒童演員這件事情,因為我自己當媽媽所以會很在意這一塊,我會很在意劇組有沒有想清楚要怎麼拍,包括一天可以拍多長,兒童演員可以經得起操多久,有些劇組會說在春假的時候拍,那我就會知道劇組是有想清楚過這件事情,有些沒有的,就會說直接要小朋友請假,我就會無法接受,另外要怎麼指導這個素人兒童演員,也需要先經過思考,兒童演員是蠻需要被呵護的一塊。

安哲毅:現在的兒童演員,拍攝前需要先跟勞工局申請,需要到一週以上的申請時間,兒童演員是核准制的,需要報備才能拍攝。

李芸嬋:我小時候在拍的時候,不敢找比較貴的演員,後來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專業演員,不計酬勞去演出短片,對他們來說,可能是對劇本有興趣,也可能是為了提攜後勁,所以我常在劇本裡面看到很多專業的演員,但在這裡面就看到一個問題,缺乏想像力,這部分可以不要這麼保守,這個演員可能沒有做過這件事情,但可以嘗試,當我們讀到這樣的組合的時候,就會覺得你對整個腳本,比較有想像力。

陳俊蓉:印象深刻的案子,有個導演非常堅持要一個線上的歌手要來演,我們也覺得那個人很對,但後來拍攝的時候,因為演員檔期有撞,整部片就一直卡在那裡沒有動作,我那時候就在想說為什麼一定要某個人來演,短片的彈性可以大一點,因為沒有院線的壓力,名氣這件事情可以不要考慮,然後現在有很多你想像不到的大牌明星,會願意來演短片,價錢不一定這麼難談。


Q關於短片輔導金的面試

陳俊蓉:我講幾個我比較有印象的企劃案,前提是故事本身已經很ok,但有一些加分題,讓他們更凸顯出來。有個例子是,我們看到監製寫的一封信,監製是一個業界蠻厲害的導演,我覺得是非常強烈的背書,但也是要看你的案子有沒有成熟,在成熟案子上非常加分。另外一個印象深刻的是,製片在面談的時候講了一段勘景感言,那段感言,就把整部片子的核心情感說出來了,我們就會知道那個製片是懂導演的。還有我覺得有的評審也可以推波助瀾,《媽媽桌球》這部片再送審的時候,評審跟導演來來回回的對談,就讓我們知道導演很清楚自己要拍什麼, 讓我們對那個案子更有信心,還有一部《海的彼端》的紀錄片,在講白色恐怖時期的台灣人被迫到日本定居的故事,那時候基本上已經可以入選了,但關鍵在評審問了監製一句話,「如果灣生回家尋找的是一個記憶,那《海的彼端》在尋找的是什麼」,監製想了三秒說,「我覺得是在尋找自己」,那球就接到了,因為他們很清楚片子的核心是什麼。

李芸嬋:我們接輔導金這個評審,還是基於一個輔導的立場,有的時候我看到這個故事我可能還蠻喜歡的,但在短輔的場合,我不能直接提供建議,但我會做球給你,利用這個問題,給我們一個你想過的答案,這個答案會讓你的案子變好,不要覺得人家在提問的時候,覺得是在找碴,不要覺得是在攻擊,所以你要防衛,可能我們會演得很尖酸刻薄,但都還是希望給你一個機會,讓你把你想說的事情講得更清楚,問得越多,表示我們越喜歡這個案子,有時候我們默默的話,這種就有點不妙。另外以前比較沒有機會,告訴創作者建議,所以才會用提問的方式給建議,但現在比較好了,評審可以用書面讓創作者知道建議。

陳俊蓉:如果你很幸運,能夠進到第二階段的面試,我覺得這階段非常的重要,就要回來把故事想清楚,有哪些地方需要說明,哪些地方需要提供視覺上的示意,或是說你還有哪邊沒有想清楚,你如果還沒有想清楚,你也可以很誠實地說沒有關係。這部分需要先模擬猜題,你要先擬好一個版本的回答,但我希望那個回答是誠心的,不要猜評審會喜歡聽到什麼樣的回答,因為評審有七個,你永遠不知道哪個人是哪個路線的,就按照自己心裡怎麼想,講出來,會有人看到你們在做什麼,評審也比較能提供實質的幫助。我印象中,有些是案子很吸引人,但進入到面談就很慘不忍睹,比如說有個案子,劇本寫得很好,是一個溫馨的家庭片,但面談的時候,導演就說他要搭景,拍一鏡到底,我們就有提問,但是導演答不出來,我們就會想說是不是有需要用到這樣的方式去呈現這個題材,當天導演跟製片也沒有溝通好,製片聽到導演的回答也嚇了一跳,我看到蠻多狀況是,製片是在面談前被導演找去做報告的,而不是之前一起參與討論的。

李芸嬋:這個狀況我遇過很多次,導演進來說要拍黑白的,然後製片就傻眼看著他,評審就說企劃案上面沒有寫,導演說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想到的,或是製片突然說要拍VR,全場人跟導演也傻眼看著他。拍片畢竟是一個團體的工作,尤其導演跟製片要非常密切的溝通跟合作,上面的狀況就凸顯你們沒有溝通,基本上這樣就會扣50%。另外有時候我就不理解,你做了一個漂亮的PPT,做了所有事前準備,但就是沒有rehearsal,常常會有人講超過時間,要自己把它錄下來,不要偷懶。

陳俊蓉:剛剛講到導演堅持一定要搭景拍,導演堅持這件事情是常常會發生的,其實導演一定要有堅持,但是導演堅持要能夠說服人,因為拍片就是一個團隊合作,所以他要把非得這樣不可的理由傳達出去,其實我們比較常看到的是導演無法說服人,這就會讓人非常擔心。像之前有個導演,非常想要某個演員,說對方很有意願,還開了三十萬,但評審一聽就知道他沒有要演,但導演卻錯讀這個訊息,後來製片也是在當場說,不好意思我們再溝通一下,所以這個導演其實沒有跟製片溝通好,也沒有辦法說服其他人為什麼一定要用這個演員。

李芸嬋:其實導演是沒有什麼好堅持的,你問我為什麼,我解釋給你聽,我覺得這個不是堅持,是代表我已經想得很清楚了,但拍攝的時候就別來問我了,因為所有事情都已經內化了,我最怕製片在現場問我為什麼要這樣拍,在拍攝的當下,我就已經切成每天只處理一場戲,所以當下回答的可能是錯的,但其實在前期的時候我已經想好前因後果了,我不可能到了現場,才去想我這幾場戲為什麼要這樣拍。碰到困難,沒關係,就是創意發想的時候,人家說你的劇本有問題的時候,就先記下來,過個幾天再想一想,我覺得這都是一個成長的過程。


Q一部短片要花多少錢才能完成

陳俊蓉:我曾經有跟一個評審討論過這件事情,為什麼一定要高規格,用線上的攝影師、剪接師,來做一個短片的創作,因為我覺得短片的創作形式是可以更自由的,現在短輔跟高雄拍,都有評審注意到這件事情,其實真的不用到所有工作人員的名字都是業界的大咖,然後來拍一個短版的長片規格,當然那種規格來參賽的時候,會比較強勢,但我比較容易被規格不是這麼高,但是很有創意的片子吸引。

李芸嬋:我其實不太在意,有沒有列知名的業界人士,我覺得你們是一個很和諧的團隊比較重要,最近看到一個團隊找到了杜可風來當攝影師,我那時候一直很期待可以看到成品,但我看到成品的時候還蠻悲傷的,因為我沒有看到導演的視角,片子的觀點很混亂。


Q面談該不該說真話

陳俊蓉:以前短片輔導金還沒有面談這一塊,以前的老前輩都是憑文字在下賭注,面談這件事情跟王耿瑜老師有點相關,老師那時候提出想見見這些創作者,請他們提出一些說明,面談的初衷是善意的,最後演變成,因為現在金額越來越高,所以競爭越來越激烈,氣氛變得很凝重。人通常在這個時候就會講比較中庸、安全的話,但那些話就會聽起來很像官方回答,但就是回答你自己想回答的東西,我之前有跟一個投了很多次都沒有入選的創作者聊天,他的原因是因為他的面談技巧非常差,但還是有些其他的方式輔助,像是找很會講話的製片來講、找懂他的人幫他講,或是用影像來講,他也有跟我說,那個場合非常嚴肅,會讓人不敢講真話,他說早知道評審的心態是願意給大家幫助的時候,他就講真話了,那時候我就被撼動了一下,覺得這樣才會有良性的溝通。我現在要講的這個是評審攻心法,把從我們角度看到的東西講出來,我跟其他評審一起在工作的時候,其實我們都覺得創作者來提案的誠意非常重要。會去當評審的人,都還是有對創作有熱忱的,因為當短輔的評審根本沒賺到什麼錢,其實我遇到會去當評審的人,比如說像我是因為會想知道現在年輕創作者在想什麼,我發現這些電影人,因為對創作還是有熱情,非常受不了有挑戰,當有個問題出現的時候,評審們會比你們更想去解決,不過這些前輩給的不一定是個很對的答案,你還是要找一個你覺得對適合的方式去做,但我覺得都是一些很好的參考值。我很常問大家為什麼想拍這個片,有些創作者是說為了短輔特別寫一個故事來拍,那這樣的故事是比較經不起考驗,通常會入選短輔的片子,是故事在心裡有發酵,你對案子是有感情的,就會經得起大家的提問。最後講一個非常小的點,企劃案印出來前,請找一個人重頭到尾讀一遍,找錯字,你要做這件事,就好好把它做好。

李芸嬋:拍片是個需要大量決心的事情,不停的在磨的事情,像看預算合不合理、劇本有沒有錯字,像是有些人因為來不及,有幾場的對白就先不寫了,我覺得這些都會顯示出導演的個性,在現場會很容易撐不住,因為在現場就是需要為了你要的東西得撐住,那個需要強大的意志力之外,還有耐力,我們有時候也會從企劃案去判斷這組的耐力夠不夠,像有些組,有幾場來不及寫,就用大綱的方式帶過,那我覺得像這樣就不行,一定要吹毛求疵,追求完美。


QA時間

Q我自己不認為投案這件事情,在台灣的未來還會很有用,所以想聽老師們分享一些商業上的投案經驗,因為我不認為輔導金可以帶動商業的運作。


陳俊蓉:我自己在跑國外的時候,國外其實是非常羨慕台灣有短片輔導金,而且現在金額算高的,有到兩三百萬,但商業需求會有另外的機制,這就是另一個層次,但我認為短輔在培植新人這塊很用心,沒有這麼難中,一次都會有20組入選。

李芸嬋:這個是大哉問,到現在也有人在問我政府應該怎麼做,才能幫助台灣的創作者,台灣一直以來都有長片輔導金跟短片輔導金,我現在做比較多是廣告,很久沒有做短片,你剛剛提那個問題的時候,我就在想,這麼多年來,我在台灣做了這麼多影片類的評審,我有沒有看到哪個完整的作品不是用這些我們想得到的投案資金而被完成,我還真想不到。

王耿瑜:我加入電影的年代比較早,那時候還沒有短片輔導金,一直到1989年才有短片輔導金,短片創作聯盟也是在那時候成立的,是為了對抗輔導金,因為那時候就有對於輔導金該不該發的一些爭議,原因是因為我還是願意相信創作者還是要餓肚子。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會更想清楚為什麼要拍這支片,自己就會找到方法,找到那些可能會賞識你的人投資給你,但是當有了輔導金之後,我覺得這些年我們多了很多作品,但真正的創作力卻沒有出來,所以覺得只有給錢沒有輔導,這樣會是一個好的方式嗎,所以我才會提出面談那樣的意見,關於錢這件事情,不管是政府的資金還是企業的資金,應該怎麼樣才會激起創作力,這都是我們值得討論的。

李芸嬋:台灣真的比較沒有商業的資金投資短片,我自己做短輔的評審,我自己的信仰就是,我們就一個小小的地方,我們有一塊小小的田,我們在這裡面就種一些種子,不一定會長出果實,但我們期待它能長出果實。我自己是拿過短片輔導金的人,我做了八年幕後副導的工作,我也想拍一部自己的片子,但我不知道從哪裡開始,短片輔導金對我來說,是我的第一筆資金,讓我可以做一個自己小小的作品,但這不是我最終的目標,我只是需要先做一個小的,讓自己跨出去,再慢慢的往外面走,所以這個東西對我來講幫助是非常大的,短片就是一個非常起步的東西,我在起步的時候有被幫助到,後來就有被看見,很快就有拍長片的機會。長片的輔導金我也有拿過,但你牽扯到商業資金的話,他們一定會跟你談回收,有的是票房上的回收,有的是名字上的回收,有的老闆要走上坎城紅毯,企業會有各種回收的方式,長片輔導金這件事情,有點像是一個背書,代表我這個作品還不錯,輔導金可能給了最初的一千萬,然後我們再自己出去找外面的商業資金。

陳俊蓉:可能聽過某個短片在法國、德國賣出去,但比較難想像短片要在台灣的市場被賣出去,歐洲是真的有市場的,他們會有一些專門放短片或是專門類型的電影院,但台灣比較沒有這樣的觀影文化,所以這件事情就一直沒有辦法成立,我最近發現短片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我這幾年在辦親子影展,我們要放給學齡的小朋友看,短片的長度對他們來說是比較適合的,我就發現我需要大量的依賴短輔拍的兒童短片。

李芸嬋:我覺得有機會一定要去兒童影展,會是反應最熱烈的映後,另外現在手機時代開始,越來越多人用手機看影片,是不是會有越來越多短的故事需求,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沒有時間,也許會形成另一個商業的可能。


Q想請問一下關於演員的問題,因為剛才評審提到,會希望有一些新的人選跟有想像力的人選,可是因為我本身從事劇場工作,所以找的也都是劇場演員,也比較沒有知名度。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為什麼要找這些人,他們是誰,為什麼不去找線上的人呢?輔導金比較沒有這麼在意,但高雄拍跟公視好像都蠻在意的卡司的問題,想問是不是只有兩位評審覺得要有新意,還是其他的評審也是同樣想法


陳俊蓉:對我來說其實很ok,只要小心劇場的表演方式跟電影的不同,但還是要看你的文本適不適合用劇場的方式來表現,但有新鮮面孔出現,我覺得是蠻好的,我們自認短片是沒有明星包袱,像你今天如果找一個香港演員來,是因為他有存在在這個片子的必要性,而不是因為他很有名氣,公視我不確定,不過短輔跟高雄拍我比較少聽到這樣的意見出現。

李芸嬋:公視還是會有一點收視率的考量,所以可能要有點知名度,但是如果你在短輔有被問到這樣的問題,其實他就是在做球給你,要你在這個時候說出為什麼你要用這個演員,不然你也可以找這些演員實際的演一場戲,告訴評審你要怎麼拍,演員可以把表演做得很好,這件事情就會成立。

李淑屏:公視以短片來說,收視率不是首要的考量,我覺得還是回歸一下你演員的配搭,我們可能覺得還有其他更適合的人選,通常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給了劇組這樣的建議,所以專業演員跟劇場演員,其實包括我們的長片,都是可接受的,沒有認為劇場演員就是不合適做電視的表演。另外這個案子當初沒有過,我也建議是不是故事上有更進步的空間,或許可以讓其他的導演、製片幫你再看一下這個故事,或許出問題的不是在演員,而是在故事本身。


Q合作意願書跟合約書,在投企劃書的時候是不是很重要


李芸嬋:提出的人選在執行上比較難的話,有意向書會比較加分,工作伙伴的意願書基本上也一定要有。

陳俊蓉:對我來說,不是必要的,但有的話我覺得會是加分的。

安哲毅:公視的部分,會針對你的演員名單,來決定你的補助金額的判斷之一,但當你一旦換了演員,因為你的預算會更動,他就會重新再審核是不是給你相同的預算,或是比原本的少,我曾經遇過這樣的問題,所以如果你要換演員,會必須要在同個層級。


Q同個案子,今年投了某項補助沒上,明年修改過後,建議再重複投嗎?因為我記得公視有說是不能的


陳俊蓉:短輔跟高雄拍都可以繼續送,因為每年都會換評審

安哲毅:公視是因為有很多是固定的評審,所以才有這個規定

更新日期:2018/07/0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