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釐米的碧海藍天,一段逃避與面對的故事─《單車上路》


35釐米的碧海藍天,一段逃避與面對的故事─《單車上路》

文/楊凱喬

台灣東部的好山好水,令人遊之心曠神怡;台灣社會的人文關懷,在各種民間團體的努力下,百花齊放。不知道大家最近有沒有注意到一則小小的新聞:某社福團體發動帶領一群中輟生騎自行車登上阿里山。這則在報紙上只佔了小小篇幅,不起眼的新聞,沒有聳動的八卦、沒有譁眾取寵式的喧囂,卻是啟發台灣第一部公路電影─《單車上路》誕生的原動力。

結束2004年《豔光四射歌舞團》的副導工作之後,李志薔導演即開始構思下一部電影的題材。想起曾經看過張友漁甫獲得新聞局優良劇本獎的作品《阿國在蘇花公路騎單車》,對這個腳本感到非常有趣,於是將它拍攝成電影。當初張友漁還曾為了撰寫劇本,沿著蘇花公路騎單車回花蓮,親身體驗置身其中的感覺。由於兩人皆對於台灣東部的美景深深著迷,也發現,台灣竟然從來沒有一部屬於自己的純公路電影。就這樣,在不斷的靈感觸發及身體力行中,釐清了這部電影所要關注的方向。

蘇花公路的景色十分特別,開頭的一段在山區裡迴繞,一旦繞出群山,就看到整片汪洋大海。一邊是懸崖峭壁,另一邊則是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太平洋。無數個隧道穿過山脈,隨著道路在雲霧靄靄間舖展開。而《單車上路》這部電影的主題,就如同漫行在蘇花公路上給人帶來的啟發。劇中人好像暫時遠離現實世界,逃往一個夢境般的桃花源;其實,從空中鳥瞰整條蘇花公路,所有人車都像是一隻隻小螞蟻在山區隧道裡繞來繞去,他們每個人身上所背負的問題,仍然隨著他們踩著單車的腳步,導向未知的人生路。出口在哪裡?在走完之前沒有人能預先看到。問題會解決嗎?重點在於過程中是否得到不同的人生體悟。

在電影開拍前,攝影師交給導演一輛自行車。後來,導演也交給演員們每人一輛自行車。因為這樣緩慢的速度,更能夠貼近這片土地的脈搏。如果您也學劇中的年輕人,不要開車,騎著自行車走過這條台灣最美麗的公路,以全新的速度和視野省思自己的成長歷程,也許,您會選擇給社會上迷途的年輕朋友,多一次機會。

李志薔導演說,《單車上路》是一部屬於年輕人的電影,雖然有些隱藏的意涵或許需要年紀稍長後才能理解,但他盡了力去克服,將這個故事說得淺白易懂。「因為我覺得其中有些東西,是最貼近年輕人心情的,包括他們的苦悶。」這部電影可以提供給年輕人有別於都市裡觀看世界的角度,在好看的故事之外,透過在這條公路上的旅程,告訴大家其實有另外一種不同的生命姿態存在。

《單車上路》劇情描述十七歲的少年阿國,在縱火燒掉便利商店後,騎單車在蘇花公路上茫然地逃避現實人生,並在途中與不適應凶險生涯的警界逃兵林正義相遇,兩人結伴共行了一段路程,產生了緊密的友誼。後來又巧遇一位想尋找母親的原住民少女阿妹以及神秘的加拿大女子丹尼絲。追逐、逃亡…種種險阻橫亙在這群年輕人眼前,他們將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

劇中的新銳演員李國毅,在原定主角陳柏霖辭演之後披掛上陣。他曾在公視的人生劇展《極限燙衣板》中演出攀岩社的社長。而在《單車上路》中,李國毅擔任男主角「阿國」,戲份吃重,有更大的表現空間。體育學院出身的他,為了拍好這部個人的電影處女作,白天練單車,晚上讀劇本,壓力之大,使他一個星期內就瘦了5公斤。但在這短短的一個星期,他既練好高難度的單車特技,也把劇本唸熟。導演頻頻稱讚李國毅是個敬業的演員,到最後簡直「阿國上身」了。李國毅也笑說,雖然在準備工作的時候瘦了5公斤,但真正開始拍攝《單車上路》之後,劇組相處太過愉快,愈來愈放鬆心情,雖然演出隨之日漸上手,卻也把5公斤都胖回來了。

《單車上路》大膽啟用多位新人演員,並且花費大筆預算使用專業的空中攝影設備,為的就是呈現這部電影所想要表達的味道,及蘇花公路蜿蜒壯闊的空拍景色。導演笑說,原本預定使用的是動力飛行傘,但真正試過之後發現連教練都很難拿著攝影機安全降落。顧慮到工作人員的安全問題,只得砸下重金邀請比利時的好萊塢級電影團隊,祭出專業的空拍直昇機,而畫面效果果真令人滿意,連負責沖印的現代沖印公司都讚不絕口,直說為了台灣,留下如此珍貴的影像文獻,可說是這部電影的重要貢獻。

公共電視曾在人生劇展播出該片電視版─《腳踏車的祝福》,並且將該劇送至各個國際電視展參展。李志薔導演表示,電影版故事特別請來備受推崇的剪接師廖慶松進行重剪,電影版將更完整,結構、敘事等皆有不同的風貌,相信能為觀眾帶來全新的感受。

《單車上路》預計在11月10日於全省戲院隆重上映,屆時將舉辦宣傳活動,結合RST專業自行車隊,讓年輕人與劇中主角一同飆特技!最新動態及相關訊息請至《單車上路》官方網站瀏覽http://www.wretch.cc/blog/roadintheair

更新日期:2006/09/28
TOP